第79期

馬克斯 追尋自我的設計夢

翻開《極地之光:瑞典.設計經濟學》,不同於許多以圖片為噱頭、彷如旅遊書一般的異國設計書,作者以俐落的文筆,完整而精闢地剖析瑞典設計產業。然而透過這些文字,很難想像這位對設計產業具有深刻觀點的作者-馬克斯,竟然不曾接受過設計相關的學術訓練,甚至是出身自強調理性思維的法律系。

馬克斯 追尋自我的設計夢

記者 林忻 報導  2010/05/16

翻開《極地之光:瑞典.設計經濟學》,不同於許多以圖片為噱頭、彷如旅遊書一般的異國設計書,作者以俐落的文筆,完整而精闢地剖析瑞典設計產業。然而透過這些文字,很難想像這位對設計產業具有深刻觀點的作者-馬克斯,竟然不曾接受過設計相關的學術訓練,甚至是出身自強調理性思維的法律系。

                                  現在定居於瑞典的馬克斯,走了很長一段
                                  路才找到自己的定位。
                                                            (圖片來源/馬克斯提供)
 
「我們那個年代,父母跟社會有很強的制約力量,會有很多人跟你說做什麼好、做什麼好。」馬克斯如此說到。由於當時大學排名前三名都是法律系,社會上也普遍認為法律是很好的出路,因此馬克斯學生時代自師大附中畢業後,不加思索地就選擇就讀政大法律系。他提到,雖然大學時,念書與成績對他來說都不是問題,但是他對法律一點興趣都沒有,反而在大三時,接觸到《Vogue》雜誌,從此開啟馬克斯對於時尚與設計的喜愛與注意。
 
大學畢業後,馬克斯連續兩年都沒考上律師,他開始思考什麼樣的工作,可以同時結合他的想法與對時尚的喜好,當時這個問題的答案,在馬克斯百般思索後,決定進入當時在台灣就已經非常知名的奧美廣告公司。原本以為廣告業與自己的興趣相近,但是馬克斯隨即發現這個選擇與他的想像之間出現落差,因此他轉而到貿易公司做設計品的進出口,工作一年後,馬克斯決定出國繼續念書。


決定人生的方向
馬克思曾經想過出國念設計,但是由於父母的反對,加上出國時已經28歲,還沒有任何設計的底子,若是念設計要重頭再花4、5年的時間,馬克斯自己也不確定設計這條路是不是正確的,因此在考慮過後他放棄了這個想法。在取得英國法學碩士與企管碩士,與法國的商學碩士後,馬克斯接著旅居西班牙,在這些異國的旅程中,馬克斯所獲得的不僅是學術上的知識,同時也接觸許多國際化的時尚與設計,雖然很多時間只是到處看看,但是仍然有許多美麗的事物帶給馬克斯悸動與嚮往。例如西班牙的佛朗明哥舞蹈,馬克斯形容佛朗明哥為一種「蘊含很深層地極大的自由」的舞蹈,「舞蹈中有自由、人性的衝突,與激情在裡面,我覺得這個是身為台灣人的我,生命中非常缺乏的一個東西。」馬克斯如此認為,也就是由於透過這樣的舞蹈,讓馬克斯體驗到對於夢想的執著與熱情。

不過在馬克斯帶著在西班牙結識的瑞典女友,也就是馬克斯現在的老婆回台灣後,他依然受到現實的壓力而進入電子科技產業工作,擔任所謂的客戶經理,雖然馬克斯的人生看似相當順遂,不但學歷高,也有不錯的工作,但是馬克斯卻感到非常不快樂。在工作兩年後馬克斯的父親過世,在辦完喪禮後馬克斯決定辭去工作並到峇里島旅行,途中他不斷思索自己的人生應該要怎麼過,是回去一樣的路,重新回到高科技產業,抑或是應該試一試從未走過卻一心嚮往的設計業呢?在這個人生的轉捩點中,幸好馬克斯選擇了後者,才能夠造就今日的馬克斯。

馬克斯在旅行中沉澱自己,回到台灣後馬克斯才進入人生中第一個設計相關產業,他到品東西家居工作。雖然已年屆30餘歲,對於大部分的設計人來說起步較晚,但是馬克斯在接觸這個領域後發現自己對設計的天分,或許也是因為背景跟其他人的差異,讓馬克斯可以在設計中看到許多別人看不到的東西。「設計最核心的東西除了外表的造型,跟色彩,跟線條之外,其實它比較深刻的是在思維的方面,是怎麼樣去看一件事情。」馬克斯如此為設計下了定義,他認為自己過去曾受過不管是法律或者商業的訓練,都能帶給設計這個領域的人比較不一樣的東西。雖然當時母親對於馬克斯投入設計領域有所反彈與不解,讓馬克斯備感壓力,但是他仍然清楚地知道自己找到了喜愛與擅長的工作。

馬克斯在品東西傢俱工作一陣子後,決定與妻子移民到瑞典,由於在瑞典就業非常不容易,因此馬克斯想要自己開公司。當時為了寫書,他在訪問非常多的瑞典設計師後發現,瑞典在設計面供給過度,而設計剛好是台灣所缺乏的,馬克斯從中看到了他的機會與契機,一直到現在,馬克斯的公司都在做設計經紀人的工作,也就是致力於將這些優秀的設計人才推廣到台灣與國際上。馬克斯表示,他現在主要的工作分為三個方面,分別是品牌顧問、設計師經紀人,與策展人,而這個工作彼此也息息相關,馬克斯透過策展推廣設計師,同時跟品牌溝通的時候也介紹他們優秀的設計師。


試圖走出自己的路

雖然馬克斯在設計領域中找到了自己的定位,不過工作上仍然時而遇上挫折,他認為台灣在設計的使用上,仍然停留在一個非常低的層次,通常只在乎如何讓工廠生產出來的產品比較好,而沒有真正去思考公司整體形態與核心的價值,因此在提案時雙方認知上的差別常常會成為阻礙。受到瑞典這個設計國度的薰陶後,馬克斯回頭看台灣,發現之間最大的差別在於台灣的設計還不能夠被稱為產業,它缺乏的是如同瑞典從上游到下游,精密的規劃與扣連,甚至在國家品牌的概念中都包含設計這一塊,然而台灣品牌卻是與「made in Taiwan」連結在一起,所以雖然台灣花很多時間在建立品牌上,但是現在仍然只是在擺脫1970年代台灣製造所給人的劣質品印象。


他也提到,台灣在設計產業方面還有一段路要走,但是馬克斯仍然對台灣抱著期許,他希望台灣能有更多各國不同的人才加入這個產業當中,因為台灣設計產業長期以來缺乏外國人的臉孔,整體來說不夠活潑與多元。馬克斯表示,台灣現在有學學文創機構在做這方面的努力,但是應該有更多人來做這樣的事情,因此馬克斯現在的工作也希望能把更多北歐設計師引進台灣,跟台灣的設計界做一些交流跟碰觸。此外,馬克斯也期望能夠把台灣的設計師帶到國外,不過他也認為必須先讓別人知道台灣是誰,才能站出來說我是從台灣來的,馬克斯說:「當然我在還沒有做之前一直被人家說崇洋媚外,可是其實沒有必要去解釋,反正等我做出來你就不會講了」。

現在與妻小在瑞典斯德哥爾摩生活的馬克斯,不再是以前受困在科技公司小隔間中那個不快樂的職員,現在的他除了規律的工作之外,也花了許多時間在享受生活與陪伴家人上,從馬克斯的身上,看到的是同時擁有理性思路與感性的特質,還有對夢想的追求與執著。被問及若是不從事設計產業要走什麼路,「我如果不走設計這條路,真的不知道要做什麼耶!」繞了許多路才找到人生目標的馬克斯如此笑著回答。

記者 林忻
來到這個世界上的第無數個年頭,開始往傳播的道路前進。未來,路上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風景,也不知道還會遇到什麼岔路,但是要常常提醒自己,be myself!
記者 林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