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期

城市縮影 牯嶺街的興衰

歷經清朝、日本與國民政府的統治,位在政治經濟中心的台北,仍然留有許多城市發展的軌跡。追尋城市發展的過程,除了替城市寫歷史,也為現代化城市注入傳統元素,增加城市的深度與活力。近年來小有名氣的牯嶺街,從清朝初步開發以來,經過日治時期與戰後的發展,歷經興盛的黃金時期又逐漸沒落,或許可以成為一個觀察城市發展的縮影。

城市縮影 牯嶺街的興衰

記者 徐瑩峰 報導  2010/05/16

 

這棟富有建築特色的日式建築,過去是日本憲兵分隊所與台北市警察局。經過內部改建,現在以牯嶺街小劇場對外開放。是近年來台北市的前衛藝術表演空間,吸引許多觀眾前來。(攝影/徐瑩峰)


歷經清朝、日本與國民政府的統治,位在政治經濟中心的台北,仍然留有許多城市發展的軌跡。追尋城市發展的過程,除了替城市寫歷史,也為現代化城市注入傳統元素,增加城市的深度與活力。近年來小有名氣的牯嶺街,從清朝初步開發以來,經過日治時期與戰後的發展,歷經興盛的黃金時期又逐漸沒落,或許可以成為一個觀察城市發展的縮影。

現在的牯嶺街,看起來和一般台北的街道沒什麼兩樣,很難想像在民國六○年代以前,這裡是熱鬧的舊書攤市集,是當時知識份子和外籍人士的尋寶聖地。只是民國六十三年以後,政府以拓寬道路與整頓市容的名義為由,驅離這些長期駐紮的書攤們,牯嶺街像是失去靈魂一般,光芒不再,也逐漸被人們淡忘。但是,近年來台北文化藝術風氣越漸興盛,牯嶺街小劇場的成功,使得牯嶺街成為新一代台北人耳熟能詳的名字。而連續九年舉辦的牯嶺街書香創意市集,也試圖重振過去繁榮的牯嶺街,只是這些作為是不是真的帶來改變,活化這個沒落已久的老街,仍然等待更多的時間與關懷。

 
在牯嶺街仍保有幾棟日治時期遺留的建築物,目前仍做為某些公家機關的宿舍使用。圖為鄰近的巷道內的日式建築,但附近居民表示已經許久無人居住。 
                                                                                                         (攝影/徐瑩峰)


物質貧乏年代 繁榮舊書市集

牯嶺街舊書攤的形成,可以追溯至日治時期,當時牯嶺街被規劃為日本高級文官和帝國大學教授的宿舍區,並興建富有傳統日式風格的建築物,日本民政長官後藤新平、台大校長錢思亮,都曾經居住在此,至今在牯嶺街上,仍然保有幾棟這個時期的建築物。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日本戰敗,許多準備返國的日本人,為籌措旅費,便在這裡擺起地攤,變賣家中帶不走的字畫、書籍等等,這些高級文官們的收藏吸引了許多人潮。日本人離開以後,國民政府遷台的官員與知識份子也仿照日本模式進駐此地,販賣書籍的攤商有增無減,牯嶺街舊書攤從此響亮了起來。

也許戰後初期物質貧乏的社會氛圍,讓牯嶺街豐富的舊書,填補了當時社會對於知識的渴望。在牯嶺街經營舊書攤已經六十五年的蔡鏡輝回憶:「那時候書攤都集中在台大宿舍區外邊的榕樹下。來買書的什麼人都有,大部分是社會大眾,大學教授、研究人員或是學生,喜歡書的人都來這裡,尤其很多外國人來這裡挖寶,很多有價值的書都是在這裡找的。」另外,建國中學因為鄰近牯嶺街,隨著地利之便,當時建中學生下課後,也會到這裡尋找課外讀物,或是當局查禁的禁書。只是民國六十三年以後,隨著政府驅離,舊書攤轉移至光華商場以後,牯嶺街榮景也逐漸沒落。

牯嶺街沉默了好一陣子,而在這段平淡的日子裡,牯嶺街上的日式建築一棟棟消失,舊書攤的沒落也帶走了閱讀的人潮,社會風氣也逐漸改變。直到民國八十年,導演楊德昌拍攝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讓牯嶺街迅速竄紅,揚名國際。電影故事敘述一個民國五○年代在此發生的真實社會事件,電影中重現了當時舊書攤的繁榮景象,首先喚醒大眾記憶中的牯嶺街。而幾年後醞釀中的牯嶺街小劇場,正準備帶動起新的牯嶺街面貌。

 
目前的牯嶺街面貌,經過多年的改建,和一般的台北街頭並無太大的差別。前方較低矮的建築為台電公司所有,而牯嶺街小劇場則在遠方招牌密集處。
                                                                                                         (攝影/徐瑩峰)


牯嶺街小劇場 重新引起注目
牯嶺街小劇場是目前台北的表演藝術空間,自民國九十一年起正式對外開放,三層樓的日式建築物,內部改建成為實驗劇場、排練室等場地,提供各個劇團練習、發表的地方。近年來,蓬勃的藝文表演在此舉行,吸引各地愛看表演的觀眾、劇團,讓牯嶺街再次以文化面貌被認識。其實牯嶺街小劇場所在的建築,在日治時期是日本憲兵分隊所,戰後也移交給刑事單位,民國四十七年外觀改建成現在的磚造房屋,成為台北市警察局中正區第二分局所在地。一直以來,這棟建築物都扮演著監看四方的角色,直到民國八十四年,中正第二分局遷離,閒置建築如何再利用,成為各界討論的話題。在藝文界人士的努力下,小劇場逐漸在此醞釀,最後以「牯嶺街小劇場」為名,正式和大家見面。

劇場工作者王小武,從十多年前的學生時代就參與關心小劇場的籌備進度,小劇場成立後,也在這裡公演過幾次。他認為小劇場這幾年經營的不錯,吸引了許多劇團前來,也有穩定的觀眾群;相較於台北其他的表演場地,牯嶺街小劇場的建築特色,讓舞台擺脫固定的鏡框,增添更多變化的可能。對於劇場界人士而言,牯嶺街小劇場成功的帶動劇場風氣;但是對在地居民而言,小劇場卻和他們的生活脫離,毫不相關。將近八十歲的蔡鏡輝,從小就在牯嶺街長大,面對小劇場的興起,他說:「小劇場雖然有名,但是和我們的生活卻是兩碼子事。」不過他也樂見同樣是文化活動的小劇場在牯嶺街繼續發展。


文化活動 帶動牯嶺街人潮?

除了牯嶺街小劇場,從民國八十九年開始,在舊書店等民間團體的奔走下,第一屆牯嶺街書香創意市集正式開始,最近幾年甚至封街舉辦,邀請表演團體、出版商和創意市集來共襄盛舉,也讓牯嶺街又聚集了許多愛書的書蟲們,只是為期兩天的市集結束以後,街上又回到原本寂靜冷清的樣貌。舉辦這些文化活動背後,一定份量的承載著過去舊書攤的記憶,只是現在的牯嶺街不再有熱鬧的氛圍,街道上的日式建築寥寥無幾、舊書店也僅存零星幾家,新舊建築交雜錯落在同一條街道上,如果期待牯嶺街重新回到過去的風采,實在有些強人所難。

換個角度,回頭觀察牯嶺街所在的中正區,文教機構除了小劇場,還有郵政博物館、楊英風美術館,再遠一些還有建國中學、歷史博物館、植物園等等,另外近年來成立的南海藝廊也在附近。既然回復舊有樣貌已經不可能,而舉辦文化活動,也只短暫的帶動牯嶺街的人潮,如果進一步連結附近豐富的藝文資源、日式官舍,再加上附近小有名氣的小吃,或許可以長期活絡這塊沒落已久的區域。讓來小劇場看表演的觀眾,願意再往前走一些,逛逛僅存的幾家舊書店,探望那歷經風霜的宿舍群,走在榕樹蔭下,回憶那個舊書攤林立的時代,也品嚐四、五十年的老店小吃,放慢步調,體會不一樣的台北風情。

記者 徐瑩峰
大家好,我是徐瑩峰,很開心與你在喀報上相見! 歷經一學期的寫作,和庚寅梅竹賽的報導經驗。對我而言,每個採訪與寫稿的過程,雖然有些痛苦掙扎,但感受到自己的進步相當開心。感謝每一位受訪者、每一位給予支持與鼓勵的人們。期待可以累積更多質量俱佳的作品,培養自己的觀點,朝向優質媒體工作者前進。  
記者 徐瑩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