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期

舊屋再造 城中藝術街區

走在台北的街道上,偶爾會驚奇的發現散落期中的產業痕跡,隨著都市的現代化發展,這些日治時期以來的酒廠、菸廠或是鐵路局倉庫,都因原本產業的遷移而沒落。在寂寥的土地找到下一階段的任務前,往往任憑廠房衰敗成雜草叢生的廢墟。而荒廢的土地不僅是社區的灰暗角落,還阻礙都市的發展。近年來,都市再生的風潮吹向台灣,提倡修復舊建物,恢復其既有的空間功能,於是閒置空間再利用,逐漸成為政府與民間推動城市發展的新方向。

舊屋再造 城中藝術街區

記者 徐瑩峰 報導  2010/05/30

位在西門町鬧區旁的老舊街廓,正等待都市更新。為了使土地能發揮更大價值,「城中藝術街區」的概念被提出,期待藝文團體的進駐能活化社區。(圖片來源/google圖片)


走在台北的街道上,偶爾會驚奇的發現散落其中的產業痕跡,隨著都市的現代化發展,這些日治時期以來的酒廠、菸廠或是鐵路局倉庫,都因原本產業的遷移而沒落。等待寂寥的土地找到下一階段的任務前,往往任憑廠房衰敗成雜草叢生的廢墟。而荒廢的土地不僅是社區的灰暗角落,還阻礙都市的發展。近年來,都市再生的風潮吹向台灣,提倡修復舊建物,恢復其既有的空間功能。於是閒置空間再利用,逐漸成為政府與民間推動城市發展的新方向。


藝文團體 進駐拆前空屋
在台北西門町鬧區旁,一個將近四十年的老街廓正醞釀著都市更新的能量。幾年前房地產建設公司看好老街區的前景,開始收購土地,預備拆除舊公寓,興建現代化的高樓住宅。只是產權轉移與土地變更,需要漫長時間。隨著越來越多的住戶遷出,街區喪失原有的生活機能,成為破敗黑暗的城市角落。為了使土地能充分利用,建設公司委託旗下的文化基金會進行規劃,「城中藝術街區」因此成形。在民國一百年九月前,將可用空間無償釋出給藝文團體使用,作為文化活動與展演的空間,期待能藉著藝術的群聚效應,激發更多文化元素,增添多樣的城市面貌。而作為城市的主事者,台北市政府近年來,也主導了多項閒置空間再利用的案例。只是不論政府與民間,在推動空間再利用的同時,也都面臨一定程度的發展瓶頸,等待激發更多的創意。


 
佇立在鬧區旁的城中藝術街區,原本是將近四十年的老公寓社區,目前靜待著都市更新帶來土地的新生命。藝文團體的進駐,無形中營造起城市的文化氛圍,也期待能引發更多都市再生的新思維。(圖片來源/Google圖片)

二○○九年九月開幕的城中藝術街區,目前已經有台灣攝影博物館、視覺藝術協會與台北當代藝術中心等九個藝文團體進駐其中,將原本閒置空間作為公共展覽場地、不對外開放的藝術家工作室、商業性質的咖啡館,提供進駐團體、外來賓客一個討論和休息的地方。這些藝術家凝聚起的文化氛圍,吸引了來自四方的人潮,也讓舊街區重新熱鬧起來。除了藝術團體,在街區裡還存有幾家零星尚未搬遷的住民,有的經營小吃攤、書店,或單純居住其中,而在藝文團體改裝進駐的過程中,和住民也產生微妙的互動。


無後顧之憂 上下大膽揮灑創意
自計畫醞釀以來,忠泰建築文化基金會執行秘書林宜珍,就
全心促使藝術街區的形成。她也分享了自己的觀察:「住民從原先的觀望,逐漸地主動與團體寒喧,甚至開始攜帶點心,加入改造行動,協助藝術家改裝房子。」這些微小的轉變,彷彿化學變化一般,讓人每天期待街區裡的新事物。像是街角的牆上,一夜之間出現的詼諧塗鴉,也都讓工作人員開心許久。雖然期限屆滿,藝術團體仍然得遷出,四、五層樓的舊式公寓也會拆除,興建起現代化的高樓住宅,但也正因此可以無後顧之憂的自由使用、改造建築的樣貌與結構。並且在有限的時間裡,天馬行空地嘗試,發掘創意的各種可能。

 

 
中華民國視覺藝術協會,自民國八十八年成立以來,成功的整合藝術界的專業,經常參與相關公共議題的討論。近來,也已經進駐城中藝術街區,照片為協會人員自行彩繪的工作室外觀。(攝影/吳奕樺)

在城中藝術街區裡,可以看見企業試圖肩負起社會責任,願意提供等待更新的空間,支持許多艱苦經營的藝文團體,間接帶動起城市的文化氣息,培育新一代的藝術人才。雖然計畫才剛開始,卻可以預見由下而上掀起的文化波瀾。在此之前,台北市政府也主導了多項閒置空間再利用的案子。像目前為人熟知的華山創意文化園區、台北光點或是牯嶺街小劇場等,都是轉型為藝術空間的成功實例。除了官方主導,政府也嘗試和民間團體合作,在城中藝術街區裡,台北市都市更新處主持的「都市再生工作坊」,未來將不定期舉辦城市論壇、邀集大學生組成工作坊,企劃各種城市發展的可能,期待能成為都市議題的交流平台,聆聽各種不同的聲音。


空間改造 新建築外的其他可能
而近期政府還將釋出南港瓶蓋工廠等閒置基地,刺激更多城市空間的發想。台北市政府都市更新處更新企劃與經營科科員楊少瑜,在徵求創意點子的同時,也說明政府立場:「都市再生有兩種邏輯,社會普遍採用拆除重建,大家都希望獲得新穎的房子,但其實我們希望推動的是修復再生,因為城市變遷的過程中,本來就有多重面貌,這些舊有建築物,承載著過去的歷史,藉著修復活化,也保存城市的紋理。」其實現代化的城市,在追求高樓大廈的同時,也正逐漸喪失城市的特色。不妨試著保留過去的產業遺跡、住宅空間,點綴喧擾的城市街道。除了能豐富市容,還提供城市居民更多的公共空間。

 

 
城中藝術街區裡新進駐的藝文工作者,與社區裡原有的住民,也展開一連串互動磨和的過程。住民從原先觀望態度,轉變成主動積極地參與藝文團體的改造行動。照片為城中藝術街區裡的塗鴉,正是新舊住民交流的產物。(攝影/吳奕樺)

閒置空間再利用的概念,不只給予城市重新發光的機會。只要規劃得當,能讓人潮不斷地聚集與流動,就可能成功轉型。只是當前再利用的思維,似乎都聚焦在藝文展演,鮮少有其他新穎的創意。分佈各地的文化園區,沒有各自的定位區隔與品質維繫,仍然吸引不了人潮,終究在閒置空間裡輪迴。或者可以單純地整理開放為公園綠地,或是積極地進行商業活動營利等等。只是,不論何種再利用方式,都必須與周圍的人與環境,進行有機的連結才能發揮效益,實質的改變城市的樣貌,創造新的改造價值觀。

 

記者 徐瑩峰
大家好,我是徐瑩峰,很開心與你在喀報上相見! 歷經一學期的寫作,和庚寅梅竹賽的報導經驗。對我而言,每個採訪與寫稿的過程,雖然有些痛苦掙扎,但感受到自己的進步相當開心。感謝每一位受訪者、每一位給予支持與鼓勵的人們。期待可以累積更多質量俱佳的作品,培養自己的觀點,朝向優質媒體工作者前進。  
記者 徐瑩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