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期

《貝多芬病毒》感染你的心

一個關於音樂與夢想,撼動人心的故事…… 雖然困難與衝突層出不窮,但對這些因為愛好音樂而聚在一起的人們來說,不僅是實現了自己的夢想,更譜出了他們人生中最燦爛的幸福時光。

《貝多芬病毒》感染你的心

記者 鄭伊婷 文  2010/05/30


一個關於音樂與夢想,撼動人心的故事……

雖然困難與衝突層出不窮,但對這些因為愛好音樂而聚在一起的人們來說,不僅是實現了自己的夢想,更譜出了他們人生中最燦爛的幸福時光。

《貝多芬病毒》一段用音樂編織的夢想旅程(圖片來源/雅虎奇摩)


在音樂大學畢業,卻只當個小小公務員的竇縷美(李智雅 飾),為了一圓上台演出的夢想,在市政廳徵選文化特區的企畫案,提出了樂隊公演的構想,但卻遭到了詐騙,所有公務資金頓時化為烏有。竇縷美在絕望之時接到了來自市長的詢問電話,她於是硬著頭皮,用盡各種步數自己招募管弦樂團。這時,業界最惡名昭彰的嚴厲魔鬼指揮家姜建宇(金明敏 飾)、與姜指揮同名同姓的莽撞警察(張根錫 飾)、音樂學院畢業但二十多年沒碰過樂器的房東大嬸、演奏經驗有四十多年卻逐漸老人癡呆的老爺爺(李順才 飾)、夜總會大叔和著迷於電子小提琴的姐妹花……等等,平常根本無法上檯面的烏合之眾,全被竇縷美齊聚一堂,狀況不斷、零零散散的雜兵樂團,將如何成功的度過政府舉辦的公演呢?


刻劃配角 不同於一般偶像劇
相較於同樣是音樂性連續劇的日劇《交響情人夢》,韓劇《貝多芬病毒》中主角間的愛情雖然也極具份量,但後者整體注重的反而是各行各業小人物,面對自身生活困境與人生苦難中的拉鋸挑戰。因家裡過度貧窮甚至無法上學,而變得十分勢利,無時無刻都在計較金錢的高中女生;夾在丈夫與小孩中,無法追尋自我夢想的家庭主婦;被公司後進壓在腳下,在上司面前盡心盡力卻老不得志中年低音提琴手,每個角色的個性都十分鮮明,在劇中的一舉一動,再再地反映了在各個工作或生活領域中,可能會面臨到的種種無奈與委屈。

《貝多芬病毒》包含了對社會現實的實際投射,為了家庭、為了工作,並不是像理想世界中那麼輕易,便可以下定決心去實現自己的夢想,現實社會中種種在理性與夢想間的掙扎,讓觀眾在融入劇情的同時,跟著劇中角色一起跌倒,一起學習,為眾角色在每一個階段的自我突破叫好。角色刻劃在《貝多芬病毒》這部戲劇中做得非常成功,並不單只角色的個性鮮明,在主要角色的家庭描寫與工作壓力也呈現的深入人心,最特別的是,不同於一般的偶像劇通常將重點全放在俊男美女們的愛恨糾葛或是青春的搞笑片段,此劇的重心反而是沉重無奈的人生苦楚。若說日劇《交響情人夢》的精髓在於人物性格中的「搞笑」,那麼韓劇《貝多芬病毒》的精髓便可說是角色人生中的「掙扎」。


不同的素材 迥異的風格
知名日劇《交響情人夢》改編自日本同名漫畫,就劇本素材而言,漫畫走向會偏向詼諧以及強調戀愛心事,因此該劇在劇情的呈現也較為休閒輕鬆;而若是像《貝多芬病毒》以純電視短篇影集的媒體種類來設計劇情素材,則面向會較為廣泛沉重,相對而言不會侷限在音樂方面或是搞笑部分。另一方面,相較於前者在樂曲詮釋以及對古典音樂的詳細介紹,後者在此部分較為薄弱,也因此在後續行銷的部分《貝多芬病毒》遠遠不及《交響情人夢》,因為在古典音樂特選曲目的宣傳部分上,如出版影集相關音樂專輯、譜集……等,其他周邊商品及管道,便相對遜色許多。《貝多芬病毒》大多專注在人物在追尋夢想與克服障礙的過程,以及所處環境的描寫,另外也可能是因為主角之一是個對古典音樂幾乎完全外行的超級天才,因此也不會在古典樂的知識上做太多著墨。

在《貝多芬病毒》中,也可以瞥見許多珍貴的人生哲理,例如,在其中一幕場景是姜指揮與其競爭對手鄭明煥,邊喝酒聊天,被姜指揮視為吊兒啷噹的天才,而被相當厭惡的鄭明煥,在小酌幾杯後向姜指揮吐露,其實天才又何嘗不辛苦?正因為被外界視為天才,所背負的壓力反而更大,就算再累也不能露出疲態,再苦也要死撐著笑臉,背後所做的努力都會被解讀成天資聰穎而被默默隱形,其戲劇背後的議題,也值得讓人深思咀嚼。


分鏡與配樂的靈活運用
可能因顧慮音樂類型連續劇在畫面張力的表現較難以呈現,《貝多芬病毒》運用了相當大量的分鏡切換,來強調劇情鋪陳中的情緒表現與緊張感。像是演員對話時,雙方面部特寫鏡頭的密集切換,讓觀眾深刻體會到與話者雙方心中的即時反應,但另一方面而言,過多的分鏡切換也可能會造成觀眾思緒上被打斷的風險。在音樂會演奏的場景,有幾幕甚至是做到同一個畫面有三、四個鏡頭同時進行,從各種不同的視角去呈現指揮台上與舞台的表演情形,在運鏡部分,在《貝多芬病毒》一劇中可以看到很多不同的嘗試,但在覺得新鮮的同時,又不免會覺得有些不自然,因此在此劇的鏡頭運用部分,可以說是有利有弊,端看觀眾自身的判斷。

另一方面,如同大部分偶像劇或連續劇,正確適當的配樂使用與其出現時機,皆會對劇情氣氛的營造以及戲劇張力有很大的加分效果,比較不同的是,音樂性質連續劇的配樂使用,與正式古典音樂的區分之間該如何去取捨,也是一門學問,在音樂會開場前本該是靜默的場景,為了塑造不安與異變的要素,將讓人感覺緊張的主題配樂,把握了每個可以穿插進來的時機,巧妙地使用,成功加強了整體劇情的張力。或許,《貝多芬病毒》在背景音樂的運用上,反而比劇情本身還更有偶像劇的成分也不一定。

記者 鄭伊婷
大家好,我叫鄭伊婷,是交通大學傳播與科技學系100級的學生。家住高雄的我是個純樸的南部人,對很多社會大事都是後知後覺漠不關心,即使有稍微說得出口的議題通常也只是略懂皮毛,講不出什麼大學問。觀望現代社會的教育體制,常常憂慮台灣大學生的未來在哪裡,殊不知一切都是從自己做起---關心身邊的人,關心社會,關心國家。我相信我們這一群身為國家未來棟樑的莘莘學子們,能做的絕對不僅僅是”死讀書”,而是充分發揮我們的活力與創意,努力團結起來讓台灣被世界看見。我期望不久後的自己能夠成為一個對時勢敏銳,敢說敢言並對自己負責,充滿感性與知性的優秀青年。盼請大家多多指教!
記者 鄭伊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