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期

郭基巖 紙紮思念的建築師

新竹市某個安靜的社區大樓中,有一間小小的工作室,在這裡有一群人運用紙紮工藝,幫助每個失去親友的人們傳遞思念與祝福,完成來不及為他們做的事,實現他們在生前未達成的願望……

郭基巖 紙紮思念的建築師

記者 童于蕙 報導  2010/05/30

 在明亮、小巧的工作室中致力於紙紮工藝與教育的郭基巖。(攝影/童于蕙)

 

新竹市某個安靜的社區大樓中,有一間小小的工作室,在這裡有一群人運用紙紮工藝,幫助每個失去親友的人們傳遞思念與祝福,完成來不及為他們做的事,實現他們在生前未達成的願望……


因緣際會和興趣使然 開展第二事業
「本來是朋友的小狗死了,問我會不會做狗屋,我就嘗試用幾塊小紙板,買幾個小材料,做了第一個狗屋,是這樣子開始的。」郭基巖回憶起當時跨出的第一步微笑著說。兩年前,他偶然在電視上看到嶄新的紙紮屋,時尚、精緻的設計令他眼睛為之一亮,隨即上網搜尋相關資訊,發現線上許多紙紮品的製成十分具有創意,郭基巖表示本身從事房地產工作,看過許許多多的房子,對房屋的設計特別有興趣,因此他開始嘗試小型紙紮品的製作,剛好當時朋友的小狗去世,就向他詢問是否能幫他製作紙紮狗屋。

基於興趣而開始的創作成為開啟他人生第二事業的契機。郭基巖將第一個作品送至火化現場後,立即吸引他人的目光,當場就有人要求訂購,開心之餘也激發創業的動力,他認為既然有一個市場在,不如就試試看。成立工作室之後,陸陸續續做了好幾間狗屋,雖然規模不大,卻漸漸成為一個可以滿足願望的空間,郭基巖也有一個想實現的心願,他談起從狗屋到製作紙紮房屋歷經的過程:「其實第一個本來是想做給我太太的,她不在了,本來想做給她,做到一半的時候,朋友就介紹一個客戶,我就把照片傳給他看,他很喜歡,就賣出第一個紙紮屋。」想讓已故的妻子在另一個世界過得更加舒適的心意,使他體會到這份工作的意義,在面對客戶時他也將心比心,讓家屬的思念和希望已故者過得更好的想法,展現在他親手製作的紙紮屋上。


紙紮房屋 講究創意和家屬心情
賣出第一個紙紮屋後,郭基巖開始以網路拍賣作為窗口接單生產,回想起剛開業的第一年,他覺得那是最辛苦的時候,有時一天突然接到三、四組訂單,就算不再接客戶還是做不完,在混亂與忙碌中,根本忘了休息和睡眠;然而逐漸習慣工作性質後,他做了訂單與時間上的調配,加強於工作品質的提升,郭基巖表示後來會這麼辛苦地去完成它真的為的是一種心裡上的滿足與成就感:「在工作前我們對一個商品的規劃,心裡會有個雛形,其實我很喜歡這份工作是因為我每做一個商品就像在做一個建築案,我們在整個動線規劃、建材、建築外觀的設計都是一種創意,所以每一件都像個藝術品。」

雖然沒有專業建築、室內設計學習經驗,但因為過去從事房屋行銷,也常與建設公司接觸,曾對房屋的結構做過深度了解,經驗影響下,郭基巖對紙紮房屋內外裝潢、動線、比例及任何細節設計的實用性相當重視;除此之外,也很講究材料的選用與環保,紙板依硬度和材質分成五種,裝飾紙的部分就多達七十種,更不用說其它小物品,例如衣服、食物等的製作,郭基巖接著笑著說道,每次製作至少需要跑四個地方才能買齊一間房屋所需的材料。

別墅系列紙紮屋與內部裝潢。(圖片來源/yahoo blog)

 

 



交貨 從心情上的兩難到感動
「就像買新房子一樣,今天是買給我們最敬愛的人,他往生了,我們是要買給他住的,相對地我們也要像他在生前一樣,精心去設想,從家具的顏色、配置甚至到圖畫,他喜歡誰的畫,我們就把畫放進去。」除了重視製作的品質,郭基巖同時會與家屬溝通紙紮屋的樣式、了解往生者生前的生活習慣與喜好,他表示通常家屬的精神狀態不會非常好,有時候可能會忽略一些東西,他會主動提醒告知,也許會加重工作量,但郭基巖覺得這是他們的服務職責,製作過程中也會向家屬確認進度與方向,再做調整修改。

經過五到七個工作天,不眠不休地完成客戶要求的紙紮屋,依特定的時間配送至指定地點,經道士牽魂儀式完成後,即放進金爐焚燒。想起剛開始製作時,自己辛苦做出的紙紮最後消失的情景,郭基巖還是忍不住心酸:「坦白講心裡會酸酸的,剛開始做,我每天都割到手,我們紙板非常硬,要折彎都有點困難,非常不好割,切割它是不容易的技巧,需要幾個月時間自己去慢慢摸索。」隨著時間的推移,經驗累積下,他也慢慢地釋懷了,畢竟客戶看見自己的紙紮屋開心、滿意的神情,對他來說就是最大的鼓勵和感動。

郭基巖和夥伴們一起進行創作的空間。(攝影/童于蕙)


兩年多來,郭基巖也多了許多志同道合的夥伴,一起在紙紮工藝上努力,不斷提升服務品質,也透過教學,歡迎有興趣的人加入,擴大各地地支援力,至今已經接觸過上百個客戶。每次交貨的那天他的心情總是複雜且沉重,因為每出一個貨就代表著一個家庭的破碎,紙紮品送去的時候看到的都是生離死別的場景,讓他覺得他們也沒有其他能幫上忙的地方。郭基巖認為新式紙紮講求現實的生活面,實質的效能大過以往傳統紙紮的紀念意義,對他來說,燒給已故者的,是他生前沒辦法做到、享受到的東西,而希望能透過紙紮來彌補還沒為他們做到的事,而至少自己可以盡心盡力做到這點,讓家屬心靈上獲得撫平,不要有那麼多遺憾,這些年來的轉變、經歷過的人事物,使他一直這麼相信著。

 

記者 童于蕙
記者 童于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