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期

鹿港

「好熱!」是我對鹿港的第一個印象。沒有發現羅大佑《鹿港小鎮》中所說的天后宮後的小雜貨店,也沒有羅大佑歌聲中的悲憤激情,有的只是流不盡的汗水與說不完的抱怨。

鹿港

記者 陳羽涵 文  2011/04/03

熱!」是我對鹿港的第一個印象。

沒有發現羅大佑《鹿港小鎮》中所說的天后宮後的小雜貨店,也沒有羅大佑歌聲中的悲憤激情,有的只是流不盡的汗水與說不完的抱怨。

在2007年的那個夏天,我踏實地用雙腳走遍鹿港所有大大小小老街巷弄,起初的目的也不是為了品味小鎮的古樸風光、感受歲月洗禮的古老氣息,而是為了學校的歷史作業,一個汗流滿面的校外教學。記得在那時沒有良心的學校浩浩蕩蕩地把一群學生帶到一個不知名的停車場,再依組個別發了幾本觀光地圖導覽,就要我們出發,對那時的我來說,心裡盡是不甘不願,但還是得硬著頭皮踏出我與鹿港的第一步。

 


在鹿港的路旁時常可以看見的一系列旅遊資訊,可讓外來觀光客在短暫時間內了解古拙的鹿港。然而,真會停下腳步仔細閱讀的又有多少人呢?(攝影/陳羽涵)

一開始,我們走到了鹿港人口中的「古街」─瑤林街與埔頭街,那是條充滿紅磚破瓦的街走在裏頭,可以很明顯地感受到鹿港的變化,街道的情景與教科書、觀光導覽上寫得有所出入,無法從路邊的一磚一瓦看到過往的風華、無法在彎曲迴腸的九曲巷得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驚嘆,取而代之的是貼在牆上數不盡的導覽資訊,只能從當地耆老的口中了解過去的鹿港,在已被拆除的老舊房舍中找尋複反之心中只有陣陣竊喜,覺得鹿港觀光發達,旅遊資訊俯拾皆是相當便利,對於需要繳交歷史作業的我而言,也是無比的便利。

走著走著,走到了鹿港主要道路─中山路。在過去,它是鹿港人口中的老街,又稱五福大街,然而現在,它是一條傳統與現代共存的街。還記得我因為天氣炎熱,闖越了無數個紅燈,只為跑去街上的NET商場吹冷氣,出來又覺得口渴,跑去五十嵐買了杯珍珠奶茶邊走邊喝,走在路上吸引我的不是有歷史的香鋪與佛具行,而是一連串有冷氣的商店與飲料店。我沉溺於冷氣機傳來的透沁心涼的微風,忽略了香鋪的裊裊香煙,沉醉在珍珠奶茶帶給舌尖的微甜滋味,漠視了佛具行的傳統藝術。

最後,我們走到了鹿港的信仰中心─龍山寺,然而那時的龍山寺正值整修,因此我們並未在那久留,買了旁邊有名的酥餅後,就三步併兩步地跑去天后宮準備吃點心。永遠記得那時的我跑去廟前買龍鬚糖,喜滋滋地站在攤前期待我的小點心,眼睛咕嚕咕嚕地亂轉,欣賞廟前的車水馬龍。忽然,瞥見一抹踉蹌的身影,仔細的瘤,五官因為瘤的分布而受到擠壓,幾乎是不成人形。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他腳邊的一顆瘤,一顆跟人頭一樣大的瘤他拉老舊拖車到處撿紙箱,然而在拖拉的同時,他的身體也拉著那顆瘤,瘤也在他與地板之間來回摩擦,那種痛,我認為是無法想像的。龍鬚糖的老闆看到我注視那人的目光,默默地說,「很可憐吧!那人本來家裡很有錢,是賣香的,但因為生意越來越差,生了痲瘋病,也沒辦法看病,就變這樣了!」而那次的經驗也變成我日後對於鹿港最大的記憶。

現代的變遷帶給鹿港許多衝擊,當初「一府二鹿三艋舺」的情景也都不復存在,鹿港的環境、鹿港的人在許多層面也都因為這份衝擊也產生變化。對這份變化,我充滿好奇與熱情,希望可以藉此了解古拙鹿港在現代背後不平凡的故事。

記者 陳羽涵
  我是陳羽涵 可以叫我大牌 喜歡享受美食和旅行 站在異國的角落默默的觀察人群是我的興趣 最近呢 則是熱衷於減肥和購物 希望我可以平安地修完電子報    
記者 陳羽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