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期

練習曲 看見台灣的旅程

「魔術師的鴿子不會飛了,它要靠太平洋的風飛起來;騎獨輪的小丑在尋找遺失的輪子,他要靠太平洋的風繼續馳騁。」在《練習曲》的開頭,鄧安寧這樣說著,預告了這部電影,是一個關於追尋,還有愛的故事。

練習曲 看見台灣的旅程

記者 陳俐吟 文  2011/03/13


「魔術師的鴿子不會飛了,它要靠太平洋的風飛起來;騎獨輪的小丑在尋找遺失的輪子,他要靠太平洋的風繼續馳騁。」在《練習曲》的開頭,鄧安寧這樣說著,預告了這部電影,是一個關於追尋,還有愛的故事。

 


《練習曲》的海報,一句「有些事現在不做,一輩子都不會做了」,使許多人產生勇氣。
(圖片來源/練習曲部落格)

 

踏上環島旅程

《練習曲》是陳懷恩導演的第一部作品,說的是一個年輕人環島的故事,他為了實現理想,騎著單車背著吉他,一個人踏上環島的旅程,途中,他遇見了許多不一樣背景的人們,也因為這些人帶給了他許多對人生的感觸。雖然故事主軸非常簡單,但透過劇中人物交會而產生的火花,讓陳懷恩對這部電影的想法清清楚楚地被表現出來。

 

「這部電影就是呈現我個人對台灣的一些觀察和感受,所以我也希望大家用比較接近真實的角度觀看,或是透過自身經驗的投射而得到一些感動。」陳懷恩說。無論對他而言,或對觀眾而言,《練習曲》都不啻是一部給全臺灣的電影,因為《練習曲》不僅拍盡了台灣各地的美景,也蘊含了細膩卻能打從心裡感動你的,12個小人物的故事。

 

小人物的愛與感動

雖然這些故事中沒有所謂的偶像演員,甚至連男主角東明相都是位模特兒出身的聽障演員,但這些表演者都恰如其分地詮釋了這部電影。身為主角的東明相在《練習曲》中說的話寥寥可數,不過透過他的眼睛,透過他沉穩而安詳的氣質,觀眾可以看到他眼中的世界、他眼中的臺灣,是那樣美麗又迷人、時而寧靜時而熱情。

 

那麼其他演員呢?除了東明相外,電影中多的是素人演員,最「大咖」的,大概就屬許效舜和吳念真了吧。但這一點也無損《練習曲》的動人,因為不是專業演員,所以才更能表現出小人物的喜怒哀樂,更貼近生活的樸實無華,更讓人感受到情感的真摯,因為這些「不大牌」的演員,讓這部電影在自然的敘事過程中充滿生命力和草根性。

 

愛,是《練習曲》的主軸。電影中刻畫了許多不同種類的愛,比如東明相在天雨路滑的黑夜中騎車時,鄧安寧擔心他安危的朋友愛;比如東明相回到彰化看見爺爺奶奶和好友時,自然流露的親人愛;還有施舜晟為了救在海濱溺水的孩童,奮不顧身的對陌生人的愛,但最令人感動的,是在這部電影中,你絕對可以體會的,對土地、對台灣的愛。

 

看見臺灣的最好與最壞

「騎單車就是這樣,你可以看見最好的和最壞的一面。」電影裡黃健和騎著單車悠悠地說,這就是《練習曲》吸引人的地方。它沒有刻意用一幅幅的美景來說服你臺灣是美麗的,也沒有用一連串的事件來告訴你臺灣有很多問題,它只是陳述著,用客觀的角度,刻畫出臺灣各種面向:希望與無奈、美麗與醜惡、善良和貪婪,然後扣合著生活經驗,讓你自己解讀這些事背後隱含的意義。正因為如此,當枯黃的木麻黃出現在眼前、當媽祖遶境時信徒們虔誠的跪拜,這些畫面帶來的感動比電影直接告訴你「現在該感動」來的更為強烈,因為這就是生活,屬於臺灣人的生活。

 

電影中媽祖遶境的場景,使許多人想起自己的長輩,不禁動容。
(圖片來源/練習曲部落格)
 

所以在《練習曲》裡,沒有灑狗血的情節,也沒有刻意造作的感動,幾乎可以說是沒有劇情的,但透過東明相,陳懷恩將他看見的臺灣傳達給觀眾,不只是美景,連問題也躍然紙上。因此與其說電影中有12個故事,倒不如說是有12個值得重視的議題:臺灣自然環境的改變、年輕人的疏離與反叛、傳統文化的保存、工廠集體遷移大陸等。這些問題存在已久,若真的深入討論不免太過沉重,所以陳懷恩用偶然的方式,讓東明相在旅程中遇見,但遇見僅僅是遇見,並不能改變什麼,也沒有所謂結果,就像電影裡成衣工廠的女工們,每當老闆回臺灣就一早包車去拉白布條抗議,下午就像開同學會般在郊區走走散心,「每次抗議都沒有結果。也好,生活中有個希望存在。」飾演遊覽車司機的吳念真如此說著,真情流露。

 

從哪裡來 就回到哪裡去

最後電影並沒有以東明相回到高雄的家結尾,而是用回想的方式讓他回到旅程開始的那天,他在太麻里遇見胡德夫,而胡德夫正用嘶啞的嗓音輕聲地唱著:「太平洋的風一直在吹,吹過多少人的臉頰後,才吹上了我的。」不禁令人動容,也呼應了片中黃健和騎著單車回到新竹,在堤防上看見東明相留下的塗鴉時的會心一笑。臺灣就這麼一塊小小的土地,你眼中所見的,是他人曾流連的風景;你現在正站著的地方,也是他人曾踏上的土地,每個人都生活在這座島嶼上,但你真的了解這座島嶼嗎?你可曾仔仔細細地端詳過它?不是用觀光客的眼光,而是用在地人的視角。

於是在《練習曲》的最後,走馬燈似地播放出東明相一路上遇見過的人,這些人揮舞著雙手,帶著滿足的微笑,彷彿昭告著所有觀眾:「我們是臺灣人!」沒錯,這部電影最讓人感到溫暖的,就是不管它點出了多少問題,臺灣人的熱情和笑容永遠點綴著片中的每個角落。「從哪裡來,就回到哪裡去。」即使你對臺灣有再大的不認同,這塊土地永遠都選擇默默包容,和著胡德夫的歌聲,不禁再次深刻地感受到,原來臺灣這麼美,也不禁再次深刻感受到,這真的是一部,給臺灣人的電影。

 

看完練習曲,不禁大嘆:「臺灣真美!」
(圖片來源/練習曲部落格)
 
 
 
記者 陳俐吟
      相信人生的圓滿與不圓滿 所以才義無反顧的來到這裡 你好:-) 我是陳俐吟
記者 陳俐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