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期

青春、慾望 愛上壞女孩

《愛上壞女孩》三位不同性格和外表的女孩為主體,描繪出青少女成長過程中特有的親密與孤獨,探索著蠢蠢欲動的身體,觸動內心深處的慾望,以及愛情幻滅的過程。但,任何形式的慾望,都是無法滿足的。

青春、慾望 愛上壞女孩

記者 徐子晴 文  2011/03/13

影的開頭,發生在更衣室裡。穿著泳衣的女孩們細心地擦著口紅,梳著頭髮,對照著鏡子,爲彼此整理儀容。練習著水上芭雷的動作,這些或高或矮、環肥燕瘦的女孩們,在鏡頭緩慢的移動中,令私密的更衣室中,瀰漫著一股深沉的騷動。就像人們心底的形形色色的慾望,平時靜靜地躺著,卻總是蓄勢待發。


私密的更衣室,有著深沉的慾望流動。(照片來源/愛上壞女孩官網

游泳池畔激起陣陣水花,鏡頭總停留在水上芭蕾舞者曼妙的身姿,這個凝視,來自於15歲的主角瑪莉。瑪莉無可自拔地愛上水上芭蕾隊長莉芙安娜,她擁有同齡女孩夢想擁有的一切──美麗的臉龐、健美的身體曲線、以及男孩們的目光。瑪莉渴望接近行為放浪的莉芙安娜,瑪莉的朋友胖女孩安妮則暗戀著莉芙安娜的男友,而看似光鮮亮麗的莉芙安娜,心中卻有著不為人知的煩惱。《愛上壞女孩》以這三位不同性格和外表的女孩為主體,描繪出青少女成長過程中特有的親密與孤獨,探索著蠢蠢欲動的身體,觸動內心深處的慾望,以及愛情幻滅的過程。

少女如此令人著迷,正因她們處在一個極為衝突的地帶。她們既是大人,也是小孩;身體已逐漸發展成熟,躍躍欲試地探索性的吸引力的同時,內心卻滿滿充斥著迷惘和焦慮,大膽和羞怯只是一線之隔。新銳法國導演瑟琳席安娜不願將此片定位為同性戀電影,在電影中以直接不造作的方式,大量呈現少女不盡成熟又充滿迷人氣息的體態,並藉由緩慢卻有節奏感的運鏡,帶領觀眾前往她想表現的青春──從身體的觀點來表現初嚐愛情的感覺。

 

女孩們的心事

三個女孩,各有個的心事,各有各的煩惱。主角瑪莉因自己平坦的胸部和瘦弱的手臂害羞;而胖女孩安妮則為豐滿的體型感到自卑;漂亮且身材姣好的莉芙安娜,卻因為內心的某種障礙,必須營造出風騷放蕩的形象,才能吸引男孩和女孩們的關注。這是最常見的女性刻板印象,胖女孩和長相普通的女孩無法獲得別人的青睞,只有美麗的女孩才會受人歡迎。但導演反而卻藉由這種刻板印象,在三個不同性格的女孩身上,刻畫出許多青春期的少女面對自己身體變化的不安,豐富影像意義的層次,從身體延伸成為自我意識的一部分。

例如,原本自卑的安妮在派對上為了吸引暗戀的男孩的注意,大膽地起舞表現自我,卻在發現自己腋下出汗之後,羞愧地躲在窗簾之後。安妮在擺動身軀那一刻精神是解放的,但後來意識到自己身體的現實存在時,立刻回到被他人眼光束縛的自己,難堪地不敢再往前。而瑪莉原本羞於在旁人面前寬衣解帶,但卻因為對莉芙安娜的信任及愛慕,願意在她面前換衣服,放心展露自己。

安妮的身體意識是被緊緊囚禁住的,但莉芙安娜卻也是一般。莉芙安娜在三位女孩中,代表的是慾望的目標,無論是主角瑪莉還是其他男性,都為她玲瓏有致的曲線和狂野的臉龐著迷。莉芙安娜自己也十分清楚這點,甚至還利用男性的凝視,塑造出自己很受歡迎的形象。但是,莉芙安娜卻從此逃離不了她美麗的軀體帶給她的影響,即使她因此受歡迎,成為青少年社群中權力的象徵;她卻不了解自己的內心,對自己的身體自主性薄弱,無法真誠面對自己的身體的想望和渴求。


擁有亮麗的外表,莉芙安娜成為影片中慾望的客體,
卻反而被美貌禁錮。(圖片來源/愛上壞女孩官網

 

水面下的慾望

《愛上壞女孩》中最受爭議的片段,是莉芙安娜害怕被男友發現外表放浪的她竟是處子之身,因而要求瑪莉成為她的「第一次」。莉芙安娜緊閉雙眼躺在純白的床單上,動作笨拙地脫下長褲,而瑪莉緩慢地,將手伸進棉被底下。慾望隨著瑪莉粗重的呼吸聲流轉著,悶在心底的那股騷動,在此刻幾乎要以最激烈的方式竄出來,緊緊包住兩個女孩。最後,觀眾看到一滴眼淚,從莉芙安娜的眼角滑落下來。

瑪莉雖然是主角,卻常常成為旁觀者,旁觀好友安妮的傻勁和旁觀莉芙安娜的逃避自我。瑪莉的慾望無法預期,而觀眾們也透過她審視著處理慾望的過程,以及在那之中的興奮、失落、顫抖。透過瑪莉的侵略性目光,主觀鏡頭帶領觀眾看到水上芭蕾中,女性身體的力與美。導演瑟琳席安娜表示,水上芭蕾是「百分之百的女性運動」,雖然水面上看來輕鬆優雅,還要面帶微笑,但水底下卻需要用力踢水以浮在水面上。水上芭蕾就像偽裝成洋娃娃的金剛戰士,同時要戰鬥,又要誘惑,而在影片中的女孩何嘗又不是如此?

游泳池中的水,代表著濕淋淋又赤裸裸的「慾」,在成長的過程中,她們一面探索,承受情竇初開的苦痛和孤寂,一面假裝自己很好,知道要怎麼處理自己無法言喻的慾念。


水上芭蕾表現出女性身體的線條美,
但在優雅的外觀下,卻必須努力練習的以呈現最好的狀態。(照片來源/愛上壞女孩官網

 

面對成長中的衝突

少女們在情緒叛逆的年紀,總會容易對自己產生懷疑和不安,因此需要透過某些管道抒發自己的情緒,以增加自信。於是,某種成長儀式形成,以釐清曖昧不明的局勢──安妮把胸罩埋在土裡,象徵自己擺脫他人的目光,重獲自信;瑪莉將莉芙安娜丟棄的垃圾彷彿至寶般小心翼翼地收藏,一邊皺著眉,一邊仔細品嘗這種間接親密的美好。

只是最終,愛情並不如他們想像的甜美,就如同人們面對幻想破滅之後的不屑與失落。莉芙安娜在舞池中不顧他人眼光地盡情搖擺,瑪莉和安妮直直地跳入泳池中悠游,代表少女們掙脫外在一切束縛,回到最原始的自由。《愛上壞女孩》中對於青春模糊難以捉摸的特質描寫,以及最終女孩們對愛情的幻滅,暗示著女性若是由他人眼光來定義自己的價值,將是對自我的一種不尊重。

任何形式的慾望,都是無法滿足的。《愛上壞女孩》表現少女在面對初生慾望的過程,也許導演在設定角色時落入了刻板印象的窠臼,但卻精準呈現少女在成長中的種種的掙扎與衝突,包括必須適應的身體變化及慾望的形成。每個裝成洋娃娃的金剛戰士,有一天都將會發現,無論是柔順可愛的洋娃娃也好,是剛強勇敢的金剛戰士也罷,倘若誠實地面對自己的慾望,那麼慾望也將會誠實地面對你。

 

記者 徐子晴
我是徐子晴,喜歡微涼的天氣和慵懶的環境。 常常忍不住咧嘴大笑,也常常忍不住熱淚盈眶。 目前最羨慕別人擁有一副好歌喉,可以為所有情緒找到出口。  
記者 徐子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