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期

謝謝妳 我會一直都在

儘管聽說科學記者被裁員機率較高,但我依舊有點想朝這方面發展。為什麼會有這類的想法和動機?我想一切的源頭要從國中開始,影響我最大的就是國中班導蔡鈴珍老師。

謝謝妳 我會一直都在

彭婉婷 文  2011/03/13

三下的電子報來了!讓我們感到焦慮、緊張,偶爾又十分具有成就感的電子報來了!這學期需要訂定一個主題,來貫徹我們整學期的作品,就連心情故事也一樣,此時腦海中頓時浮現自然科學類的議題。之前有想過當科學記者,尤其是生物方面,儘管聽說科學記者被裁員機率較高,但我依舊有點想朝這方面發展。為什麼會有這類的想法和動機?我想一切的源頭要從國中開始,影響我最大的就是國中班導蔡鈴珍老師。

剛從小學升上國中,延續以前的不良習性,我是一個十分調皮、吵鬧而且叛逆的孩子。上課愛講話、午休不睡覺,興趣是惹惱風紀股長,總而言之算是班上的頭痛人物,但老師的藤鞭從未打在我身上,當時只覺得老師人真是太好了,因此依舊我行我素。直到某一天下午的生物課,正當我和旁邊的同學講話講得正熱烈,老師走過來輕聲地對我說:「你不要讓我為難好不好?可以嗎?」這句話讓我頓時羞愧地臉紅、心跳加快,震懾了好一陣子。小學,我唸的是體育班,體罰對我們來說是家常便飯,在你不乖的時候,教練也不會對你好言相勸,蛙跳球場一圈、以伏地挺身的姿勢撐在地上十分鐘亦或直接帶到外面操場衝刺。老師的一句話,讓我倍感慚愧,原來老師是在意我的,而我卻又是如此不懂得體貼。  

國一下,因為某幾次生物考試成績還不錯,因緣際會地被推薦擔任自然小老師,這麼一當就是兩年半。這兩年半確定了我的未來方向以及讓我在做人處事上成長了許多。老師對於生物非常擅長,除了在教學方面很有一套之外,也常常在課堂中分享許多課外知識。說不完的故事和案例,讓我對於老師所擁有的知識感到好奇,從她身上可以挖掘到數不盡的寶藏。

因為老師的關係,我漸漸喜歡上自然科學,上課不顧面子踴躍發言,私下只要有不懂的題目一追著老師問,自然小老師的工作也越做越勤奮,交代下來的任務一定盡速完成,久而久之和老師培養了一定的感情和默契。老師是我訴苦和分享快樂的對象,每天聯絡簿中心情手札的部分,總是寫得滿滿外加一張信紙,可說是幾乎無話不談。由於我國中待的班級較特殊,是管樂班,有無數非課業的外務要處理,班導師除了要面對學生、家長外,也要達到學校對於特殊班級的期許或是應付同行間的爾虞我詐,挫折和壓力曾讓她一度想要離開。為了提升班上的成績,考卷未滿80分不但要寫訂正還要補考,老師每天犧牲休息時間留校晚自習盯學生唸書和回答問題。在拼第二次基測的暑假期間,全校都放假休息或是回家自習去了,老師卻集合班上同學到校唸書,並且從早上陪伴著大家直到放學。然而這些付出,學生們都看在眼裡,每逢節日或生日,Party和感謝的卡片不可少,或許就是同學們的貼心和體諒,成為她堅持下去的動力。


老師總是在一旁默默的關心著學生(圖片來源/彭婉婷)
   

老師對我而言,像媽媽也像朋友,相較於其他人,對我是特別照顧一些,私底下我們常去吃飯,偶爾會看電影,討論一些養小動物的心得,也因為她的關係,讓我非常熱愛生物。老師對我的期望,讓自己力求在課業上有好的表現,以第一志願為目標努力,並且從國中開始勵志要當獸醫。然而這個目標也支撐了我的高中三年,從小數學不太好,還是堅持唸第三類組,儘管數學常讓我生不如死,但為了夢想,咬著牙撐著。

學測成績出來後不如預期,由於歷年來獸醫的入學門檻逐漸飆高,在審慎評估自己的實力後,決定參加交大體育績優生入學考試,最後分配到類型較偏文組的傳科系。就讀傳科系是我讀書生涯中從未想過的事,在考體資前甚至連傳科系在學什麼、將來能夠有什麼發展都不知道,但進入傳科後我發覺以前所學的知識能夠在此廣泛運用,無論高中唸的是文組還是理組,在傳科系沒有這樣的隔閡。這裡是一個十分具有包容力的地方,我們接受各式各樣的人、知識和文化;我們不活在自己的學術象牙塔中;我們願意走出來看看外面的世界。這樣的特質,讓我在短時間調整心態,接受這個讓我既錯愕又驚奇的環境。

但這並不代表我的興趣因此中斷,山不轉路轉,如果有機會還是希望能夠將自己的所學和興趣相結合,如果是真的喜歡,就不會因為選擇了另外一條路而改變。由於交大比較少生物相關課程,因此上學期修了兩門理工相關的通識課,自覺高中所學的東西在這裡已變成一種「常識」,量子力學、高溫超導體、電磁共容……等等專業知識,往往令我招架不住,也了解到要成為一位專業的科學記者非常不容易,沒有累積一定的學術知識和經驗,是很難辦到的。儘管如此,還是想努力看看。

蔡鈴珍老師在我的成長過程中扮演著重要角色,雖然自從我上了大學後,生活環境不一樣,共同話題也少了,頂多寒暑假約出來見面,但對老師的感謝卻從未忘記。她的教導、鼓勵和關懷讓我銘記在心,在我遇到挫折及困難時指引道路,讓我用正確的態度解決問題。很難想像,一位老師竟然能對學生有這麼大的影響力。

過而立之年的她,還沒結婚。記得國中的時候,晚上和老師吃完飯,我坐在機車後坐,輕聲地說:「老師,如果一直沒結婚也沒生小孩,不用擔心,我一直都在,不會忘了妳。」隔了將近八年,這句話我沒忘記,儘管我們沒有血緣關係,身為學生、身為朋友,我一直都在。

 
挫折磨練了我們的向心力,畢業後也不忘恩師(左二)(圖片來源/彭婉婷)

記者 彭婉婷
                                      自認為是無敵悶騷人 因地制宜  沉默和瘋狂都是我的專長  不是個善於交談的人  但我喜歡聆聽大大小小的故事  願這學年用自己的雙手 譜出一篇篇精彩動人的樂章                                          
記者 彭婉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