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期

從老電影尋找傳統味

《戀戀風塵》,一部二十幾年前的電影,片中的年代距離拍攝日期恰好也是二十個年頭。撇掉導演的拍攝手法、社會寓意等不談,單純從一位觀賞者的角度來看,《戀戀風塵》喚醒的是四十、五十年代的人的回憶。

從老電影尋找傳統味

記者 康甯 文  2011/03/13

 

《戀戀風塵》,一部二十幾年前的電影,片中的年代距離拍攝日期恰好也是二十個年頭。經典作品總是歷久彌新,同樣的劇情,不同時代、不同人看都有不同的滋味,唯一不變的是片中的親情、愛情,與鄉村生活中彼此鄰居的濃濃人情。

傳統 是不變的人情味

撇掉導演的拍攝手法、社會寓意等不談,單純從一位觀賞者的角度來看,《戀戀風塵》喚醒的是四十、五十年代的人的回憶。片中的東西都是台灣的「古早味」,吃的用的比比皆是。用的方面,寫信用的原子筆、主角腳上穿的塑膠拖鞋、夾腳拖,鐵製便當盒等,重點是這些東西現在依然存在。亮橘色的筆桿、鮮藍色的蓋子,主角阿遠用的筆現在一桶一桶的在文具店的架上販售著;塑膠藍拖鞋,便利商店總有它的蹤跡;鐵製便當盒更是到處都可見,有些廠商甚至推出復刻板讓消費者有回到從前的感覺。看了電影,老一輩的人或許會想起小時候就就用過這些東西,年輕一輩的可能會恍然大悟原來手上的筆是這麼久的牌子了。對於年代物,人們總會對它有種特殊的情感。


阿遠手上的原子筆是否很眼熟?這其實是六零年代就有的老產品了。(《戀戀風塵》電影畫面,截圖/
康甯)

在吃方面,「吃飯」在這部片中佔有極大的比例。影片一開始,阿雲就被鄰居提醒媽媽要她提一袋米回家,接著,阿公就告訴孫子吃飯有多麼多麼重要,吃飯才會長大,吃飯是一件多美好的事。阿公為了哄孫子乖乖吃飯,甚至把空心菜插在飯上說西餐都是這麼吃的。在當時,西餐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吃得起,這也代表了西餐在那個年代就已經存在於台灣社會中。四十年後的今天,平價西餐櫛比鱗次,有些西餐廳一開就開了三十年,年代反而成為一個宣傳的重要特色。阿遠當兵的時候,兵營曾幫助過一艘大陸來的遇難船。當時李班長端出一盤熱騰騰的饅頭,奔騰的蒸氣讓人不禁想嚐嚐它鬆軟綿密的口感,李班長一句「我做了饅頭做了二十幾年了!」更讓饅頭多了手工的嚼勁,和現代人常吃的工廠饅頭相比,「手工」的賣點除了口感,更多了份安心感。


飯上插著空心菜,阿公跟孫子說外國人西餐都是這樣吃的。(
《戀戀風塵》電影畫面,截圖/康甯)

復古 事物總是以前的較美

《戀戀風塵》沒有高潮迭起的劇情,一切都淡淡地走、緩緩地過,寧靜的步調帶出鄉下的淳樸和單純的生活。從當時的生活中可以看到現在已經逐漸落寞的行業,例如鉛字印刷、電影海報繪畫、裁縫等,這些黃昏產業已經瀕臨絕跡,現代社會中難以發現他們的蹤跡,但實際上它們仍在時代進步的洪流中默默地生存著,許多電視節目更把尋找這些黃昏產業做成一系列的專題,記錄這些即將失傳的技藝。許多機構也會不時舉辦展覽來展示這些古早的行業,例如文建會和宜蘭傳藝中心均有舉辦過手繪海報展。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復古」成了一個十分吸引人的特色。從《戀戀風塵》這些具有年代的電影中,拍攝地點漸漸成了觀光聖地,不少影迷按圖索驥,一步一步尋找片中主角的足跡,造訪這些地方。許多作家也把這些古早味集結成冊,探訪隱藏在都市中的古意。也許是機械化造成的人情冷漠,傳統的東西總是多點人情。四十年前和四十年後,「郵差」一直都在,掛號信一直都有,唯一不同的是那一兩句的關懷。《戀戀風塵》裡的郵差很可愛,送信時會跟你寒喧兩句,叫你名字的同時他也認得你,不是只照本宣科的讀出那三個字。都市的繁忙,人們擦肩而過,老片吸引人的點除了勾起觀眾往年的回憶,重點是充滿了「人情味」─露天簡陋的電影院、巷口抽煙沒事的聊天、大家一起拜拜祭祖,雖然在那年代物資不富足,小孩甚至會偷吃胃散,但為了生活而努力生活讓大家互相幫忙,環境單純,例如晚上放小孩在外面玩是現代父母絕對不敢做的事。

懷舊的滋味人人享受

由於科技進步,現代的商業片有一半賣的都是特效,震撼的視覺效果就能有基本的票房,即使劇情了無新意,不斷地在既有模式循環。《戀戀風塵》沒有賣弄特效,沒有賣弄剪接技巧,也沒有大牌影星,但整部戲卻能演到觀眾心坎裡,透過十幾歲青少年的日常生活,重現六零年代的台灣社會。民國七十五年,這部電影首次上映;二十五年後,它重製再度呈現在觀眾眼前。第一次看,也許你和阿遠跟阿雲同年,有著第一次初戀,也許你三十歲,回憶起當兵時的種種;二十年後,第二次看,也許回憶起當時的初戀,也許想起和阿公的生活。七千多個日子,不同的心境,不同的滋味,《戀戀風塵》的魅力是持續的,它雖平淡,但日常生活的刻畫卻又那麼貼切與深刻,這不是特效片可比擬的。

人總是懷舊,懷念過去經歷過的事,這也是傳統產業繼續掙扎求生存的原因。總有人為了保護過去的文化而默默努力著,手繪電影海報仍有人在畫,只是屈指可數;鉛字印刷仍有人在做,只是很少。傳統有它的美,它是文化的基礎,老電影提醒了社會這點。

 
記者 康甯
奉夜晚為圭臬的咖啡人,兩個虎牙是註冊商標喜歡信手拈來白紙塗鴉,風格有點淡淡的嗜血。 最喜歡的顏色是藍色,可是莫名有很多黃澄澄的東西; 無法抗拒的東西是香蕉、南瓜跟栗子 最自豪的一點是擁有強健的肝!   好我講完了,請按下一頁 掰掰!!
記者 康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