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期

劉劭希 拒當最後末代客

沙啞近乎嘶吼的嗓音,以客家方言唱出,有時是熱鬧的搖滾舞曲或嘻哈,有時是悲愴,更常常是對於社會的諷刺。得過四座金曲獎項,也創下許多客家音樂市場上的記錄,這個以客家音樂試圖達到勸世效果的音樂人,便是劉劭希。

劉劭希 拒當最後末代客

記者 李宜融 文  2011/03/13

啞聽起近乎嘶吼的嗓音,以較少人聽懂的客家方言唱出,有時是熱鬧的搖滾舞曲或嘻哈,有時是悲愴,有的更常常是對於社會的諷刺,得過四座金曲獎項,也創下許多客家音樂市場上的記錄,這個以客家音樂試圖達到勸世效果的音樂人,便是劉劭希。

 


劉劭希將舞曲、搖滾、嘻哈和爵士的風格融合在自己創作的客家音樂中,
個人風格相當明顯。(圖片來源/劉劭希Facebook)
 
 
 
就愛玩音樂 獲獎無數

劉劭希是台中東勢人,在客語流行音樂中是個極具知名度的歌手與製作人,其自行創作的個人專輯中皆是以大埔腔的客語演唱,因此特殊性便令人印象深刻。劉劭希的創作之路並不順遂,父母皆從事教育業,對他有著相當的期許,但他在求學路上的跌撞卻因為一場病而有了轉折,本來對音樂並無興趣的他,腦中開始環繞許多類型的音樂,這樣的轉變使他雖然念了台大農機系,最後卻因為玩音樂而遭退學,從此便開始他的音樂之路。

 

在樂壇裡浮浮沉沉了近十年,從他寫的第一首客家音樂〈三藩市的咖啡屋〉,到他終於發行了第一張專輯《嘻哈客》,中間相隔九年的時間,不過第一張專輯在客家音樂市場上很快地便造成轟動。《嘻哈客》發行於2001年,是首張以電子舞曲方式表現的客家音樂,也是第一張以大埔腔的客語所演唱的專輯,這樣的獨特性讓他第一張專輯便獲得金曲獎最佳方言男演唱人的提名。

 


〈三藩市的咖啡屋〉是一首輕快帶爵士風格的客語歌。(影片來源/Youtube)

 

而其後2002年的《野放客》與2003年的《八方來客》也都承接著獲得許多佳績與評價,尤其劉劭希的風格都參雜了許多不同的元素,不論是舞曲風格,嘻哈搖滾或是爵士,他都將其運用融合在客家音樂裡面,不僅展現了他的個人風格,也讓更多人見識到客家音樂的可能性。而接下來2005年所發行的《果果台客》與2008年的《唬客船長》接獲得了金曲獎的提名。

 

推廣母語  還不夠主流

其實一貫地以「客」字來做為專輯名稱,不難發現劉劭希所要置入客家音樂在大家腦海裡的想法,但是從一開始簡單的《嘻哈客》,表達一個另類的客家樂曲創作風格,到後來的《果果台客》與《唬客船長》,似乎讓客這個字所想訴說的含意多了一個層面。像是《果果台客》看似一個惡搞的專輯名稱,其實所要表達的是GOGO台客,台客則是指台灣的客家人,裡面說起許多種水果的果農們的辛酸,也是希望鼓勵當時因天災而受創的農民們。劉劭希曾在一節目裡頭說到,雖然台灣的客家人佔全世界的十二分之一而已,但卻做了百分之九十九的客家音樂,可見台灣客家人的衝勁,因此用這首歌來勉勵台灣的客家人能夠繼續向前走下去。

 

專輯《唬客船長》中的歌曲〈唬客船長〉,字面上看到的意思簡單的便解釋為欺騙船客的船長,不過其實隱藏著對當時政局的暗貶之意。這首歌製作時正處於台灣選舉的期間,因此裡面所要表達的含意或許較能被對時事敏感的人理解,尤其專輯中的一首〈兩粒爛芭樂〉,更讓人不禁莞爾,表現出兩黨拼鬥下百姓的無奈。專輯中所表達與時事的結合度,劉劭希以他獨特的手法唱出,或許多少期待客家歌曲能有更不一樣的發揮空間,但是有多少人真的聽到了這樣的聲音,即使曾經在金曲獎項裡贏過周杰倫的劉劭希,在提及歌的影響力時,恐怕還是沒有周杰倫一曲來的輕鬆容易。

 

在《唬客船長》中的最後一曲〈末代客最後的一場戲〉,便著實地說出了無奈,「末代客」是劉劭希所認定能流暢使用客語的最後一代,大約是現今中壯年的客家人,擔心客家話將會隨著末代客的年長或消失而跟著消亡,〈末代客最後的一場戲〉一開始便唱明了「甚麼樣的理由來說明,這種事是無奈的命運」,整首歌也感受得到劉劭希用一種低聲吶喊的方式在演唱,「一聲一句用掉最後的勇氣,管他面前是風還是雨」,他壓抑並用力唱出最後一場戲,傳達他對客語逐漸消失的擔憂。

 


〈末代客最後的一場戲〉傳達了劉劭希對於客家話即將消失的擔憂。
(影片來源/Youtube)

 

融入時事 更是曲高和寡

聽著劉劭希對於許多事物的批判或感想,藉由歌曲的抒發很容易令人紅了眼眶,不同的唱腔與客語腔調賦予他這樣的特殊性,但若在人群中提到劉劭希時,在年輕族群中還是較少人知道的,客家話的不普及較容易被理解,但是客語歌曲在推廣時也常常碰到因為聽不懂而不願接觸的窘境,劉劭希努力的方向是許多客家人所共同追求的,雖然不知道是否有藉此達到勸事的效果,但能夠被世人所聽到或所許便已是一大欣慰。

 

不論是否欲對社會或時代有所針砭,所表達的方式或身分立場是如何,怎麼做會被聽到與瞭解,也是個需要努力的方向,以音樂來說,雖然也有其他歌手試圖利用創作來表達這世界醜陋與待改變的一面,但是也沒有被接受與知曉卻是共同的一個問題,而若講起客家音樂,所知道的人就更少了,雖然近期越來越多客家人進行客語流行音樂的創作,以接近年輕人們所喜愛的抒情或搖滾樂風,讓更多人聽到客家話,但是真正會因此想要去學習的人還是少之又少,可了解到音樂對於人的影響力,似乎沒有想像中的那樣遠大,大多人所得到的仍只是一些感受罷了。

 

即使如此看似令人失望,那些被唱說出的聲音還是不被否定的,畢竟音樂的性質較難拿去與拼命說話的政治人物們比較,但渴望藉由音樂來影響社會的那些人,想到了這些也盡力去做,總是比沒想到要做來得積極一些,那些聽到的人們,也就消極性地去感受它,其他的,便是期待那一點點可能傳遞下去的想法。

 
 

 

記者 李宜融
自我介紹在於暴露自己害羞膽小不愛說話的個性 黝黑的小白兔有著衝突性的分享文字 相信電子報能帶給自己的成長 是地獄還是天堂要走一遭才會知道 晚一點再告訴你   喔 可以叫我小呆
記者 李宜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