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期

洗盡鉛華 鹿港小鎮

鹿港老街,一個每次踏入總令人有不勝唏噓之感的地方。在百年前,它人聲鼎沸、商貿頻繁;百年後,它人口外流、日益邊緣,在洗盡鉛華後的鹿港,穿梭路旁的街道巷弄,看見每一磚每一瓦,都在努力堆砌屬於鹿港的小鎮風華!

洗盡鉛華 鹿港小鎮

記者 陳羽涵 報導  2011/03/13

鹿港老街,一個每次踏入總令人有不勝唏噓之感的地方。在百年前,它人聲鼎沸、商貿頻繁;百年後,它人口外流、日益邊緣,在洗盡鉛華後的鹿港,穿梭路旁的街道巷弄,看見每一磚每一瓦,都在努力堆砌屬於鹿港的小鎮風華!

 


在百年前,望穿秋水的伊娘日夜站在意樓樓台等著她的夫君。如今,景色依然但人事已非,枝葉暗掩下的意樓,更添一分淒美的思念。(攝影/陳羽涵)

 


路邊的牆面歷經歲月的洗禮,早已斑駁不已!(攝影/陳羽涵)

 


水井被一面牆隔為兩半,一半在牆內供宅院內的人使用,牆外一半則慷慨濟人,讓人自行取用,代表著鹿港濃厚的人情味。(攝影/陳羽涵)

 


隘門區隔村鎮地域,是百年前鹿港的防禦系統。(攝影/陳羽涵)

 


遠遠看到的甕牆,就像一面立體大算盤,算盡鹿港過往的風華。(攝影/陳羽涵)

 


摸乳巷就像時間的光廊,走在裏頭,一面為古老的磚瓦,另一面則是現代的水泥,面面相覷趣味不已。(攝影/陳羽涵)

 


大紅赤豔的春聯貼在老舊的木門上,似乎嘗試為落寞的鹿港穿上新衣。(攝影/陳羽涵)

 


鹿港昔日的風情似乎被鎖在那扇窗之後,默而不語地看著鹿港的變化,令人唏噓不已。(攝影/陳羽涵)

 


 昔日曾經叱吒磚瓦路的鐵馬意氣風發不再,如今只能歇在路旁,宛如陳年老馬。(攝影/陳羽涵)

 


佇立一旁的石敢當,凜然之勢足以鎮煞鬼怪、化解路衝,也見證鹿港歷史的更迭。(攝影/陳羽涵)
 

記者 陳羽涵
  我是陳羽涵 可以叫我大牌 喜歡享受美食和旅行 站在異國的角落默默的觀察人群是我的興趣 最近呢 則是熱衷於減肥和購物 希望我可以平安地修完電子報    
記者 陳羽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