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期

叛逆過後 還剩什麼?

《成名在望》是一部有關「酷」的電影, 在悠揚的樂聲中,透過了一個旁觀者的角度, 呈現出搖滾表面看似「酷」底下的另一個面貌。

叛逆過後 還剩什麼?

記者 羅文婕 文  2011/03/20

是一部有關搖滾的電影,但它獨特的切入點卻和多數同類型電影不同,這故事並不像《門》(The Doors)或《控制》(Control)以創作者為中心,探索樂手的內心世界一般深沉,但也並非如《猜火車》(Trainspotting)將搖滾僅僅做為營造青年文化氛圍的配樂。而是在悠揚的樂聲中,透過了一個旁觀者的角度呈現出搖滾表面看似「酷」底下的另一個面貌。

 
《成名在望》是一個溫馨又精采的故事,導演用音樂和影像呈現出一個迷人的時空背景,但背後虛無的氛圍卻也能帶來一些反思(圖片來源/listall.com)

性、毒品、搖滾 迷失的自我

早熟的威廉有個嚴厲的母親,幾年前,姐姐為逃離母親的掌控因而離家,臨走前留給威廉一疊搖滾唱片,受到啟發而愛上搖滾樂的威廉,在十五歲那年因緣際會當了音樂雜誌《滾石》的記者,隨著一個剛崛起的樂團「靜水」在美國巡迴做採訪。那時是七O年代,性、毒品、搖滾樂都一同解放的時期,身為採訪者的威廉,在巡演過程中除了看到樂團對作品的執著,對性、和藥物的渴求,也見證了一群表面光鮮亮麗的圈內人,私底下迷失、掙扎與衝突的過程。

本片是導演卡麥隆克羅於2000年的半自傳作品,他本人年輕時曾經替《滾石》撰稿,導演將個人經歷加以修改後,完成這部細緻的青春小品。樂評人出身的卡麥隆克羅,最大的特色之一就是他的電影中大量使用的搖滾樂,《成名在望》片中悠揚的七O年代歌曲都為當年的一時之選,再加上精心安排的打光和攝影色調,為觀眾再現出一個雖然迷人,卻又有點虛無的時空背景。

故事背景雖在七O年的搖滾圈,但細緻綿密的劇本,卻讓這部電影除了用心經營的音樂外,親情、愛情、人性的衝突都面面俱到。劇本中巧妙的對話,及對人性的描寫都將角色都刻劃的相當立體,因此對於許多搖滾樂手私底下的掙扎與迷失也處理的很微妙,因此這部電影,就算對非搖滾樂迷來說,仍具有十足的魅力。《成名在望》想談的面向有很多,但最為特殊的想必是這部片對於「酷」這個概念本身的思考。

片中威廉採訪的對象,虛構樂團「靜水」與其他周遭的圈內人,總是說著「我們可以改變世界。」樂團的吉他手羅素,站在屋頂上接受眾青年的喝采,清醒後仍硬著頭皮一躍而下跳入泳池,狼狽的模樣卻被眾人所推崇,以威廉的眼光看來卻覺慘不忍睹。「靜水」的團員們吸毒、濫交,看似解放並且想用力的掙脫傳統來反叛些甚麼,但最後隨著音樂版圖擴張,卻開始向現實妥協。除了放下原本巡演作為代步的公車,居然還把自己的女孩都賣掉了。想反叛與改變的青年,最後一個個迷失了自己。

影評人黃英雄在部落格中評論《門》一片,對這些所謂「解放」行為做出以下的評論:「藥物、性與搖滾可以說是六O年代的代名詞,或者你願意將之比擬為是才氣的表現,但在這表相的背後我們必須去理解真正的意涵是什麼?否則叛逆與解構就會變得毫無意義。」


從「不酷」 看清「酷」

劇中由法蘭西絲麥朵曼(Frances Mcdormand)飾演的母親,看似嚴厲,但不同於許多青春類型電影對「大人」角色矮化的平面描寫,《成》片中的媽媽,在劇本與演員的發揮下,除了將一位嚴格保守,知識至上的大學教授母親立體刻劃出來外,對長大子女離去的不安與難過的母親心情,同樣也表現得淋漓盡致。大女兒為自由離家當空姐後,媽媽選擇對最小的威廉開明,答應讓他跟隨樂團巡演,但仍憂心忡忡。從親自開車送威廉到演唱會現場後對他大喊「不准嗑藥!」引來其他青少年一陣揶揄,到巡演時期對於兒子下榻飯店緊迫的奪命連環摳,以及所有接到威廉母親電話的人都說「我快被你媽嚇死了!」都可看出端倪,並引起共鳴。


由法蘭西絲麥朵曼飾演的母親,將子女長大離去的不安與母親難過的心情,
表演得淋漓盡致(圖片來源/listall)

不過看似煩人、保守,一點也「不酷」的母親,在影片後半與樂團吉他手羅素的對話橋段,除了令人莞爾之外,卻也可見導演刻意呈現旁觀者清的巧思。威廉之於樂團,和母親之於威廉。「我可不是甚麼平凡的家庭主婦…我的兒子相當崇拜你,但我很清楚你們有多墮落,我兒子還沒準備好接受你們這群道德淪喪和虛擲天賦才華的世界….若你們因此讓他傷心難過…我一定親自找你算帳。」

劇情發展至此時,威廉也正如母親所說,開始身心俱疲了。嚴厲的母親雖未親自參與行程,對兒子的了解與愛,卻在這般緊迫盯人的對話中展露無遺。對照電影本身以一個旁觀者男孩的視野,兒子最後的情況早就在這段對話中被母親猜中,但最後,仍會張大手臂迎接威廉與姊姊,因為家人永遠是家人。巡演結束,追完夢後疲累的威廉頹然倒在床上,與樂團巡演那幾天的事情彷彿像一場夏令營一樣。

同身為母親的龍應台在《親愛的安德烈》一書中,針對這個兒子認為很「酷」的話題,則覺得「性、藥、搖滾樂是少年輕狂的自由概念。一種反叛的手勢走進叢林之後,自由卻往往要看你被迫花多少時間在閃避路上的荊棘。」

「我都待在家,因為我一點都不酷啊。」故事中另一個「不酷」的人是樂評萊斯特班恩是威廉的導師,在電影中和威廉的對話也很耐人尋味,導演透過他,告訴威廉和觀眾,能接近樂團寫樂評,其實並不是那麼酷的事情,因為必須保持中立。對照姐姐在離開前告訴威廉「你一定會變酷。」片末萊斯特與威廉對談「酷」這件事情也相當令人玩味再三。

幸好最後這部溫馨喜劇中,縱身一躍跳入解放與反叛潮流的「靜水」樂團最後面對了自己的迷失,重新開始,而威廉也重新認清自己的定位。在經歷過一些變化後,每個人都會重新找到自己生命的出口,在不斷的蛻變下,其實只要找的到答案,酷不酷這件事情其實一點也不重要,想必是這部電影想帶給觀眾的其中一個主旨吧。

記者 羅文婕
嗨!我是羅文婕,可以叫我阿啾。 是個熱血的人,對新奇的東西沒有抵抗力,因此長假的時候會戴著相機到處飛,今年暑假去了一趟單車環島,又到東京自助旅遊所以曬得相當黑但很滿足,畢竟在我眼中,青春就是要拿來噴跑的。 不過大多數時間我也喜歡宅在家,有時做個美宣當爆肝人。興趣是電影.吉他.閱讀.畫畫還有音樂,最大的心願就是能夠親臨Radiohead的現場聽Thom Yorke唱歌。 希望在喀報呈現的東西大家會喜歡,請多多指教 歡迎與我連絡:yesiamjo@gmail.com
記者 羅文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