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期

與父親的一場談話

在和父親聊天的時間,女兒從談話中聽到了許多關於工廠的故事。「……所以我說你們這些不乖的小孩,都是受到太多保護以至於有恃無恐,說到最後只是欠人教訓而已……」

與父親的一場談話

記者 張芳瑜 文  2011/03/20

「現在台灣的環境已經和以前不一樣了,修法、員工和薪水什麼的,對我們這種小企業來說都越來越難生存了,你們這些年輕人以後要工作就自己看著辦吧!」新聞又播出了勞工團體集體罷工的事件,看了看這種常被報導的新聞,嘆了口氣,父親無奈地對著女兒這樣說。

女孩從小生活在不算富裕的家,患有天生性的疾病,因此昂貴的醫藥費便對她的年輕父母造成很大的負擔。年輕的夫妻拿出為數不多的錢做為資本,自行創業,開了間小型工廠,為了生活以及醫藥費努力地經營工廠。十幾年過去了,在歷經許多艱困的挑戰及汗水與淚水後,工廠的規模終於擴大成有近十名員工的工廠。

在這個晚上,女孩的父親看見了新聞,有感而發地對著女兒分享這些年來工廠所發生的一些故事……

「還記得你的國中嗎?幾年前你國中你畢業的時候,來了一個你們國中的畢業生,說是暑假想打工……」

那個暑假來打工的國中生,長得高高壯壯的,從小由阿嬤扶養長大,但是他的性情懶散,也不懂得禮貌,因此那個國中生在學校也是老師眼中的頭痛人物。但是他到女孩家的工廠,老闆及老闆娘很快地就答應讓他在暑期打工。很快地,那名國中生的性格就顯現出來了,休息時,身體攤成大字型地 坐在椅子上、中午午餐總是比工廠裡的資深師傅搶先拿菜、面對長輩也沒有維持該有的禮貌。幾天下來,工廠裡的一位師傅看不下去,便把他叫到一旁教訓。

「欸?奇怪了,媽媽怎麼會忍受得住呢?如果他不行的話,不是早一點把他辭退就好了嗎?」女孩在這裡打斷父親的故事。

「我們原本對他也很煩惱,但想了想,現在那些需要付出勞力的工作,你們這些年輕一代的也都沒人要做,尤其我們又是黑手。他想來工廠打工,我們還是給他機會,順便教育他也好。」說到這裡,父親臉上不禁露出一些笑容。

「你也知道你媽的個性,有天你媽教訓他,被兇過一次後,他看見你媽都立正站好、危襟正坐,你媽叫他回家以後也都要有禮貌,結果他阿嬤拿著水果來感謝我們對他孫子的教導。所以我說你們這些不乖的,都是受到太多保護以至於有恃無恐,欠人教訓而已。」父親板起臉地對女兒說。

「爸,我才沒有欠教訓,你都不知道我超乖的,而且超有禮貌。對了,在一兩年前還有一個工人,你們是怎樣把他辭退的呢?之前聽你們說他不是很麻煩嗎?」眼看話題漸漸地不利於自己,女兒趕緊轉了話題。

「你說他阿,真的是很麻煩。」提到這個話題,父親的眉頭忍不住皺了起來。

女孩說的那個師傅,從當完兵後就在工廠工作,而老闆對他也照顧有佳,十幾年下來薪水也有六萬多。但在幾年前老闆發現那個師傅的工作效率漸漸地變差,原本一個小時兩三個小時可以完成的工作量,他卻能用一天的時間去做。並且常在上班時間打盹,這在工廠的工作環境下無疑是很危險的行為。老闆及老闆娘為此煩惱許久,想盡辦法要改善這個情況,畢竟一個有十幾年經驗的老師傅,是很難被新手取代的。正當他們煩惱的時候,老闆娘就發現工廠裡的東西被偷了。

失竊的零件價值不斐,但如果不是同行的人是不可能懂那零件的價錢,再加上失竊的事情一直發生,工廠的攝影機也沒拍到小偷行竊的畫面,一時間弄得他們筋疲力竭。而在那個時候,老闆娘觀察那名師傅,發現他常常恍神、精神不濟等現象,認為他似乎是吸了毒,再加上失竊事件頻傳,工廠的大家都心知肚明,這也讓他們更想要辭退那個師傅。

「現在想要辭退一名員工哪有這麼容易,無故辭退工人,尤其他又做了十幾年,資遣費就要幾十萬了,我們根本付不起。如果要抓他吸毒或是偷竊,也沒有證據而且到時候大家撕破臉還要怕他回來報復,所以只能等他自己辭職。問題是他根本就不可能辭職,這真的很麻煩。」見女兒聽得津津有味,父親無奈地點出問題點。

「後來我知道,媽媽說你們有給他最後通牒,要他打起精神回歸工作,不然就要扣薪水。他在後來幾天有改善,但是最後還是沒有用。所以你們在發年終時,別人幾萬塊的獎金他只拿到兩千塊,他一氣之下,就說要辭職。媽媽還拿出她很早就準備好的同意書讓他馬上簽名,這樣他就來不及反悔了。」女兒很興奮地把她知道的消息說出來。

「沒辦法阿,現在法律對勞工團體是很照顧,但是對於我們這些白手起家的小企業;這些撐起台灣經濟的小企業,他們立法的人根本沒有想到。許多勞工整天動不動就罷工抗議,小企業根本無法生存。如果有管道、有方法,我們哪願意用這種方式去誘導激怒他自己辭職,這樣只是增加老闆和員工之間的不信任而已,對我們和工廠的其他員工也是不好,但是也沒有比這更好的方法了。」幾十年來的經驗,讓父親對於現在台灣的小企業生態做了一個無奈的結論。

「後來還有一個員工,本來也是一個小企業的老闆,他到我們工廠工作後,也是拿著許多政府規定法條要求我們付給他更多薪水。但他也真的很笨,那些數字對我們來說都只是小錢,其實表現好要加薪我們都不會手軟,但是這樣做,只會讓我們對他印象更不好,對他的照顧也會減少,因為他破壞在傳統裡面,老闆和員工之間的關係。他以前也當過老闆,怎麼就不能多替老闆想想呢?」

看見新聞播完,父親站起身,對若有所思的女兒說了一段話:「現在的法令對我們這種小企業來說已經不適合生存了,政府立委和媒體都關注那些勞工團體,新聞每次播的都是那些抗議的場景,大家都注意到勞工的權益,那麼誰來理我們這種小老板的權益?台灣的小企業,那些只要員工肯努力,老闆就會回報高薪的小企業已經越來越少了,我看你還是努力爭取進入大企業工作吧,不然就是當公務員,雖然薪水不高,但你也不要看不起他們,至少不容易失業阿。工作時偶而多替上級或老闆想一下,說不定還會比別人好過些……」

 
記者 張芳瑜
  我是芳瑜   如果想從第一眼認識我評斷我,請要小心是會吃虧的   如同找新聞 寫文章 抒發心情一樣 簡單的事情往往並不是那麼容易         所以我最喜歡簡單的事情了 那些繞來繞去很複雜的事情什麼的 換個角度想想  頗無趣的不是嗎? 所以請別再拿複雜的事情來為難我   放輕鬆 享受樂.牘.吧
記者 張芳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