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期

大學教育 應該教什麼?

從什麼時候開始,大學生成了一種代名詞,代表的是一群沒有方向沒有夢想沒有能力,缺乏與社會的連結性的一群人。競爭力不足、不願意付出努力成了社會給予年輕人的評價,只是當我們回頭審視,替學校與社會接軌的大學教育,教會了我們什麼事?

大學教育 應該教什麼?

記者 潘珮瑄 文  2011/03/20

什麼時候開始,大學生成了一種代名詞,代表的是一群沒有方向沒有夢想沒有能力,缺乏與社會的連結性的一群人。競爭力不足、不願意付出努力成了社會給予年輕人的評價,只是當我們回頭審視,替學校與社會接軌的大學教育,教會了我們什麼事?

由前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校長,德瑞克.伯克(Derek Bok)撰寫的《大學教了沒? 哈佛校長提出的8門課》,寫給學生、教授也寫給所有對於教育體制懷有滿腔改革熱情的人。大學究竟要學生四年後帶走什麼呢?大學階段不僅是培養專業能力的學術殿堂,同時也是每個學子人生的可塑期,學生從課堂上帶走的不應該只是專業領域的開發,更應該是受用終生的人格特質與智慧。


擔任哈佛大學校長20年,Derek Bok提出未來教育改革的願景。(圖片來源/誠品網路書局)

 

大學沽名鈎譽 卻忽視應該「教什麼」
作者首先回顧美國大學的改革,並點出普遍存在的問題──大學生從大學帶走的知識和心智習慣,較少取決於課程內容,而是取決於教學品質。因此,課程多、內容嚴謹,不代表學生「學得好」;同時,如果教學品質好、學生的興趣、價值觀或認知能力,會保留得多。

作者更進一步指出五個現今大學內部的問題:
(一)大學校長與教授們,並不積極及有系統的來改善大學教育品質。
(二)「教學方法」變成了教授個人的特權,難以共同討論及改善。
(三)由於「教學方法」難以改進,使得課程增加,卻不保證學習進步。
(四)大學排行榜與教學品質脫鈎。
(五)國際排名反應的是大學研究聲譽,而非教學品質。

這本書指出的問題雖是針對美國教育,有些現象卻十分受用於台灣大學,現今大學教授多半背有學術研究的使命,以至於在「教學」上未能發揮原有的熱情與抱負。再加上長期以來,我們未充分思考「為何要教」以及「如何教」,以致很多時候大學教育只關注「教什麼」,而忽略了教學目標與方法。

 

八大教育目標 激發學生思考與創新
作者認為改進新世紀的教育方法,應為喚起學生的好奇心、克服干擾學生學習的先入為主觀念、拋出有趣的問題,鼓勵學生思考、發展學生思辨的習慣,養成他們敬重慎思明辨的力量,以及最後評估學生是否進步,給學生即時的回饋,幫助學生檢視自己的進展並做改善。

由以上方法不難發現,在美國的教育體制中,「培養學生思考與創新能力」逐漸成為大學教育最重要的目標與使命,期盼教學與研究的嚴重失衡能夠矯枉過正,最後,Derek Bok提出了21世紀的八大教育目標,期盼學生能兼具八種終身受用的能力,讓大學真正成為培養未來人才的搖籃。


Dereck Bok認為大學教育應提供學生的八大能力。(圖表製作/潘珮瑄)

 

學生不認真 教育惡性循環
儘管本書所舉的教育問題與台灣雷同,但不同的是,本書單方面提出了政府官員、校長及教授在大學教育上應有的方向與措施,卻忽略了在教學過程中,學生的心態與期待也往往佔了相當重要的成分,不少台灣的學者就指出,台灣大學生現在面臨競爭力下滑、視野狹小等問題,往往是在就學期間,不重視專業學科能力及多元經驗的累積,「台灣的學生太過安逸、不用功、不主動、缺乏與全球競爭的危機意識」,認為學生「不夠認真」才是大學教育最大的問題。

而大學期間學生最重要的究竟是什麼?是好好唸書還是多參與課外活動?教授與業界聲音也十分兩極,教授認為專業不足對產業界是一種負擔,但也有業界人士認為,人格特質與經驗才是錄取新鮮人的關鍵,任何專業與實戰能力都可以再磨。

 

大學 讓學生尋求自己的定位 
大學教育要帶給我們的究竟是什麼?《真希望我20歲就懂的事》美國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教授婷娜‧希莉格(Tina Seelig)藉由課堂中與學生腦力激盪的過程,為大學課程開啟了一種全新思維,一種創新X創意X創業的有趣課程就此誕生。


一本書道盡20歲的年輕人,該如何準備面對未來。(圖片來源/博客來網路書店)

「如果你手上只有五美元的種子基金和兩小時的時間,你要如何賺到錢?」作者在史丹佛上課時,給學生出了這樣一個作業,鼓勵他們充分發揮創業精神,挑戰假設,利用有效資源以小搏大。而最後的結果則大大出乎作者的意料之外,許多組都展現了觀察需求與利用資源的能力,有一組同學甚至將5美金成功變為650元美金,學生們無遠弗屆的創意與執行力,讓作者深信史丹佛致力培養出具備創業精神的T型人,絕對是未來教育的趨勢。

這本書在告訴所有年輕人很多在人生路上必須具備的觀念:學會去打破規則、改變逆境、把握機會與可用資源、對抗失敗、擁抱不確定。不要再問「老師,這會不會考」,學會去突破自己的極限,找到自己興趣與能力、市場需求的交集,盡己所能,大放異彩。

這本書為台灣教育界帶來震撼的一課,所謂的大學教育的型態、影響是可以如此多變與深遠,教育不該有框架,許多以後才會懂的事,也許我們大學時期就可以明白,面對人生的態度與觀念,可以在大學時期就開始培養。

儘管教育體制問題叢生,但台灣大學生必須正視的問題是:我們不是小王子與彼得潘,我們會長大、會必須面對現實的考驗。在大學四年裡要累積多少能量,教育體制能給我們什麼,我們能為自己做些什麼?大學階段不是盡義務,拿了文憑了事,而是幫助我們找到自己應該扮演的角色,而在這其中,學生是否能由被動接受轉為主動爭取?

台灣已邁入高等教育時代,幾乎每個人都會經歷的大學階段,在我們的人生中應該帶來什麼轉變與影響,台灣若要迎接高變動高競爭的國際社會,「大學生」將是一群不可或缺的力量,只是,是助力還是阻力?有待時間考驗。

 
記者 潘珮瑄
標準獅子座 很理性也很感性,愛工作也愛玩樂 青春的路很長,就保持這個節奏剛剛好 因為我是無敵潘珮瑄:)
記者 潘珮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