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期

《索命條碼》 科技控制人性?

我的名片是一張平放在屍體上的收據,上面寫有一式三份的簽名。

《索命條碼》 科技控制人性?

記者 周亭羽 文  2011/03/20

 

命條碼》改編自小說《器官回收員》,故事敘述在日新月異的科技發展下,植入人造器官不只是司空見慣的手術,更是擁有龐大市場的產業。人造器官不會毀損也不會生病,而且比原有的器官更加可靠、有效率,各種從心臟、肝臟、腎臟到聲帶和眼球的選擇應有盡有。現在,人人都可以長生不死,只是,人工器官造價昂貴,一旦逾期未繳款,聯邦器官製造公司便會派出專業器官回收員,完全合法地取回「自家產品」。
 
男主角(Jude Law飾)冷酷的個性和俐落的手法讓他成為公司中位高權重的器官回收員,每個夜晚,他潛入不同家庭、將人擊昏、取走器官。人人都懼怕器官回收員,這份工作也讓他的妻子不安,為了挽回家庭他決定退出這個行業,但是卻在最後一次行動中,他自己也發生意外,喪失了原有的心臟……。
 
他知道裝了人工心臟後,唯有靠殺更多人、賺更多錢才能夠讓自己活下去,但是面對那些原本對他來說毫無意義的欠債者,他卻再也下不了手。原已喪失求生意志的他在這時候遇見了女主角伊莉莎白(Alice Braga飾),同樣欠下巨額債款的他們決定攜手逃亡,只是,一旦被記錄在器官使用的名單上,真的有人可以獲得解脫嗎?
 

一顆人造心臟要價近三千萬台幣,若選擇分期付款還必須負擔額外的高利息。
圖片來源/開眼電影網
 
 
人類控制科技 還是科技奴役人性?
 
雖然現在人類尚未真正發展出可以完全取代原本器官的人工臟器,但這個故事中呈現的價值觀,在某一個程度上其實就是現在人類生活所依循的標準──繳不出房貸時,房子會被扣押;沒有錢付車貸時,車子會被沒收;當人們無力支付器官使用費時,器官理所當然要被收回。
 
「工作就是工作」,不管人們如何哀求,回收員總是以這樣的理由完成任務。「世界就是靠著規則來運作,而我們的職責就是維持這個規則。」但並不是所有事情都可以用規則來解釋,這也是作者艾瑞克‧賈西亞想探討的問題。當科技發展至無所不能的境界,整個世界就可以用單一的標準來衡量了嗎?
 
黑色幽默 諷刺真實人生
 
作者眼中呈現一個消極的二分世界:無法還債的人只能選擇被殺害,或在被殺之前先殺害他人。劇中聯邦公司代表的是現在社會的既得利益者,這群人為每件事都制定出一套對自己最有利的遊戲規則;被回收器官的人代表的是在下層社會中的一群,除非出現握有權勢的人願意對他們伸出援手,否則弱勢的一方只能默默以自己的方式消失在這個地球上。
 
殘忍的是,電影一開場就直截了當示範主角回收器官的方式:一面將人開場剖肚,一面帶上耳機一派輕鬆地聽著搖滾樂,彷彿他只是在切牛肉準備晚餐。一次又一次行動都只證明他下手有多精準,直到自己也面臨同樣被追捕的命運時,他才開始思索自己義無反顧堅持的規則,到底為了什麼?和伊萊莎白攜手逃亡的過程中,他看見越來越多同樣付不出巨額債款的天涯淪落人,他知道他該幫助的人絕對不只有伊莉莎白,只是,在人人自危的情況下,誰也沒有能力為誰多做一些什麼。
 
在沒有歷經相同痛苦之前,既得利益者看不見社會上亟待解決的問題,他們想到的,永遠是該如何將手中的利益握得更緊。
 

器官回收員在結束一個人的生命時仍然面不改色、有說有笑。
(圖片來源/開眼電影網
 
同類電影 暗示科技最終反撲人類
 
以器官複製和基因改造為題的電影總是比快速發展的科技更早一步地假設各種可能的未來情勢。早在2005年的《絕地再生》就曾以複製人為題,故事描述人類開始製做自己的複製人,將他們安置在一個虛假的世界中,直到自己的器官出現病變時,再從不知情的複製人身上取得他們所需的健康器官。多麼聰明的人類,只要有錢就不需要排隊等待器官捐贈更無須進行配對。只不過,在《絕地再生》中,聰明的人類並未如願以償,複製人最後擊潰了自私的人類並解放整座島上的複製人。
 
去年上映的《人工進化》同樣敘述科學家為了滿足私慾,自行「創造」出結合多種生物基因的新物種,原本自以為貢獻良多的科學家怎麼也料想不到,自己發明的新物種最後會暴起反抗人類;《索命條碼》整部片以高科技的冰冷感和極度血腥的暴力場景,描繪一個可怕無情的未來世界。以此為主題的電影皆帶有濃厚的警世意味,究竟最後逃亡的兩人能否擊敗力量強大的聯邦公司?本片結局十分令人玩味,不怕血腥的觀眾可以自行在電影中尋找答案。
 

此類型的電影從左至右分別是《絕地再生》、《人工進化》和《索命條碼》。
(圖片來源/開眼電影網
 
人體商品化 科技發展與道德倫理爭議
 
現在人類器官的確已經成為一種商品,美國克勞生命公司(全世界最大的移植用心臟瓣膜及血管加工銷售公司)的銷售產品包括心臟瓣膜、阿基里斯腱和各種不同長度的血管;日本也有專門提供移植用眼角膜的眼睛銀行(眼庫)。目前腎臟、肝臟和心臟受限於保存時間太短,還無法成為市場上的流通商品,倘若未來發展出長時間保存臟器的方法(或是如同電影劇情般,人工器官將先被發明),人類將更深陷於價值觀和倫理觀之間的拉扯。
 
一顆心臟值多少錢?是富人抑或命在旦夕的貧者應該先進行移植?如果付不出器官使用費,是否當真任憑病人死去?如果未來醫療科技已臻無所不能,人類應該付出的是更多的關懷和同理心。
 


《索命條碼》在台未上映而是直接發行DVD,此為日版字幕
電影預告片。(資料來源/youtube

記者 周亭羽
我的名字是周亭羽 媽媽希望把它改成周庭宇 因為這個筆劃柔順乖巧 將來婚姻比較幸福   不愛批判 也不是女性主義者 但是我不聽話 相信不乖巧也能過得很幸福 我不要乖   夢想是一個人去看看這個世界 遇到綠燈就直走紅燈就轉彎地 一直走下去 把我眼裡的風景 寫成一篇篇文章 然後帶給別人一點點什麼 或者是感動
記者 周亭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