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期

侯承志 期待布行的日出

「紡織品並不像其他人講的是個夕陽工業,完全沒有辦法,」振利布業第二代老闆侯承志說:「不能講它是沒有一個出路,而是說這個路你要自己怎麼做,轉型的問題,你要自己去找方向。」

侯承志 期待布行的日出

記者 康甯 報導  2011/03/20

 

「只能說,紡織品是每一個人都必須用的,」振利布業第二代老闆侯承志說,「因為看不到(紡織業)後面是怎麼樣,所以紡織品……做紡織品就是一個捱過一段時間,(原物料)能夠回穩,我們的生意就會比較好做。」在布業逐漸落寞下,侯承志淡淡地說。


振利布業第二代老闆侯承志,從事布業二十幾年的經驗讓他對身後各式各樣的布暸若指掌(攝影/康甯)

技藝的彩虹 風光不再

座落於永樂市場旁邊,振利布業是大稻埕的老字號,從開創至今已有將近四、五十年的歷史。古時繁榮的「一府二鹿三艋舺」,清末時大稻埕接替艋舺成為台北最繁華的鬧區,無論經濟、社會還是文化活動,大稻埕都擁有傲視全台的亮麗表現,布業、蔘藥、茶葉、刀剪等行業打造出大稻埕的光環。永樂市場位於迪化街商圈旁,是台北市最著名的布料批發集中地,而迪化街也是少數保存良好的老街之一,古老的建築彼此依偎,可以看到它曾走過的風光歲月。但如今榮景不再,「老字號」逐漸凋零,只剩幾家默默地隱藏在巷弄,用傳承的技藝與時代的洪流對抗。

走進振利布業,映入眼簾的是壁櫃上一捲捲五彩繽紛的布,整個壁櫃像一道映著彩虹的瀑布,從天花板嘩啦洩下。櫃子前方有兩張大桌子,上面的布剪和長長的木尺有著古樸的氣息。侯承志從二十幾歲就進入布業,算一算至今已經有二十五年的時間了。他說,剛開始進入布行的時候從掃地、擦地板到整理倉庫、扛布等,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要做,「包括進工廠、跑工廠也都得自己做。」他說,在布業來講很難區分只做什麼不做什麼,基本上都是互相幫忙。「(布業)要講做什麼樣的工作比較籠統啦,有空大家都要互相幫忙。」侯承志說。


五彩繽紛的「布牆」從天花板一路延伸到地面,放眼望去像一道映著彩虹的瀑布,十分漂亮。(攝影/康甯)

 


布剪刀和木尺,時間的痕跡刻出了古樸的美。(攝影/康甯)

問及以前布業最辛苦的事是什麼,「最辛苦喔?」侯承志想了想:「盤點、整理倉庫是最辛苦的,需要很多的勞動力。要搬布啊,那搬布自然就會比較累。」侯承志說,布會依照不同材質跟大小重量相差很大,從最輕的七、八公斤到甚至五、六十公斤都有,而且一捆一捆都是一個人搬,搬上貨車、搬進倉庫之類的,體力消耗很大。至於其他業務上的辛苦,侯承志表示,其實大家會碰到的問題都差不多,例如新產品碰到瓶頸的時候,動腦筋也很累。「但是動腦跟動勞力兩個就是不一樣,很難評斷說哪個比較辛苦,不過搬布應該是最辛苦的啦。」侯承志呵呵地笑說。

山不轉路轉 隨時代求新求變

有位媽媽帶著小女孩來買布,問她想要什麼花色的布回去做窗簾。小女孩到處東轉轉西摸摸,在不同花色的世界裡玩耍。四十年的光陰,隨著街景的興衰,布行的客源也起了變化。侯承志說,最初布行就是做內銷,純粹就是團體服裝、制服類的訂製為主,而現在是紡織類品的能做得都盡量做。侯承志提到,民過七十幾年時,公司已經開始轉型做合作外銷,民國八十幾年時則生產可以直接出口的東西。由於客人並不會指定特別的布料,因此只要成本合理,客人可以接受的商品都會製作。

而現在則以外銷功能性的產品為主,訂單大部分都來自國外,包括日本、歐洲、美國等,其中美國的訂單就涵蓋了六成。「功能性產品」包含防水布料、透視、排汗衫等,「都有類似像GORETEX系列的。」侯承志補充,GORETEX是用在登山用品等需要耐寒的商品,「透視」則是加工過程中的螢光色可以讓別人在遠方就發現你的蹤跡,而其他也有保溫、抗菌等相關織品。「保溫的話就有像保溫紗這種比較新的東西,在國內的需求不大,但在國外比較寒帶的地方需求就會比較強。」侯承志說。

 

「我們公司已經區隔成好幾個區塊,以消費者的需求進行區分。」侯承志表示,相較外銷生產功能性的商品,內銷則是承接一些標購案,負責專門性的商品;至於「內銷門市」(指現在的店面)就走大眾路線,販售日常百姓需要的東西。侯承志舉例,常常會有服裝設計系的學生來購買需要的布料,對拼布有興趣的客人也常常光臨。此外,也有不少學生來這邊買布訂做制服,早餐業者也會到此採買蒸包子饅頭所需要的蒸布,市井小民的需要是門市所定訂的客群目標。


各式各樣的布提供不同民眾所需,大眾是振利布業門市鎖定的客層。(攝影/康甯)

力挽狂瀾 時勢洪流的吞噬

時勢對布業可說是牽一髮而動全身,四十幾年來布業的生意一直上下起伏。侯承志說,西元2000年的金融風暴使布業的生意降到了最低,那時候屬於「可以保暖的年代」,預算緊縮之下客人一定是購買較低價位的商品。西元2007年,生意稍微有點回復,但緊接著隔年石油飆升,國內原物料一次漲到位,慘況和金融風暴不相上下。侯承志解釋,因為客人無法接受原物料的調漲,還有幣值的不穩也會連動牽連國外客人的採購意願,「一樣的價錢,我在中國大陸可以買為什麼我要跟你台灣買?」侯承志說,現在國際原物料又拉了上來,價格甚至翻漲了1.5倍之多;最近的日本大海嘯也衝擊了布業生意,海嘯和布業看似無關,實際上民眾捐款幫助日本災民,間接造成買東西的預算減少。但無論景氣如何改變,唯一不變的就是「紡織品的業績幾乎每一年……每一年都在往下遞減。」他感嘆。

對侯承志而言,布業無法估計未來到底會如何,因為一切都看大環境的市場需求,但從事這一行也讓他學到很多高科技的東西,例如防水、排汗、保溫等技術。「紡織品並不像其他人講得是個夕陽工業,完全沒有辦法。」侯承志說:「不能說它沒有出路,而是說這個路端看自己怎麼做,是轉型的問題,要自己去找方向。像我們公司就發展外銷,不像以前做團體制服類,它已經萎縮掉了。」

四十幾年的歷史,四十幾個冬天,儘管旁人眼中布業即將日落,但侯承志仍堅守崗位尋找日落後的日出,為老字號爭取駐足之地,等第四十幾個春天。

 
記者 康甯
奉夜晚為圭臬的咖啡人,兩個虎牙是註冊商標喜歡信手拈來白紙塗鴉,風格有點淡淡的嗜血。 最喜歡的顏色是藍色,可是莫名有很多黃澄澄的東西; 無法抗拒的東西是香蕉、南瓜跟栗子 最自豪的一點是擁有強健的肝!   好我講完了,請按下一頁 掰掰!!
記者 康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