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期

鵝鑾鼻 兩段歷史的翦影

春吶即將到來,沉寂了整個冬天的鵝鑾鼻公園作為最大場地,又將迎來一波歡慶。如眾所知,打從墾丁國家公園設立以來,鵝鑾鼻一直是台灣旅行團(如今則為大陸旅行團)首選的熱門景點,但不知是因為歲月流逝,抑或人們總是善於遺忘,這塊土地當初為人緬懷的過去,早不為今日的過客們所知。

鵝鑾鼻 兩段歷史的翦影

記者 沈祐平 文  2011/03/20

吶即將到來,沉寂了整個冬天的鵝鑾鼻公園作為最大場地,又將迎來一波歡慶。如眾所知,打從墾丁國家公園設立以來,鵝鑾鼻一直是台灣與大陸旅行團首選的熱門景點,但不知是因為歲月流逝,抑或人們總是善於遺忘,這塊土地當初為人緬懷的過去,早不為今日的過客們所知。


初進鵝鑾鼻入口處,會遇到兩個選擇:往左直接
參觀燈塔,或是前往曲折蜿蜒的森林步道。
(攝影 / 沈祐平)


走進森林步道,這塊幽靜的小天地被稱作「鵝鑾鼻捐血站」,因為蚊子超多。另外
,這邊的動線設計宛如迷宮,常有台客、陸客、歐美人士,甚至布吉納法索的外交團隊迷路,打電話向管理站求救。(攝影 / 沈祐平)


在森林步道的地上多加留意,常可以發現意外的驚喜這是一種古貝的孔蓋,被鵝鑾鼻早期的人類作為利器使用,圖為被使用過的孔蓋,一般稱為「貝刮器」。
(攝影 / 沈祐平)


這片外紅內黑的石片,則是新石器時代的繩紋陶殘片,是這一帶較常發現的遺跡。

(攝影 / 沈祐平)


兩塊巨石意外疊砌出洞穴,現稱古洞。據說這裡是史前人類活動地點之一,
以前很熱鬧的。
(攝影 / 沈祐平)


來到舊時的台灣唯一武裝燈塔,現在則是情侶出遊的好地點。燈塔不開放登樓,
但塔牆內部可以參觀。
(攝影 / 沈祐平)


這條溝渠在舊時作為護城河使用,以抵擋剽悍的龜仔角社原住民。
(攝影 / 沈祐平)


由於軍事化用途,加上珊瑚礁地形貯水不易,燈塔內部建築皆為坪頂,接有導管,
直接收集雨水。
(攝影 / 沈祐平)


這片看似用途不明的平台,正是貯水槽,即使被圍城也可以支持半年以上。

(攝影 / 沈祐平)


城牆上設有槍砲孔。
(攝影 / 沈祐平)


槍孔依舊,但從孔外的世界早已不同。
(攝影 / 沈祐平)


歷史中,鵝鑾鼻燈塔經過兩次炸毀,三次重建,期間被日本政府選為台灣八景之一,這裡常有超級大批的遊客聚集拍照。
(攝影 / 沈祐平)

但這塊正對燈塔的碑碣,把故事悄悄藏在背後。背面是日本政府刻的碑文,而左下角原本是日本總督姓名,被國民政府以水泥封住了。(攝影 / 沈祐平)
 

碎陶看著歲月推移,有一天,它看見燈塔被築起。

燈塔看著石碑被銘刻,石碑看著燈塔崩傾。

它們曾一起看見人們手執弓和矛、在陽傘和相機之前,則是槍和榴炮。

兩周後,他們會聽見久違的喧囂,看見麥克風和螢光棒。

也許還有滿地保險套。

記者 沈祐平
記者 沈祐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