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期

黃德榮 教畫孩子王

黃德榮現在在新竹市北畫社擔任美術老師,對他來說畫社就像他另外一個家,從大學時期開始在畫社擔任助教,一直到現在為止,教了十幾年的畫,從未抹滅掉黃德榮對於教畫的熱忱。黃德榮笑道:「我除了教技巧,也教心,交朋友。」他與學生亦師亦友的關係,更能輔助他傳遞心中的想法。

黃德榮 教畫孩子王

記者 周揚珊 報導  2011/03/27

為需要感謝的人實在是太多,不如就一併謝天吧!」黃德榮滿懷感恩地說。

黃德榮現在在新竹市北畫社擔任美術老師,對他來說畫社就像他另外一個家,從大學時期開始在畫社擔任助教,一直到現在為止,教了十幾年的畫,從未抹滅掉黃德榮對於教畫的熱忱。黃德榮是名副其實的孩子王,即使身高一百七十七公分也常常淹沒在孩子群裡,黃德榮笑道:「我除了教技巧,也教心,交朋友。」他與學生亦師亦友的關係,更能輔助他傳遞心中的想法。


黃德榮和學生玩在一起。(照片提供/黃德榮)

 

帶著畫筆去闖蕩

畫畫對黃德榮來說,不僅是興趣也是吃飯的工具,然而如此熱愛美術的他,直到高中才真正踏入藝術殿堂。黃德榮從小到大一直都喜歡做學藝股長,除了幫忙簡單的彩繪、工藝,沒有特別去學畫畫,國中時個性低調,猶如人群中跌倒後被踩過去的隱形人。當時是最憂鬱的年紀,國三看到國中基測成績,在竹北高中普通班跟台北復興美工間猶疑不決,最後受到許佩玫老師鼓舞與開導而豁然開朗,亦然決然決定離開新竹,到台北追求畫圖夢。

在復興美工初期非常辛苦,沒有受過畫圖基礎訓練,因此術科在班上屬於後段班,當時家境沒有多餘的錢可以讓他去外面補習,為了補齊落後的術科,黃德榮每天都是最後一個離開學校畫室,那時他唯一的辦法就是臨摹同學的作品,有時候偷看旁邊的同學或是跟別人借。皇天不負苦心人,漸漸地,術科已達班上中上程度,但學科卻也因此而一落千丈;再加上當時永和的空氣不好,引發黃德榮的氣喘,所以高三只好回到新竹光復中學普通班完成學業。

回到新竹後他在紫部畫室學畫,因緣際會結識了日後一起打拚的同事。黃德榮認真地說:「人生會到處東繞西繞,最後回到適合的地方。」光復中學畢業後,考上了彰化大葉大學造型藝術系繪畫組,畢業後考了兩年教職皆落空。在他放棄考試失意之際,出現讓他去建華國中代課的機會,這次的經驗猶如當頭棒喝,讓他了解人生不要執著於同一個地方太久。於是他重新調整目標,最後考上了嘉義大學視覺藝術研究所。對黃德榮來說,研究所裡最具挑戰性的就是寫論文,但也因此看了很多書,學會用更廣的視角看世界。


教畫 教出亦師益友的情誼

在人生不同階段裡,「教學生畫圖」是黃德榮不可或缺的一部份。在彰化讀書時,每個週末一定會拼死拼活通車回新竹,到中畫社當助教打工,星期一一大早再回彰化。黃德榮開心地說:「回來新竹教書很開心,喜歡跟學生相處的感覺,一方面可以打工,也可以累積經驗,雖然很累但是很有成就感。」

在這些教畫經驗裡,他仍然對第一次踏入建華國中,當代課老師的情景記憶猶新,才剛踏出學校就要踏入另一個學校,開始道貌岸然的教書,不能像在平常講一些黃色笑話,在學校時老師就要有老師的樣子、維持老師的尊嚴。不過黃德榮得意地說:「我還是想要在學校當最不像老師的老師,所以當學生們直呼我的名諱『德榮』、『德榮』,其他老師一開始會有點大驚小怪,到後來已經見怪不怪了。」由此可見黃德榮努力跨越師生之間的代溝,除了教畫也走入他們的心靈。

黃德榮擁有豐富的教畫經驗,教過學生許多不同類型的課程,鉛筆素描、炭筆素描、水彩、版畫、雕塑……等,學生年齡層也從小學生、國中生到高中生,不同年齡層他也會和學生們聊不同的話題,藉此了解每個學生的個性,教小學生時他會談漫畫話題、國中生則是愛情、高中生喜歡彼此吐槽。其中他最喜歡挑戰國中族群,國中小孩有一種特質,覺得自己很容易受傷,父母不了解他們,認為只有自己的好朋友才瞭解自己,很愛批評東西,尤其是幾個人在一起會增強力量,同樣的東西一講再講,所以有時候他會在旁邊偷聽學生之間的對話,防止他們有不好的想法,誤入歧途 。

除此之外黃德榮也會使用遊戲的方式,管制愛講話不畫畫的學生,例如他發明快樂連坐法,把學生們分組,每一組都要互相監視對方不可以說話,如果有一個人破功,就會遭受到全體的處罰。黃德榮談到學生時露出非常開心的眼神,他記得跟每個學生相處的一點一滴,這些都是他生命中寶貴的回憶。

 


黃德榮認真的評畫。(照片提供/黃德榮)

 

畫中有話 藝術的價值在共鳴

黃德榮會定期辦展發表創作,也會參加各種比賽。他認為藝術永遠不會停止,每一次的創作都是一種過程,而在這些過程中,都會出現新的想法、新的方法累積能量。黃德榮近期的畫風有些改變,之前喜歡畫風景,現在喜歡畫人。人與人互動的情景是一個很有趣的題材,當人出現在畫面中都會成為畫中的主角,觀賞者也會因為畫中人物的神情產生心情變化。黃德榮在畫畫時不斷地尋找美的感動,他覺得畫畫就是去感動別人,當一個人在畫前駐足很久,表示畫和觀賞者產生共鳴。

曾經有一次他在基隆魚港寫生,他很喜歡那幅風景畫,拿去裱框店裱框時,就直接被別人當場高價買走!那是他第一幅賣出去的畫,畫中的風景氣氛如真的一般觸動了觀賞者。在進行創作時,藝術家要對自己的生命產生感動,才能傳遞給觀賞者。法國畫家莫迪里亞尼歷過戰爭,所以他的人都是藍色的背景、頸部拉長、沒有眼珠;夏卡爾的繽紛色彩,就是因為他對伴侶愛戀的投射。

黃德榮有一段時間畫過台灣的檳榔西施,他說這是台灣的俗艷文化,檳榔西施反應出肉體慾望跟繽紛色彩。台灣畫家的想法雖然天馬行空,但通常是出於對於人文文化的關懷,不會像美國一樣純粹只是隨性的創作,而且非常具有個人風格。台灣當代技法議題創新,作品風格都帶有台灣的鄉土風味,例如夜市、廟、小丑。

黃德榮很珍惜現在的生活,他非常感謝一路走來身邊的同學及老師的幫助,他會把握當下,並且期待未來的無限可能。

記者 周揚珊
我是周揚珊 我每天都很努力的生活 希望畢業後可以發光發熱!
記者 周揚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