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期

當我開始習慣這裡

剛開始來到台灣的時候,我真的徬徨無助,不知所措。本來以為台灣跟澳門的文化不會差太遠,所以應該還蠻好適應的,但後來發覺我所面對的問題不只是語言,還有食物和文化。我發覺人到了外地,總是會習慣使用本來的語言,總是會懷念家鄉的食物,總是愛比較兩地的文化。

當我開始習慣這裡

記者 林嘉敏 文  2011/03/27

間匆匆,三年的時間轉瞬即逝。從剛開始不熟悉的台灣,變成現在已經習慣的台灣,中間經過了很多的轉折,主要原因是語言、食物、文化的不同。

剛開始來到台灣的時候,我真的徬徨無助,不知所措。本來以為台灣跟澳門的文化不會差太遠,所以應該還蠻好適應的,但後來發覺我所面對的問題不只是語言,還有食物和文化。我發覺人到了外地,總是會習慣使用本來的語言,總是會懷念家鄉的食物,總是愛比較兩地的文化。

還記得那時候大一來到台灣的時候,有同學以為我講英文,有同學以為我不會中文(雖然我不太會講),甚至有同學以為我不會成語。那時候我心想著,我高中中文成績還不錯的,《水調歌頭》、《行路難》都可以倒背如流(用廣東話的話)。如果要念傳科系的話,還不會讀寫中文,那還用念嗎?乾脆轉系就算了,不過我一直卡在學習國語,那時候我只隱約地記得小學四年級的時候學過BO、PO、MO、FO,考試的時候還一百分,不過經過年月的沖洗,小學三年所學的國語,其實真的沒有什麼幫助,那時候對我來說,就真的只有那幾個拼音而已,其他的就只有靠高中努力看綜藝節目所學的國語了。

來台灣大概過了一個月左右,我的心就已經不行了,早就爛透了,所以就孤身跑到台北去找朋友。那時候到了台北的時候,我發覺台北的世界又跟新竹的世界不一樣,台北會有熟悉的感覺,因為不管在西門町、東區、士林夜市、師大夜市,甚至捷運站,都可以聽到熟悉的語言,看到很多茶餐廳的招牌,可以吃到熟悉的「公仔麵」,也可以喝到有媽媽味道的「西洋菜南北杏煲豬展湯」。其實一切都還好,只是因為聽到的、吃到的、喝到的都是那種想家的感覺。

其實講廣東話的林嘉敏和講國語的林嘉敏是不一樣的兩個人,我不知道這個是不是每個人出國念書都會面對的問題。有時候講國語會累,但講廣東話不會;喝珍珠奶茶會膩,但絲襪奶茶不會(台灣的奶茶跟港澳式的奶茶不一樣,茶的濃度不同,用奶都不一樣,台灣用鮮乳,港澳地區用淡奶),所以其實在平常的生活中,就會累積了很多說不出來的憂鬱,需要靠講廣東話來自我調適,尋找那種族群認同。

 


儘管是奶茶,台灣地區跟港澳地區的味道都不一樣。
(攝影/林嘉敏)

 

但最近我慢慢地發現,台灣跟香港、澳門的感覺越來越接近,除了我慢慢地適應台灣外,也發現台灣慢慢地適應我(哈哈!感覺很「大牌」),引入了林林總總的港澳美食,除了吸引了台灣人以外,還吸引了在台灣讀書的港澳人。

不容置疑,現在的師大夜市幾乎被廣東話所攻陷了。每次當我逛師大夜市的時候,我會有一種錯覺,以為我還生活在澳門,尤其我上次吃完師大夜市冰火菠蘿包後,那種熟悉的感覺更強烈。「港式」似乎變成了一種招牌,任何東西只要標榜「港澳美食」,都會有一群愛好港澳文化的人蜂擁而至,就連每所大學港澳週必賣的「木糠布丁」,其實是葡萄牙的甜點,但在台灣卻打著「港澳美食」的名聲在賣,這種文化現象真的很奇特。

除了這些,連港式燒臘、廣東粥、煲仔飯都在台灣盛行,但對我來說,這些食物都不是最傳統的味道,這些食物都默默存在著台灣的特色跟味道,跟地道的食物還是有差,不過在我看來,這也是一種文化融合,一種由食物引起的文化融合。

 


煲仔飯的配菜是台式的配菜,從此看出一種由食物引起的文化融合。
(攝影/林嘉敏)

 

台灣同時也因為發展觀光業,是鄰近的大陸、港澳地區旅遊的好去處,所以現在在台灣聽到不一樣的語言也不會感到訝異,大家都覺得很正常,就連有些店家的老闆還會用廣東話跟你聊天,那種親切的感覺,就猶如活在放大版的澳門。

記者 林嘉敏
  你好,我是嘉敏。 有著正反不一樣的性格, 很愛笑,因為很樂觀; 也很愛哭,因為想太多, 一個傳統的天秤座女孩 : )
記者 林嘉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