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期

墮落的醫界 貝納德的嘆息

如果能夠挽回你的生命,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我願意。

墮落的醫界 貝納德的嘆息

記者 周亭羽 文  2011/03/27

《貝納德的墮落》原英文書名為《Harvest》,在移植產業中,「Harvest」有器官移植之意。這本書是一本經典的醫學驚悚小說,作者泰斯‧格里森透過一個年輕有理想的醫生艾貝,帶領讀者們揭開醫界最深處的秘密。

 


《貝納德的墮落》探討器官交易背後的驚人秘密,引起讀者廣大的討論。
(圖片來源/誠品網路書店)

 

劇情懸疑 引人入勝

波士頓的貝賽醫院有全美國最頂尖的心臟移植小組。艾貝是一個靠貸款苦讀出身的年輕醫生,在艾貝擔任外科住院醫師的第二年,不可思議的美好前途突然降臨。艾貝在醫院的卓越表現加上醫生男友的推薦,讓年輕的她即將成為心臟移植小組的新成員,再過幾天,艾貝即將參與第一次的移植任務。

器官等候名單上的第一順位原本是一個十七歲的青少年,院方卻臨時下令將心臟移植給一個大富豪的夫人,在良心和正義感的驅使之下,艾貝擅自將年輕人轉送他院並奪回了那顆心臟。沒多久,心臟移植小組的核心成員亞倫卻離奇自殺了。有人在閒置的醫院頂樓發現亞倫的屍體,被自己的皮帶吊在掛鉤上……

 

架構有跡可循 結局出乎意料

像是同樣以器官移植為主軸的《第五瓶血罐》,這一類的醫學驚悚小說其實有許多共同之處。就像好萊塢的警匪電影中主角會有一個幽默的黑人搭檔一樣,這些小說中一定要有第三世界國家、一個世界級的醫療團隊、一群自以為是的名醫和一個充滿理想和抱負的倒楣主角。而且這樣的小說往往不只包含一個故事,通常是分段敘述幾個毫不相干的人在不同的地方生活著,直到某個關鍵點再把他們的命運相連,以構成一部完整的劇情。

雖然劇情架構有跡可循,卻毫無折損《貝納德的墮落》的精采程度。這本書的情節設定環環相扣,且作者將故事的步調掌握到恰當好處,所以即使讀者已經發現事有蹊翹卻很難看出什麼端倪。劇情毫無冷場地出現一波波的轉折或高潮,讓人不得不去思考更無法停止閱讀;就算以為自己已經知道故事的結局,作者卻又在最後投出令人跌破眼鏡的震撼彈。

許多推薦序給予類似這本書「一旦翻開,不到最後就無法停止」的評價,但是《貝納德的墮落》最大的成功之處應該在於,「即使已經讀完這本書,你的心思依然無法停止地徘徊於書本當中」,而且久久無法離去。

 

揭發人性深層的黑暗 一睹墮落的醫德

被讚為「醫學懸疑天后」,泰斯‧格里森的每一部著作都挑戰人心最深層的黑暗,《莫拉的雙生》訴說的是兇手為了販嬰而殺害孕婦的冷血無情;《漂離的伊甸》裡透過少女被囚禁賣淫的案件揭發政界官官相護的醜態;《貝納德的墮落》探討的主題是器官交易的價值觀和醫界的沉淪。

《貝納德的墮落》中道盡了人性的可愛以及可怕,作者描述富可敵國的維克多‧福斯是如何深愛著自己的太太,他當然願意動用自己的財富來挽救愛人的性命。但是,難道他不知道當妻子獲得再一次移植機會的同時,意味著有另一個等待許久的人失去了獲救的機會,甚至還必須犧牲一個健康卻貧窮的人來賣出自己的生命嗎?他當然知道,可是他還是選擇這麼做。

他的選擇是錯的嗎?如果有一天自己心愛的人生病而自己又有足夠的經濟能力時,想必沒有人願意把珍貴的器官讓給一個素未謀面的陌生人。況且那個人還可能是來日無多的老遊民、甚至是小偷或者強暴犯,而你的孩子才十八歲,孝順善良、接受良好教育、多才多藝,而且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等候器官移植的優先順序是依照病人的緊急程度,並非是病人的其他條件,這樣公平嗎?如果這樣不公平那又該怎麼辦?是不是所有的有錢人身邊的人都可以長命百歲?

這群醫生在器官交易過程中扮演的角色更是矛盾,他們可以將心臟植入人體以延續一個人的生命,但事實上腦死且器官健康的人數比起生病而需要進行移植的人數少很多,這時醫生們只好從被買賣的活體(人類)中取出「新鮮」器官。就書中描述的情節看來,醫生在救人時也一面進行著殺人的工作。面對同樣的問題,「如果是妳的親人,妳會不會不計任何代價救他的性命?」女主角艾貝的答案也是肯定的,在這背後會傷害其他生命,或許大家都知道,只是沒有人願意說出來。

 

《貝納德的墮落》 書名諷刺醫界漏失  

作者泰斯‧格里森取得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醫學博士學位後曾擔任幾年的內科醫生,育有兩子的她在婚後才開始自己的寫作生涯,因此對於醫學知識和相關背景的敘述都刻劃地十分入微。對男性角色內心層面的刻劃稍嫌不足為此書的小缺憾,但整體讀來文字優雅流暢卻又不失手術進行時的逼真和恐懼,《貝納德的墮落》不管就娛樂的角度或是深層思考的面向來檢視都堪稱佳作。

老實說《貝納德的墮落》並不是一個很吸引人的書名,這樣翻譯是因為貝納德是全球首位進行心臟移植的外科醫師,因此以器官交易和移植為題的《Harvest》便藉這位偉大醫生的姓名命名以諷刺現在醫界的黑暗。這本書的情節和人物都是虛構的,只是類似的器官買賣情形可能也正在世界各個角落進行著,當初貝納德醫師成功進行器官移植時,也許想不到會演變成如今的結果,就像一個新科技在起步的同時,人類也不會為了許久以後才浮現的災難而止步吧!

記者 周亭羽
我的名字是周亭羽 媽媽希望把它改成周庭宇 因為這個筆劃柔順乖巧 將來婚姻比較幸福   不愛批判 也不是女性主義者 但是我不聽話 相信不乖巧也能過得很幸福 我不要乖   夢想是一個人去看看這個世界 遇到綠燈就直走紅燈就轉彎地 一直走下去 把我眼裡的風景 寫成一篇篇文章 然後帶給別人一點點什麼 或者是感動
記者 周亭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