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期

被遺棄的舊娃娃

「你被他們丟棄了,因為你舊了、醜了,所以他們不要你了……」就像是剛剛那名母親在幫小女孩擦去臉上的淚水一樣,老婦人用手指輕輕撫著娃娃的臉,好像布娃娃也正在哭泣著。而老婦人的頭越來越低,佝僂的身軀縮成一團,身旁經過的人都以為老奶奶正倚著柺杖,在椅子上睡著了,他們看不見老婦人現在臉上的表情。 或許吧,老婦人睡著了。就像是小孩子一樣,哭著哭著就睡著了……

被遺棄的舊娃娃

記者 陳雅甄 文  2011/03/27

後的公園依舊如此熱鬧,父母帶著自己的小孩到公園嬉戲玩耍,不管是在運動、散步、跳舞、蹓狗還是下棋,每個人看上去都是那樣地充滿精神活力。在公園裡的某一角的這個時間,長椅上都會固定坐著一名老婦人,老婦人拿著柺杖、駝著背,視力看上去好像有點吃力,不過她仍然靜靜觀看著公園裡每個人的活動。

 

「嗚哇~媽咪,剛剛小義說我的洋娃娃又舊又醜……」小女孩奔向母親的懷抱,一邊哇哇哭泣著。

「好、好,沒關係,等會媽咪再買新的娃娃給你,所以不要哭了喔。」那名母親蹲下身來,用手擦去女孩臉上的淚水,努力安撫著被鄰居小孩恥笑拿著舊玩具的小女孩。

「舊的我們就不要它了,來,媽咪帶妳去買新的娃娃。」小女孩仍在啜泣,哭聲漸漸減弱,母親牽起女兒的小手便離開了公園,而女孩手中的娃娃就這樣被遺留下來了。

 


公園裡,被遺棄地舊娃娃。(圖片來源/PaintBBS)

 

「忘記帶走了……」老婦人緩緩彎下腰來,吃力地撿起掉落在長椅邊的布娃娃,她拍拍娃娃身上的泥土和灰塵,「這看起來會很舊嗎?還是可以玩的啊,洗一下就乾淨了。唉……現在的年輕人真是的。」老婦人望著手中的布娃娃好久好久,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你被他們丟棄了,因為你舊了、醜了,所以他們不要你了……」就像是剛剛那名母親在幫小女孩擦去臉上的淚水一樣,老婦人用手指輕輕撫著娃娃的臉,好像布娃娃也正在哭泣著。而老婦人的頭越來越低,佝僂的身軀縮成一團,身旁經過的人都以為老奶奶正倚著柺杖,在椅子上睡著了,他們看不見老婦人現在臉上的表情。

 

或許吧,老婦人睡著了。就像是小孩子一樣,哭著哭著就睡著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媽,小儒可以再暫時寄放在妳這邊一陣子嗎?我最近工作很忙,沒時間照顧他,我會先將這個月的生活費拿給妳。」出聲的是一名年約三十五歲的年輕婦人,她正一手搬著行李進屋內,一手牽著一個六歲的小男孩,婦人的眉頭始終深鎖。

「可以是可以,不過妳會回來嗎?小孩子會想媽媽的。」老婦人坐在客廳的木椅上,對著正忙著卸行李的小女兒説,表情有點擔心。

「我會盡量抽空回來看小儒,也會固定時間打電話。等工作穩定下來,我會再把小儒接回去新家照顧。」小女兒依然忙著整理行李箱裡的衣物,始終不抬頭正視自己的母親說話。

「小孩子現在正需要媽媽陪在身邊,可以的話就搬回來住吧,這樣彼此也好照料,生活開銷也比較省。」老婦人帶點期待的語氣問著。

此時,小女兒猛然抬頭,看著自己的母親,表情卻是不悅,「妳以為現在工作好找嗎?妳知道我們過得多辛苦嗎?我一個單親媽媽帶著這麼小的孩子根本沒心力再處理其他事情!又不像三弟他們那家過得那麼充裕,可以請保母帶小孩,反正我們母子倆就是沒那種命!」小女兒像是找到宣洩對象般地,不斷對著自己的母親大聲抱怨,累積在心中已久的壓力頓時爆發出來。

「都怪妳當初拜託人找什麼相親對象,愛賭博又不負責任!搞得現在只剩我們母子相依為命,還要欠上一大筆債!」情緒有些失控的小女兒,仍不停止哭訴,在一旁的小儒則是驚嚇地跑到外婆的身邊。

「妳在說什麼呢?當初也是妳滿意所以才答應嫁給他啊。好了啦,妳嚇到小孩子了。」老婦人有點無奈地說,一邊安撫受到驚嚇的孫子。

「算了,現在說這些也沒用,總之等生活穩定下來,我再接他回去,到時就不用麻煩妳了,我們母子可以過好自己的生活。」雖然情緒稍微控制下來,但是小女兒的口氣依然很不好。

「妳這孩子怎麼這樣跟自己母親說話,唉,真是的……」老婦人本意是想藉著小女兒這次回老家,邀請她就這樣住下來,除了心疼女兒的遭遇、住下可以相互照應之外,老婦人也開心可以有機會和女兒、孫子生活在一起,不過,卻沒想到小女兒的情緒會如此激動和倔強,老太太只能默默嘆氣。

 

年紀一大,身體的疾病也漸漸找上門來。老婦人患有高血壓和糖尿病,右腳的膝蓋和腰椎處也經歷過幾次的開刀,疤痕清晰可見,路走不好、腰也挺不直。而隨著年紀的增長,發病和疼痛的次數越來越多,老婦人三不五時就得跑一趟醫院,身體狀況越來越不穩定。

然而,子女卻在這個時候互相爭家產。老婦人的老伴在她四十多歲時就過世了,只留下她與九個兒女,當時為了維持家計,老婦人的長子便一手擔起經濟重擔,犧牲自己上學的機會和心力,到處打零工賺錢,照顧眾多兄弟姐妹。而過了幾十年後,看著老婦人的子女都漸漸有了自己的家庭和事業,唯獨已經五十多歲的長子依然是隻身一人,老婦人的長子心裡開始不平衡,「我要把我年輕時賺的錢都要回來!」長子三不五時在家人耳邊提起這件事,鬧到最後大家都翻臉,「妳就將家產早點分一分,大哥就不會這麼吵了。」老婦人在不得已的情況下提早分家。

 

又過了一陣子,「喂!爲什麼媽的子女這麼多,就偏偏只住在我們家啊?這太不公平了吧!」老婦人的某個子女抱怨,之後,老婦人便開始了輪流到各個子女家住的生活,有的甚至還要老媽媽繳上房租和生活費。

 

「妳叫三弟開車載妳去醫院吧,這樣比較方便,啊、不然拜託二姐陪妳去啊!反正她閒閒沒事做!我們夫妻倆都要忙著上班,沒有時間陪妳去看病,不過,我們會付擔醫藥費和車馬費的。」

「爲什麼每次都是我陪媽去醫院看病,不要看我還沒嫁人就以為我好欺負!」

「每次到大醫院去都要花上好久時間等待,我不想去。」

 

而有一天,老婦人突然對著子女們說:「不用你們費心了!我還沒老到連路都不會走的地步,我自己一個人住比較清閒,不會再麻煩你們。」

 

「欸?媽妳在開玩笑吧?」

「我們怎麼可能放心讓妳一個人出去外面住。」

「對啊,這樣做不就讓其他人說我們不孝嗎?」

「既然是媽的意思,我不反對,不過我還是會負責供應媽的生活費,不用擔心。」

 

子女說了很多很多,老婦人也聽了很多很多。老婦人問了很多很多,但是子女們卻一句都聽不太清楚。

 

老婦人最後還是決定搬出去住了。她明白子女賺錢養家的辛苦,也知道要他們將心思和時間都放在自己身上是不可能的,因為他們也有自己的家庭、事業、人生要過,但是不可否認的,心裡還是會感到鬱悶。

 

「老了」、「病了」,會造成「麻煩」和「不便」……她知道身為母親的自己,可以稍微任性一下,要求子女爲她做一點事,不過,老婦人突然覺得做這些事情太累,她想一個人休息一下。

 

但是,卻又感到有那麼一點孤獨。

「老伴,突然想去你身邊陪你。」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老奶奶、老奶奶。」耳邊傳來年輕悅耳的聲音。

「這裡是……喔,是公園啊。」老婦人緩緩睜開眼睛,發覺自己在公園睡著了。

「呵,果然是老了,體力沒以前那麼好,動不動就想睡覺。」當老婦人抬起頭來,看到的是剛剛在公園那個淚眼婆娑的小女孩。

 

「嗚哇~老奶奶,那個布娃娃……」小女孩指著老婦人手中握著的布偶。

「不好意思喔老婆婆,我女兒一直吵著說,還是想帶她的舊布偶回家,可以請妳將手上的布娃娃讓給她嗎?」女孩的母親一臉不好意思地向老婦人請求,老婦人看了看手中的布娃娃,摸摸它的臉頰,然後將它還給小女孩。

「不要再隨便丟下它喔,娃娃剛剛在哭說主人不要它了,它很難過。」老婦人摸摸小女孩的頭,和藹地説著,小女孩也感覺十分開心,「嗯,這是我最喜歡的娃娃,不會丟掉它。」

 

八十幾歲的老婦人蹣跚地走著,終於回到了自己的家。從冰箱拿出中午吃剩的清粥熱燙,再炒碟地瓜葉和煎蛋,這是老婦人的晚餐。而看著飯桌上一人份的碗筷、一人份的飯菜,五、六包每天要吃的藥袋和空曠的屋子,老婦人深深嘆了口氣。此時,電話聲響起了。

 

「喂~媽,小儒說好久沒看到外婆,想跟妳說話,妳現在有空嗎?還有過幾天我和姐姐會過去看妳。清明節也快到了,要記得去爸的墳前掃墓。」電話裡傳來的是令老婦人意外的聲音,也是熟悉溫暖的聲音。

 

飯,好像變好吃了。

「老伴,可能要再等一下了,我突然覺得,好像還可以再多待個幾年。」

記者 陳雅甄
  嗨嗨,大家好 轉眼間也已經來到了大三,邁向水深火熱燃燒生命的階段 採訪寫作不是興趣 不過每當完成一則報導時卻又有著那麼一點愉悅感 這種複雜矛盾的心情應該還是不要知道比較好。    希望有所成長 希望找到目標 緊緊抓住然後前進。   麻煩退散! 輕鬆簡單就好。  
記者 陳雅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