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期

女性妳在哪?

歌仔戲起源於宜蘭,而發展成小戲的表演型態。當歌仔戲構成所謂的「戲」,自然漸漸地衍生出完整的劇情。然而,在傳統社會下所形成的歌仔戲故事結構,反映當時保守的民俗風氣,往往瀰漫著對女性的束縛,即使歌仔戲的「生角」為女性所扮演,但劇本中的女性形象時常顯得軟弱無力。

女性妳在哪?

記者 李庭蕙 文  2011/04/03

仔戲起源於宜蘭,從原本簡單坐唱形式的「歌仔」,融合「車鼓陣」的身段動作,逐漸發展成小戲的表演型態。當歌仔戲構成所謂的「戲」,自然漸漸地衍生出完整的劇情。然而,在傳統社會下所形成的歌仔戲,反映當時保守的民俗風氣,往往瀰漫著對女性的束縛,即使歌仔戲的「生角」(對男性角色的通稱)為女性所扮演,但劇本中的女性形象時常顯得軟弱無力。

 

女演員台前發光 台下地位低落

起初,歌仔戲表演者清一色為男性,不過在一九二零年代開始,歌仔戲的表演舞台從戶外野台,擴張並進入到戲館的演出,形成所謂的內台歌仔戲,而這也是女性有機會大量加入演出行列的時期。原因在於步入內台之後,對於演出內容以及演唱藝術的要求提高。相對於男性,女性聲腔較為細膩而柔和,在演唱方面能更受觀眾青睞,加上受到其他劇種的影響,例如藝旦戲、查某戲、採茶戲等,而出現屬於女性的舞台位置。

然而,即便女性取得男性的身分角色,同時佔有「旦角」(對女性角色的通稱)的位置,但如此並不意味劇本會為女性而書寫,特別是八零到九零年代之間盛極一時的電視歌仔戲。以台視的楊麗花歌仔戲為例,內容多半描述俠義或是歷史改編故事。在劇情之中,由於楊麗花個人小生特質的強烈,加上傳統歷史的男尊女卑,旦角往往沒有強而有力的地位。因而時常被動的等待小生的歸來,像是《薛平貴》當中的王寶釧苦守寒窯十八年。也可能淪為小生的附屬品,而失去角色的個人形象與意義。《王文英與竹蘆馬》一戲,王文英娶了三位妻子,妻妾之間的謙彬有禮以及用恭敬而崇拜的態度服侍丈夫,合理化男性情感上的不忠,也削弱女性的位置。

當時電視歌仔戲的小生多半重現男性中心的思維,在符合社會期待下,執行男尊女卑的運作模式,展現出男性的英雄氣概或是才子風流的特質,空洞了身為女性的本質演員表演的同時,對本身的性別造成無形的傷害,而這當然也是現代歌仔戲編劇值得思索的問題。現實社會中,必然有男女之間的互動,因此絕非否定或毀滅男性角色在劇本中的存在,應該要注意的前提是,如何讓「她」在詮釋「他」的同時,不傷害或是影響到自己的性別。

 

女角追尋自由 但僅限戀愛自由

歌仔戲早期沒有劇本,採取「活戲」的方式,即興演出,因此劇碼種類並不多。發展初期只有《山伯英台》、《陳三五娘》、《呂蒙正》、《什細記》四齣劇碼,稱為「四大齣」或是「四大柱」。四大齣劇情內容皆以愛情為主題,講述女主角追求自由戀愛,對傳統約束的突破。如《山伯英台》中,英台從主動暗示山伯前來提親,到最後為山伯殉情,以抗父命;《陳三五娘》的五娘以拋荔枝方式向陳三表達情懷,兩人最後更抗其父命而私奔離去;《呂蒙正》的劉月娥與《什細記》的沈玉倌、白玉枝亦是為一群勇於表達愛情,並挑戰男性父權的女性。因此,多數人在評論四大齣時,讚揚這種保守社會下的自主精神,而給予正面的評價。

 


《陳三五娘》中的五娘,為追求愛情,不惜抗其父命與陳三私奔。
(圖片來源/傳統藝術中心)

雖然四大齣中的女性在傳統框架束縛下,找回自我的主動性,是值得稱頌的,但其實劇本上對於女性能動性要求,仍有明顯不足之處。在劇本中的旦角只能從愛情的角度追求自由,然而,除了愛情之外的行動力,女性其他的作為彷彿消失甚至被抹煞在劇本當中,而不能像男性能擁有一個成功的夢想,無論是在京科考場上的金榜題名,或是成為殺戮戰場上的蓋世英雄。戲曲中的女性,彷彿只能對抗愛情的絆腳石,而沒有其他實際作為從此處來看,女性背負著逃脫不了成為男性客體的命運。

劇本中的女性要擺脫如此的命運,有非常多的困難。因為歌仔戲的演出型態幾乎都是以古裝劇為主,因此故事背景多設定在傳統中國,使得劇本的書寫,多半依循著或是限定在古中國文化歷史脈絡當中。所謂的歷史「history」,陳述的是「他」的故事,而非「herstory」,「她」的故事。不管是東方史官,或說是東方史觀,時常都是環繞著男性思想,並以他們為中心建構而成,這點無論從東方或是西方的角度來看皆大同小異。也因此女性歷史地位的從缺與空白,導致目前難以看到有專為女性量身打造的新編劇本。

 

新編歌仔戲 突破舊有藩籬

隨著時間的發展,新編歌仔戲開始放寬對女性的要求,不再像過去動輒相夫教子,不然就是忠貞不二的寡婦情節。像是最近政大歌仔戲社的新編劇碼《金蓮夢》,以女性的立場,重新審視潘金蓮,即為一個相當大的突破。另外,唐美雲歌仔戲團,近年來在劇本內容方面,往往能有所變化,幕後的編劇施如芳可謂替歌仔戲帶入了新的創作思維。其中非常具有特色的劇本,《人間盜》為一齣黑色喜劇,敘述兩個笨賊誤闖官邸,而陷入一場黑暗的政治鬥爭。劇本中的官夫人不但不遵守三從四德,而搞外遇出軌,更偷偷為自己藏了私房錢,準備離家拋開無聊的官夫人生活。在過去的劇本中,此類型的旦角,勢必會遭到嚴重的醜化。

 


《人間盜》為新編歌仔戲,在劇情安排上有別於傳統劇本的安排
(圖片來源/唐美雲歌仔戲團)

不過該劇的官夫人擁有自己的喜怒哀樂,而非呈現一個社會主觀價值觀判斷下的壞女人或蕩婦。她是一個有中性的角色,不是極端的壞人,當然也不是極端的好人:她是個擁有自我個性的人。而該劇也有別於以往,會讓不忠的女人得到報應,最後官夫人有驚無險的逃過一場政治迫害,並展開一場未知的新生活。

歌仔戲當中,即使生、旦等要角皆由女性扮演,但時常充滿傳統社會的父權意識,不過並非宣告小生的死亡,就能迎來小旦的甦醒。生角在戲裡面的存在依舊重要,透過歌仔戲的編劇應重新檢視女性地位的缺席,並呈現出一個兩性的平衡劇本才是當前的重點。

 
記者 李庭蕙
  我是李庭蕙,綽號小布,因為猜拳出布的時候,短短肥肥的手,讓人發自內心的說出小布二字。喜歡旅行、電影、歌仔戲。不喜歡每天洗澡的制度(可是我有向現實低頭!!!)、拿著便當還不能吃。今年居然大三了,真是歲月不饒人,準備要接受多多桑的荼毒。希望自己加把勁,通過傳科人必走的天堂路。
記者 李庭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