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期

黃色的小東西

一群黃色的小東西擠在一起嘰嘰喳喳,有時變得很小聲,然後又突然放大。十五個長得一模一樣的小東西天南地北的聊著,一天,不知道是誰說了一句:「我想去前面看看啊。」

黃色的小東西

記者 歐人瑋 文  2011/04/03

 

群黃色的小東西擠在一起嘰嘰喳喳,有時變得很小聲,然後又突然放大。十五個長得一模一樣的小東西天南地北的聊著,一天,不知道是誰說了一句:「我想去前面看看啊。」全部的小東西安靜了一下,開始附和起來。

 

「對啊對啊!前面到底有什麼東西啊!」

「一定有很美好的東西在等著我們吧!」

「一起走啊!就往前去看看啊!」

 

同意的聲浪過去後,有一個小小的聲音提出了疑惑:「如果前面有危險怎麼辦?」

 

「啊……如果沒有可以容下我們全部的地方怎麼辦?」

「如果前面什麼東西都沒有呢?」

「搞不好……在走到目的之前我們就都累了!回不來又過不去啊!」

 

疑問越來越多,黃色小東西之間開始有了騷動。有些想要往前走,一探究竟;有些卻認為,前面如果真的有危險,還不如留在這裡不要輕舉妄動。兩種不同想法的小東西開始爭執起來,越吵越大聲。這時站在角落數來第二個的黃色小東西大喊了一句:「通通安靜!」

 

大家安靜了下來。安靜了很長一段時間。所有的黃色小東西都閉上嘴巴在思考,想啊想啊,然後他們做出了結論:「往前去看看吧!」

 

「前面可能有危險,但是只要我們全部在一起,一定沒問題的!」

「要去從來沒去過的地方一定會害怕啊,可是不去就不知道有什麼東西在等著我們啊。」

「只要我們同心協力、目標一致!沒問題啦!」

 

決定要往前走的黃色小東西鼓噪起來,開始討論要如何前進。

 

「大家一步步往前走!」

「這樣速度好慢啊!要走到什麼時後!」

「不然還有什麼好方法嗎?」

「有啊!我們用跳的啊!」

「你是說一個站在前面,另一個就跳過去嗎?」

「對啊,這樣一定會比大家一步一步走來的快。」

「好啊,那就這樣跳吧!」

 

黃色小東西一個接一個撐著前面的小東西跳過去,輪流著跳,大家都很開心,嘻笑著往目標前進。跳了兩三輪,大家數了一下,這時才赫然發現少了一人。回頭一看,一個黃色小東西站在原地,面色猶豫的看著他們。

 

「怎麼了呢?一起走啊。」

「對啊,快過來啊,一個人留在那裡有什麼好玩的,跟我們走啊。」

 

留在那邊的黃色小東西抖了抖,為難的開口:「我還是擔心前面有危險。你們不覺得我們應該更謹慎的往前走嗎?」

 

「那你說說看你覺得要怎麼做?」

「別管他了啦,他只是膽小鬼而已,就把他留在這裡無所謂啦!」

「不行!要走就大家一起走!有人沒跟上就不叫『大家』了!」

「到底要怎樣啊好煩啊。」

「這樣下去我們什麼時候才會到前面啊。」

 

「那個、」留在原地的黃色小東西吞了口水,說:「我的提議是,幾個先往前跳,看看前面到底是怎樣,確定沒問題我們再全部往前走。因為先往前跳的人已經連成一條路了,不管要往前走還是撤退速度都會更快,大家覺得如何?」

 

「聽起來是好方法!」

「可是誰要先往前跳啊,如果真的有危險怎麼辦!」

「就趕快往回跳啊!最前面的和他後面的那個只差一步,可以很快跑走!」

「這樣真的好嗎?這樣不是更分散了?」

「但是我覺得這樣不錯啊,先做好路線規劃,這樣前進和撤退都可以很快,而且風險也沒有很大。」

「那誰要去?」

「誰去?我?我不要啦!」

「不要推我啦!我才沒有想要去!」

「到底誰要去啊!沒人要去的話就沒用了啊!」

 

「我去。」

 

黃色小東西紛紛回頭,站在他們中間的一個小東西板著臉說話了。

 

「在這邊吵吵鬧鬧的一點用也沒有,如果想要前進就一定要有人先付出。我可以先去鋪路,反正,」板著臉的小東西抿了抿嘴,「你們會在後面支援我不是嗎?」

 

黃色小東西安靜著,然後開始有人默默的舉手說可以先往前鋪路,很快的,決定先往前走的小東西數量夠了,他們開始往前跳。後面等著他們的黃色小東西們開始大喊:「加油啊!我們就在這裡!我們是一體的!有困難我們會去幫忙的!」

 

走在最前面的黃色小東西越往前走,後面的聲音就越小,漸漸的他感覺似乎只剩下自己和後面的那個小東西了。走了很久,卻還看不到前方有什麼東西,鋪路的黃色小東西們開始感到沮喪了。

 

「搞不好前面什麼都沒有。」

「搞不好我們根本就弄錯了。」

「所以我們做的事情都白費了嗎?」

「下一個誰要往前跳?」

 

大家都沉默著。遠遠地,似乎傳來了一陣腳步聲。鋪路的黃色小東西們伸長他們的脖子,想看看到底是什麼聲音。過了一會,一個紅色的小東西出現在他們眼前。黃色小東西們吃驚的看著他,但紅色小東西似乎不像他們那麼吃驚。

 

「嗨。如果你們沒有要走的話,可以讓路給我們嗎?」

 

「我們?」

 

「我後面還有其他跟我長得一樣的小東西,他們等等會跳過來,所以你們要讓開。」

 

黃色小東西們聽了不服氣了。

 

「憑什麼我們要讓路給你們?」

 

紅色小東西露出打量的神色:「你們看起來並沒有想要往前走的感覺,我猜應該是想要撤退了吧。」

 

黃色小東西們一聲也不敢吭。紅色小東西扯了一下嘴角:「像你們這樣走走停停,恐懼大於努力的傢伙,怎麼可能再往前走。這樣吧,乾脆等我們鋪好路了,可以借你們用用,反正憑你們,什麼也做不好。」

 

說著,紅色小東西硬是擠開他們,架出了路,過不久,另一個紅色小東西就經過他們前面。

 

黃色小東西們看著紅色小東西不斷往前走,忍不住問了句:「你們知道前面有什麼嗎?」

 

站在那邊的紅色小東西說:「不知道。」

 

「不知道!?」

 

「嗯,不知道。」

 

「那你們為什麼還可以這樣一直往前走?如果前面什麼都沒有呢?」

 

紅色小東西看著他們,淡淡的說:「如果前面有東西呢?一直留在原本的地方,你永遠不會知道前面有什麼。我們盡全力往前走,就算前面什麼都沒有,我們也沒損失,因為打從一開始,我們就什麼都沒有。我們只有我們。」

 

黃色小東西聽完之後想到自己,又想到在後面等待的同伴,想了想,他們不約而同的看向對方。

 

「看我做什麼,還不快往前走。」

「是誰看誰啊,明明就捨不得我先走。」這麼說的黃色小東西卻往前跳了。

「反正等等就追過去了,急什麼。」

 

紅色小東西這時問了一句:「你們可以從我們這邊鋪路喔,借你們一下是無所謂喔。」

 

黃色小東西異口同聲的說:「不用,自己的路靠自己完成,這是『我們』的路。」

 

紅色的小東西笑了。

記者 歐人瑋
  啾咪!
記者 歐人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