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期

塗鴉破壞 摸乳巷中的非分者 

行走在鹿港的街道上,會發現到許多狹窄巷道,大部分是鄉里之間的蜿蜒小巷,或者是從前的交通要道。而在眾多巷道之中,鹿港有著一條特殊的防火巷,吸引許多人前來一探究竟,成為著名的觀光景點,名為「摸乳巷」。

塗鴉破壞 摸乳巷中的非分者 

記者 陳羽涵 報導  2011/04/10

走在鹿港的街道上,會發現到許多狹窄巷道,大部分是鄉里之間的蜿蜒小巷,或者是從前的交通要道。而在眾多巷道之中,鹿港有著一條特殊的防火巷,吸引許多人前來一探究竟,成為著名的觀光景點,名為「摸乳巷」。

 
摸乳巷為一狹小的防火巷,來來回回的人們假如碰巧遇到,勢必錯身而行。
(攝影/陳羽涵)
 

「摸乳巷」,乍聽之下相當聳動但卻又不禁讓人好奇,摸乳?摸什麼乳?怎麼摸?其實摸乳巷已有百年的歷史,它因為通道狹窄,最窄處不到70公分,常常使得在摸乳巷中來回的行人彼此貼身接觸,對於重要部位的觸碰便顯得相當敏感,也因此當地人戲稱這條防火巷為「摸乳巷」。然而,這個名字對初次聽聞的人而言,總是不太爾雅,所以當地政府曾試圖想為摸乳巷改名為「君子巷」,不過對許多當地人來說,仍還是習慣稱呼它為摸乳巷,最後,「君子巷」這個名稱便不了了之。

 

設置塗鴉區 本末倒置?

然而,近年來的摸乳巷,由於歲月的侵蝕而使得牆面斑駁不已,也飽受塗鴉的荼毒,使兩旁的紅磚與水泥牆上充斥著大片的塗鴉文字,牆面承受人為的迫害,就連兩側房舍的屋簷牆壁也難逃被塗鴉的命運。若細看塗鴉的文字內容,不難發現大多都是來自學生的「紀念」,內容不外乎是學校、系級,以及男女間的情愛表達。除此之外,眾人隨手亂丟的飲料空罐,也使得摸乳巷更加顯得滄桑。而當地鎮公所為了改善此現象,除了固定請人清理地面垃圾與牆面塗鴉外,也在摸乳巷的入口設計了塗鴉區,希望塗鴉的群眾可以在規定區域塗鴉,而非摸乳巷內。

  
塗鴉上多是學生的留言,學生如此積極宣揚學校聲威,
不知道校方將作何感想。(攝影/陳羽涵)
 
 

在摸乳巷的入口,鹿港當地鎮公所特別設立一處塗鴉區,
讓人盡情「揮灑」。(攝影/陳羽涵)
 

不過,如此的處理方法卻顯得本末倒置,塗鴉者在古蹟內塗鴉本就是個錯誤行為,不僅不尊重地方文化,對文化古物保存而言更是種危害。官方所執的立場應從根本上導正觀念與行為,而非另外設置塗鴉區域讓人「大筆揮毫」。古蹟價值應是整體性的保護與規劃,即使不在巷內塗鴉,但在摸乳巷的門口旁,一堆用立可白留言的塗鴉難道對於摸乳巷就沒有影響?而牆面的景象也與一旁的「請遊客發揮公德心,不要在牆上塗鴉,謝謝。」的標語,形成莫大對比,顯得加倍諷刺。

 

對於這樣的現象,鹿港居民在言詞間則透露出一絲無奈。在地居民鐘美智認為,「這樣畫當然不好啊,但年輕人就喜歡這樣,不過現在設立一個塗鴉區集中塗鴉也不錯啦,不要畫在巷子裡就好。」即使鹿港居民對摸乳巷的塗鴉景象感到不妥,恐會對觀光帶來負面效應,但地方政府卻選擇退而求其次的妥協,讓人對摸乳巷的發展感到擔憂。

 
   
 
    
牆面的塗鴉與一旁的標語成了諷刺的對比。
明顯地,塗鴉遊客並沒有發揮公德心。(攝影/陳羽涵)
 

文化古蹟保存 應共襄盛舉

在古蹟內塗鴉的行為本身就是個錯誤,然而細看塗鴉區域的內容則更令人搖頭嘆氣,與巷內的塗鴉內容相比,似乎是變本加厲,文字中增加了對於「摸乳」兩字的調侃,「乳在哪裡」、「到此摸乳」等直接不堪字眼,充滿著對文化以及女性的不尊重。除此之外,塗鴉牆上「笨蛋才塗鴉」、「禁止塗鴉」的內容,乍看之下雖令人莞爾一笑,卻也顯現塗鴉者對於塗鴉行為的嘻笑態度,因為不在意,所以恣意、任意地在牆上玩弄玩笑字眼,處處顯現塗鴉者缺乏公德心的態度。

 

然而,在塗鴉牆上的負面留言居多,不過仍是可以看到較為積極正面的留言,如「天佑台灣」、「天佑日本」等文字,不僅表現塗鴉行為的現在進行式,也顯示塗鴉者並非全然的不理性。但是,祝福意味的塗鴉出現在摸乳巷內仍是不恰當,相較於塗鴉者寫在牆上的祝福,或許將腳步移往龍山寺或天后宮向上天祈禱,似乎也較為得宜合理。


塗鴉牆上仍可以看到較為積極正面的留言,顯示塗鴉者並非全然的不理性。
但是,祝福意味的塗鴉出現在摸乳巷內仍是不恰當的行為,有危觀瞻。(攝影/陳羽涵)

 

「塗鴉破壞」在各處時有所聞,摸乳巷的塗鴉現象並不是特例。人們應對塗鴉做出根本的遏止反應,而非退步的妥協,否則不僅會讓現象更加嚴重、更無法導正塗鴉者的行為。官方應該一方面請人固定清理摸乳巷與其周邊牆面,另一方面也須採取較為強制的措施防止留言塗鴉,再輔以灌輸當地居民對於自我在地文化的認同,進而對外來觀光所產生的負面影響勇於「Say No」,與政府一同維護當地的文化資產,讓鹿港可以在觀光興盛的榮景下依舊維持以往的美好。
 

記者 陳羽涵
  我是陳羽涵 可以叫我大牌 喜歡享受美食和旅行 站在異國的角落默默的觀察人群是我的興趣 最近呢 則是熱衷於減肥和購物 希望我可以平安地修完電子報    
記者 陳羽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