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期

望進純真靈魂深處:牠和我

你知道,我很愛你,就像你很愛我一樣。

望進純真靈魂深處:牠和我

記者 黃萱如 文  2011/04/10

試圖要接納、迎接某個和自身毫無瓜葛的生命進入你的生活裡,我想,其實在歡鬧的笑意盈盈之間,早就應該堅強武裝自己,去承受有時當那回憶由彩豔稀釋成灰白的情況。畢竟死神總是墊起腳尖悄悄得來,又悄悄得走,從不片刻停留。

當那一刻突然到來,我和其他愛著你的人一樣措手不及,只能施予眼淚的沖刷來哀悼你。而一次又一次地奪走,換取地是知悉下一次來臨的痛和滿載不捨的祝福。

除去那些哭的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哀悼,其實我們很幸福地擁有許多快樂和令人啼笑皆非的回憶。永遠記得那些以笑聲編織的彩虹,在夢中也常常浮現來逗弄我的嘴角。許多數不清的地方,因為有你的陪伴,風景變得遼闊且美麗,土壤變得清香且爽朗,整個都活起來了。

在記述你的一顰一笑時,我的眼角依舊濕潤,但卻突然意外發現,嘴角有著淡淡的笑容。因為你的精神和靈魂已經駐紮在我的心上,除非我闔上眼的那天,不然它是任何人也帶不走的寶物。

你,或者說你們,都是讓我生命充滿奇蹟的瑰寶。如果擁有下輩子,希望你們都能夠擁有最適切的歸宿。

小乖

當聽聞你因為貪吃,所以提前結束你活蹦亂跳、惹人憐愛的生命,提前和上帝喝下午茶的時候,不蓋任何人,我的眼淚掉得比夏季午後雷陣雨還要急速、還要壯觀。沒有來得及陪伴在你身旁,送你最後一程,是我心中永遠的傷痕。至今每當我瞥見街角擁有幾乎同樣花色的牠們,那種苦澀和失去的痛楚又會捲土重來,呼嘯在我身上每個角落,隱隱作痛。

是的,我非常想念你。

遙想當年,你被媽媽從花蓮帶回來時,我應該是小學五年級的稚嫩時期吧!當時我連腳踏車都騎得很爛,對於花蓮多麼遙遠只有依稀模糊的概念。看著你睡得憨熟,全身毛茸茸的雪白色毛皮和土黃色相間,完美的搭色簡直是巧奪天工。我突然興起想要惡作劇逗弄你的念頭,用手指頭戳了你的腦袋。你被吵醒後很有紳士風度,竟然不吵也不鬧,只是靜靜地盯著我,以你清澄明亮的雙眼。

會在心裡狂呼「天啊,超級可愛!」的人,絕對會在看到你那討喜的模樣後昏厥過去。我無法克制地瘋狂撫摸你的毛髮,玩弄你暖呼呼又軟到不可思議的腳掌,興奮地問著媽媽是否這隻小狗是送給我的禮物。

而回答的語氣挾帶著一種無可奈何的情緒,雖然微弱,卻讓我察覺到了。媽媽苦笑著說:「妹妹,這隻小狗是媽媽要去花蓮工作時要帶去養的狗狗,是陪伴在媽媽身邊的好夥伴喔!」我知曉媽媽必須將高雄的一切暫時放下,一個人隻身到花蓮去工作是非常辛苦且孤獨的事,而你雖然現在看起來沒有保護和捍衛媽媽的能力,但是能夠有個夥伴陪在身邊,我也為媽媽感到很高興,並很感謝你出現在我們身邊。

那年,我長大了。十四歲的年紀,很快地你已經撲不倒我,我也能夠拉著你的雙手〈還是應該稱呼為雙腳?〉轉著圈圈跳起我們愛的華爾滋。在花蓮我小住了兩個月,那應該是我印象中與你一起共度最快樂的歲月。

卻,也是最後的歲月。

那兩個月是在風和日麗的花蓮中度過,受遊客喜愛的黃色油菜花盛開的季節。隨著微風吹拂,油菜花織成的黃色浪花曼妙地搖擺,整片田看起來非常夢幻,很適宜拍婚紗照。

一起床便看到在門口睡懶覺的你,因為在兩天便要回高雄繼續上課,便興起想帶著你去油菜花田裡玩耍,順便照相留念的念頭。「喂,懶惰蟲,小乖,起床了啦。」無論怎麼戳你,你都睡眼惺忪地不肯跟我去看油菜花。

最後我只好使出最後的殺手鐧,召喚鄰居兩個古靈精怪的小妹妹,將你像扛山豬般抬到油菜花田裡。你非常的重,想必平常疼愛你的媽媽餵你吃不少好料,而好笑的是,你竟然也不掙扎、不抵抗,順從我們將你這個「貨物」送到目的地,其實你根本就打算有人這樣服侍你吧!

這段記憶是我的寶貝,也是我憑弔你的最好方式。

回來高雄之後,每天面對的就是排山倒海來的功課壓力,上課時偶爾不由得會出神,想起跟你在花蓮無憂無慮、到處冒險的時光。正當我想著要去看你的時候,媽媽打電話給我,電話那頭是哽咽的哭泣聲。

我迷迷茫茫的聽完她敘述整件事情發生的始末,卻無論如何都接受不了事實。

你,走了。

在我腦海裡始終凝聚不了任何神智,突然間我溫熱的心像是被人抽乾似的枯涸,我處在震驚不已的情緒,不斷質詢自己,「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媽媽娓娓道來你的死因:鄉間的農民們為了保護莊稼物,打算撲殺老鼠。他們採用灌了毒藥的雞腿來誘殺,卻沒想到放置的位置被嗅覺靈敏的狗狗找到,貪吃的狗狗將毒雞腿開心地吃下肚,殊不知這是送他們見上帝的捷徑……

從一開始,每天難過地吃不下飯,沮喪地一直詛咒放毒雞腿的人。我已經漸漸從懷恨在心變成不斷懷念你,因為你是那麼美好,總是露出一口白牙給我燦爛微笑。

後來,因為許多因素考量,我們家又增添了三個新成員,這些都是你的後輩,也承襲你的樂天性格。每一個寶貝都擁有許多笑料,讓我總是取笑不完,也不免一直想到你。

你知道,我很愛你,就像你很愛我一樣。

小乖,一路好走。

 


那天的天空也是這麼湛藍,希望小乖你記得。(圖片來源/google

記者 黃萱如
                相信「船到橋頭自然直」這句話,卻因為喀報的交稿時間很緊迫,發現還是要趕快開船、變化航道以免遲交稿件。曾被老師批判「裝飾即罪惡」,但仍然很難忽視花俏繁複的設計,最近很想追求樸實無華的風格,不過有點難度。信奉星座,天蠍座的個姓敢愛敢恨,最近人生中最瘋狂的事情就是主動向喜歡的人告白;而且還得到簽樂透都沒這麼好的運氣。希望喀報能帶給我無限的精彩,再由我帶給大家更多的精彩。         以上,我是傳科01的記者,黃萱如。
記者 黃萱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