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期

彭任右 踏實追求桌遊夢

打開門走進去,玲瑯滿目的桌上遊戲便在眼前出現,甚至可以看到一群人正準備打開其中一款遊戲來享受其樂趣。坐在擺放遊戲的架子後面,一個戴著白色眼鏡的人探出頭好奇地看著你,那個人就是彭任右。

彭任右 踏實追求桌遊夢

記者 歐人瑋 報導  2011/04/10

大多數都是從西方國家引進的桌上遊戲,在台灣仍僅只限於少部分有興趣的人會去主動了解,語言隔閡和價錢層次重重地影響了台灣桌遊圈的擴展,因此要找到一同玩桌遊的朋友常常是最令玩家困擾的事情。然而在新竹某處,有一家從下午開始營業的店,打開門走進去,玲瑯滿目的桌上遊戲便在眼前出現,甚至可以看到一群人正準備打開其中一款遊戲來享受其樂趣。坐在擺放遊戲的架子後面,一個戴著白色眼鏡的人探出頭好奇地看著你,那個人就是彭任右。


好友相助 共同打造桌遊天堂

被同好暱稱為右哥的彭任右最常出現的地點,是在新竹跟朋友們一起經營著的桌上遊戲店「卡牌屋」裡。偶爾跟熟客聊聊天、整理擺放遊戲的架子,但大部分的時候是在電腦前面處理網路上一批批的桌遊訂單。彭任右第一次接觸桌上遊戲是在十五年前還是高中生的時候,恰巧接觸到農學社代理推廣的「魔法風雲會」卡片遊戲,接著又在桌上遊戲數量非常少的那段時間裡玩到卡坦島。「這算是第一次和桌遊接觸吧,這個時候的桌上遊戲非常少,也很少人知道。」彭任右回憶當時的情況說道。


彭任右正在卡牌屋二樓做桌上遊戲的教學。(攝影/歐人瑋) 

之後相隔了約六七年,彭任右才開始大量接觸其他桌上遊戲。「那時的遊戲才比較多,因為新天鵝堡在那個時期才開始引進國外遊戲。」彭任右的注意力從這個時候開始漸漸轉移到桌遊上,不只玩,也會去購買,但是遊戲的收納空間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有時候就算可以買,也沒有放置遊戲的地方。這時候,彭任右在網路上遇到了徐士弘。

徐士弘將自己的住處提供給桌遊愛好者作為聚會的場地,同時還空出一整間的房間讓大家寄放遊戲。彭任右說:「他家的冰箱總是有滿滿的食物可以果腹,有好喝的飲料可以止渴,連他去北京進修時,鑰匙也都放在固定的地方,讓牌咖可以隨時自由進出,這樣的豪氣大度可以說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有空間又有同伴,彭任右立刻帶著自己一、兩百款的遊戲投靠過去,讓第一家桌上遊戲店誕生。

這家店提供了附近喜歡玩桌遊的同好們一個非常良好的場所,但夏日的冷氣費、水電費等等,卻是由徐士弘一人負擔。因此過了兩年左右,徐士弘決定另外租一個場地來玩遊戲,彭任右提供自己的房間擺放遊戲並做為暫時聚會場所,直到找到較大的場地。租新場地的費用開始由一群常來玩的同好們共同負擔,彭右任此時也已經成為徐士弘重要的朋友,和幾個好朋友們共同管理維護。
 

邁向經營路 克服重重困難

原本在新竹的新天鵝堡總經銷權是由庭萱積木森林擁有,當他們決定要致力於幼教之後,總經銷權就轉移到這家店身上。原本只是想讓同好們有一個玩遊戲的地方而成立,為了不要讓桌遊在新竹就此沒落,決定投入桌上遊戲市場。這樣的一個契機使得這家店從原本只是玩遊戲的地方,增加了販售的項目。徐士弘投下了資金將小店擴張到一家店的大小,彭任右和他輪流顧店,維持著營運。

「經營桌遊店真的不是普通的辛苦。」彭任右表示,當初大家都是憑一股熱血的決定投入市場,但競爭的壓力和一開始對市場的不了解,讓彭任右他們感到非常累也非常沮喪。「曾經有一家桌遊店,他賣的遊戲並沒有打折,去網路或其他地方可以買到比他更便宜的遊戲,但是一想到如果他倒掉就沒有地方玩遊戲了,就還是會去支持。雖然最後還是倒掉了。」彭右任說。接著表示,一直要到這家店倒了,你才會發現家裡附近沒有桌遊店是一件多麼不方便的事情。所以如果可以有讓同好一起分享桌遊的機會,他們決定繼續支持下去。花了很多時間去走上軌道,這時候還沒有足夠的經費去雇人看店,而是繼續仰賴彭任右和徐士弘去支撐,直到開始在網路上販售遊戲才為這家店帶來了點盈餘。


卡牌屋現在的樣子已經很完整了。(攝影/歐人瑋)

現在這家店已經是一個有兩層樓的完善店面,並且在台北跟花蓮都有分店,但由於新竹店一直雇不到店主,暫時就由彭任右去管理。平均這家店常常都是從下午開始,「有人來店裡就幫他介紹啊,或是有人要玩遊戲可能就幫忙教學……然後網路上有人要買遊戲,要處理一下訂單,接著就是介紹教學等等,晚上會再出一次貨,常常弄完就差不多凌晨兩點了。」
 

熱血相伴 桌遊路不回頭

彭任右將自己的時間投注在管理這家店上、投注在桌上遊戲中,並不是因為有利可圖或是認為桌上遊戲未來大有展望,要先好好投資。「朋友一起創店起來到今天這個地步,如果現在沒有人來管理照顧,那麼就會回到以前的樣子。」從一開始大家一起遊玩,到想要跟大家推廣,直到現在,很多很多困難辛苦的瓶頸和決定,都是由熱血去克服。

「桌上遊戲現在在台灣還是沒辦法像線上遊戲那樣非常流行,像線上遊戲,是很多很多的一個人在玩遊戲,但桌上遊戲需要的是一群人。再加上價錢比較昂貴,如果台灣人消費習慣沒有改變,要推廣還是有點困難,沒辦法普及。」談論到桌上遊戲的未來,彭任右微笑著說:「以後可能會變成像是影音出租店或漫畫出租店那樣,出租桌上遊戲。」雖然桌上遊戲在台灣暫時還是一個比較小眾的娛樂,但彭任右和一群同好們卻決定走上這條不歸路,為了自己所喜歡的東西、和想和別人分享的東西而持續的努力著,描繪著桌上遊戲未來可能的藍圖。

記者 歐人瑋
  啾咪!
記者 歐人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