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期

《資訊焦慮》 認知的混亂

現今,各種定期出刊的書報雜誌、倍數成長的網站、電子信件,散發著使人非讀不可的誘惑,也造就了消化不良的資訊貪食者。網路時代宣告了知識就是力量,然而空前爆炸的資訊量不但沒有解除人們的疑惑,反而造成資訊焦慮。

《資訊焦慮》 認知的混亂

記者 彭婉婷 文  2011/04/24

今,各種定期出刊的書報雜誌和倍數成長的網站、電子信件,散發著使人非讀不可的誘惑,也成了消化不良的資訊貪食者的溫床。網路時代宣告了知識就是力量,然而爆炸的資訊量不但沒有解除人們的疑惑,反而造成資訊焦慮。

科技的進步促使世界步入資訊時代,隨著各類電子媒介的發展,過去三十年所生產的資訊多過於過去五千年的總合,今天一份《紐約時報》裡所包含的信息量,也多於十七世紀一個普通英國人一生的經驗。人們往往用難以計數的時間開會和聊天,以掌握消息和溝通,漸漸地資訊與溝通成了人們最大的負擔,令人感到惶恐。


《資訊焦慮》封面。(攝影/彭婉婷)

回歸根本 用「興趣」化解資訊焦慮

《資訊焦慮》這本書由理查‧伍爾曼(Richard Saul Wurman)所著,他是建築師、平面設計師也是製圖師,分別在許多大學教受都市設計和平面設計課程後,創辦了通路出版公司(Access Press Ltd.),出版各種指南書籍,為太平洋貝爾電話公司重新設計電話簿,發行甚廣,並且致力於他大力提倡的「資訊解讀業」。由於作者長期從事「資訊理解」的工作,因此對於資訊造成的偏差與無法理解的現象,格外敏感且有所體會,於是撰寫這本具經驗性與實用性的著作。《資訊焦慮》除了釐清資訊、知識的本質,作者把重點放在人們理解與學習的過程,將獲得的資訊變得有意義。伍爾曼也針對不同類型層次的資訊,如媒體、文化、談話、參考資訊,提出處理原則,並強調資訊必須回歸人們的認知和經驗,否則就如富蘭克林所說:「飽讀詩書的蠢才往往比無知的蠢才更蠢。」

「資訊焦慮」是一種在處理資訊的過程中所產生的負面情緒,是資料與知識間的黑洞。人們被資訊淹沒,大量的資訊非但未使人們知道得更多,反倒讓未經消化的資訊不斷地堆積,使得真正的「意義」被掩蓋,而堆積的資訊成了令人鬱卒的團塊。「我們真正瞭解的」與「我們應該瞭解的」之間逐漸產生了一道越來越寬的鴻溝。而作者提出減緩資訊焦慮的方法,在於將資訊還原到個人的興趣、正常的生活經驗以及能夠完全溝通的「常識」層次。

伍爾曼相信每一個人都應該有他自己的想像課程表,以作為生活中學習的動力。而學習可以視為資訊汲取的過程,但在此之前必須先有興趣。一項興趣能擴展至所有的知識範疇,無論是對什麼感興趣,或是從何處切入,都可以選擇往更高深的方向鑽研,或觸類旁通延伸至其他的資訊領域,例如對日劇有興趣,可能就會接觸到日文、日本文化、歷史、文學等資訊。也就是說興趣的網絡是相連的,這些網絡使知識的範疇不斷擴展、延伸,不會固執駐守於一個定點之中,這是輕鬆學習且有效的途徑。在科技越來越發達的時代,人們接收自訊最頻繁的來源便是網路、電視…...等等。透過媒體的輔助,無論是任何媒介,在資訊傳達的同時,刺激接收者的興趣是很重要的,要注意整個溝通過程並無冷場,更要預留空間讓接收者做其他的聯想和省思。

由自己建立資訊媒體的尺規

人們應該享受並且有效利用科技的新發展,不能成為盲目的資訊接收者。伍爾曼認為,在人們對於世界大事都仰賴口頭傳遞的年代,很少有資訊會讓人們感到困擾或焦慮。因為傳播管道是單一的,人們無須費心比較資訊的來源,世界因此狹窄而簡單。如今,傳播媒體二十四小時告訴人們發生在世界各個角落的新聞,也進而影響了閱聽人對風險的知覺。在自然災害方面,媒體對地震、水災、暴風雪等特別關注,因為這些災害是即時性的,怵目驚心的畫面和繪聲繪影地報導模式,彷彿那些天災異變並不是自然界正常的變化。其實,又有多少人知道,一地平均溫度上升五度才是真正嚴重的災害、海水淹沒的是一個島嶼還是一個國家?和突發天災相比,這樣細微、非戲劇化的現象,往往才對於我們的生活有更深遠的影響。


在科技日新月異的時代,到底是媒體控制人,還是人控制媒體?
(圖片來源/ ierapetra.gr)

常常聽到對於新聞媒體報導的埋怨,像是不滿內容的空洞無趣、對於不斷撥放災難的「精彩」畫面和消費受難者的現象視為商業利益,以及批判新聞報導的商業化和煽色腥。但在抱怨及感到無奈的同時,應該先反思自己是否也對如此驚險、聳動的議題感到有興趣,純以感官來接觸資訊而未經思考、篩選。媒體的特殊複雜性讓人們有機會以更敏銳的視角研判所觀察到的一切,就某方面而言,媒體的貢獻值得給予肯定。若要充分發揮媒體的價值,人們應該篩選符合個人需要的資訊,並在使用資訊的同時,抱持著存疑的心態。作者伍爾曼說:「只要掌握解釋資訊的自由,我們也就擁有掌握資訊的能力。」

《資訊焦慮》這本書所涵蓋的範圍很廣,分析各種資訊所造成的焦慮、提出解決資訊焦慮的辦法以及教導讀者該如何有效的吸收知識。伍爾曼並非心理學專家,也不是專業的研究學者,但作者透過多次的訪談以及引用名人或書籍的語錄,和自己的觀點相互驗證,藉此增加了文章的專業性和可信度。《資訊焦慮》不是一本教科書,它揭露了日常生活中影響人們卻難以被察覺的現象,茫茫的知識大海不足以淹沒人類的腦袋,前提是必須要清楚知道自己想要什麼、需要什麼,如此一來科技便使人感到滿足,而不是焦慮。

記者 彭婉婷
                                      自認為是無敵悶騷人 因地制宜  沉默和瘋狂都是我的專長  不是個善於交談的人  但我喜歡聆聽大大小小的故事  願這學年用自己的雙手 譜出一篇篇精彩動人的樂章                                          
記者 彭婉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