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期

從指間看見《天堂的顏色》

如果天堂有顏色,會是什麼顏色呢?《天堂的顏色》是伊朗導演馬基‧麥吉迪在繼《天堂的孩子》一片後,於一九九九年推出的作品,片中藉由盲童墨曼的遭遇,除了顯示出盲人不為人知的心酸及生活甘苦外,也強而有力地描繪生命的堅韌性以及挖掘出人性自私脆弱的一面。

從指間看見《天堂的顏色》

記者 尹亭雅 文  2011/04/24

果天堂有顏色,會是什麼顏色呢?《天堂的顏色》是伊朗導演馬基‧麥吉迪在繼《天堂的孩子》一片後,於一九九九年推出的作品,片中藉由盲童墨曼的遭遇,除了顯示出盲人不為人知的心酸及生活甘苦外,也強而有力地描繪生命的堅韌性以及挖掘出人性自私脆弱的一面。貫穿整部影片的人文精神,也讓導演馬基‧麥吉迪因為這部片再度揚威國際影壇。

 
《天堂的顏色》為伊朗知名導演馬基‧麥吉迪,於1999年推出的充滿人文精神的電影。
(圖片來源/療癒電影)

全黑的畫面 失色的天堂

影片的一開始,是完全的黑螢幕,除了字幕外,什麼也沒有,只能藉由聽到的聲音,以及字幕來判斷出現在這一幕中的人們在做些什麼,彷彿是蓄意讓觀眾在一開始,就先體會看看,失去視力的感受,讓觀眾能夠在經歷墨曼即將發生的遭遇前,先體會墨曼平時失去雙眼的感受,也讓觀眾更能夠貼近墨曼。

墨曼就讀於城鎮裏的盲童學校,當暑假來臨時,其他的盲童們都被父母們開心地接回家,準備度過快樂的夏天,但是墨曼卻遲遲等不到父親,最後學校裡只剩下墨曼一個人。等了好久的墨曼,終於在第二天盼到了爸爸的到來,墨曼摸著父親的手,掉著眼淚說:「我還以為你不要我了……我還以為你不要我了……」然而事實上,莫曼的父親是真的不要墨曼了,接連面對孩子失明以及妻子早逝的悲劇,莫曼的父親不願意再背負苦痛,於是拚命地工作賺了錢,準備迎娶美麗的新娘,展開新生活。但是,他還有個無法逃避的重擔放不下,那就是失明的墨曼。

回到鄉間老家的墨曼,有兩個可愛妹妹一起玩耍,以及最疼愛他的奶奶教他關於大自然的一切,在這個綠意盎然、鳥語花香的美麗世界裏,墨曼用他靈巧的手、聰敏的耳朵,盡情地與大自然接觸,感受風的舞蹈、溪流的歌唱,一切是如此的美好,而墨曼心中那虛幻的天堂仿佛漸漸有了顏色。

然而,想到要一輩子照顧失明的兒子,墨曼的父親害怕了,更害怕會因此失去即將娶進門的新娘,於是開始想盡辦法擺脫墨曼。墨曼的離開,彷彿將家鄉的美景也一併帶走了,妹妹們的笑聲停止了,失去愛孫的奶奶也一病不起,墨曼心中的天堂更是漸漸地失去了色彩。

指尖韻感懷 海鷗捎神諭

《天堂的顏色》背景建構在伊朗山區的小村落,藉由電影的鏡頭,青翠的山嶺以及滿山遍野的苜蓿花,不復見以往伊朗給人灰黃沙漠的印象,真的宛如讓人感覺看見了「天堂的顏色」,讓整部片除了有令人動容的故事張力外,也有絕佳的視覺效果。事實上導演在村落的景觀中釋放了伊朗人的自信與傲氣。我們在這些貧窮的農戶中看不到散落的零亂,反而從整潔而井然有序的庭院家居,看到了層次極高的人文素養。墨曼的奶奶雖然年歲已大,但她堅毅的神情卻令人難以忘懷,而她的慈祥的光輝,更是照亮了墨曼的心靈,讓墨曼在家鄉的生活過得多姿多彩。

 
慈祥和藹的墨曼奶奶,是墨曼最大的支持力量。(圖片來源/淘碟小屋)
 

人們常說「眼睛是靈魂之窗」,墨曼雖然被關上了這扇窗,但他心靈的純真及善良,卻從未被遮蔽住。雖然雙眼失明,但墨曼卻送給妹妹們兩張美麗的明信片,還有奶奶一個漂亮的髮夾,彷彿在暗喻墨曼透過心靈,依舊可以感受到這個世界的美麗。他聆聽啄木鳥的聲音,他觸摸水底的碎石,他摸著妹妹的臉,他嘗試著用雙手抓住風,他用手掌輕觸玉米的葉子以及麥穗,正因為他看不到,因此培養出比平常人更靈敏的觸覺及聽覺,也因此使他比平常人更懂得體悟當下,珍惜周遭的一切。導演為了讓人體會到盲人所「感覺」到的世界,也特別用心突顯出盲童手細緻的觸碰,透過這種感知能力,而能有與一般人對世界完全不同,甚至更為寬廣的認識。

 
墨曼雖然失去雙眼,但卻用靈敏的觸覺,可以感受到妹妹的成長等世間萬物的變化。
(圖片來源/淘碟小屋)

對比於墨曼,墨曼的父親在整部片中始終是忐忑不安的,認為母親口中的神從小就不眷顧他,然而他所思索的一切幾乎都是從自己的角度出發,與奶奶及墨曼相較之下顯得格格不入。就某個角度而言,父親期望娶妻生子才能對自己年老有個保障的想法應該是正確的,問題是他對眼前的困境採取逃避的惡質手段,在善良的奶奶眼中不禁為他擔心起來。

在墨曼連人帶馬跌落激流時,父親並未立即躍入河中救兒子。在那突發的剎那間,父親的思緒是經過激烈的掙扎與吶喊,畢竟目盲的墨曼對他而言是個累贅,從他的表情中無法否定他有這種可怕的想法,這正是人性中相當複雜的情緒,但也因為如此,在惡念的對應之下,善的本質才能呼應而出。於是在短暫而快速的掙扎後,父親很快地發現自己應該作什麼決定,才不再猶豫地躍入湍急的河流中。被沖到海岸邊的父親幽幽醒來,發現沒有氣息的墨曼,難過地抱著屍體痛哭失色,而此時天空飛來一群海鷗,此時近乎「神」的光芒照在墨曼的手上,使得墨曼的手微微動了起來,使得墨曼的生死更加懸疑。

成群的海鷗是天使的象徵,導演在片中努力地將天堂這樣的消息轉化為對鏡頭詮釋,從而構成了特殊而唯美的新意境,這也是本片在世界各地頻頻獲獎,並被「時代雜誌」評為一九九九年十大佳片之一的因素。除了以海鷗暗喻天使外,整部片中,其實導演用了許多暗喻的手法。當墨曼將摔落在地上的幼鳥放回鳥巢裡時,是暗喻著墨曼自己那顆想回家的心;當墨曼聽著大自然的所發出的各種聲音時,低喃著的語句,是在暗喻著大自然的一草一物,都是具有靈魂的。這些隱喻也加深了整部片的深度。

透過《天堂的顏色》除了可以了解盲人們的生活,以及他們非比常人的絕佳的聽覺及觸覺外,人性的探討無非是一大重點,也讓人為墨曼留下同情的眼淚時,同時反思自己,彷彿藉由墨曼的純潔心靈,重新審視了自己。


《天堂的顏色》具有令人動容的故事張力,及大自然提供的絕佳視覺效果。
(影片來源/土豆網)

記者 尹亭雅
我是尹亭雅   最愛星星 海浪 跟沙灘 喀報這條傳科天堂路 或許 沒有閃爍的星星 沒有迷人的浪花 但願我能盡力做到最好 像走在沙灘上般 留下美好的足跡
記者 尹亭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