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期

美麗是一種感覺

美是一種感官的判斷,美的標準因人而異,我覺得自然就是一種美,春風的味道很美,春天開的花很美,綠葉是一種美;夏天的雨雖然有些悲傷,但也是很美,有時我覺得它呼應了我的心情,有時我感覺到老天其實也是會傷心的...

美麗是一種感覺

記者 徐志玲 文  2011/04/24

美麗是一種感覺

是一種感官的判斷,美的標準因人而異,我覺得自然就是一種美,春風的味道很美,春天開的花很美,綠葉是一種美;夏天的雨雖然有些悲傷,但也是很美,有時我覺得他呼應了我的心情,有時我感覺到老天其實也是會傷心的;秋風有點涼,它給樹木換上了黃色的睡衣,叫它好好去睡一覺,我就知道秋天就是這麼的溫柔,它知道樹木該休息了,它讓我覺得這個世界好美;冬天好比我臉上的雀斑,就跟它說我不喜歡,它還用無辜的眼神看著我,告訴我,它還是必須存在。


春、夏、秋、冬。(圖片來源:google)

世界就是這樣的循環著,不管我喜歡或不喜歡,它都很有個性的不理我,只做它覺得自己該做的事。它教會我我也應該要有自己的個性,應該要比任何人都還要了解自己,更愛自己!我接受了它的看法,試圖去體會自然萬物都有它存在的價值,包括我身上的一切,我要去改變它,與其和它和睦共處,尊重自然,也尊重自己。

美麗是一種束縛

基本上我開始注意到自己的外表是在國一那一年,我發現我爸爸常說的電視上的美女,鼻子都小小的,我就覺得我的鼻子,特大,特醜。所以造成我在那段時間,看到人,第一個就會先看她的鼻子,只要她鼻子小小的,我就覺得她特美,儘管她是朝天鼻或什麼。直到有一天我又在電視上看到,鼻子是代表財富,我才覺得其實鼻子大一點也挺好的,可它卻也告訴我,耳朵大,是福氣,耳朵飛,是聰明,我又輪迴在看別人耳朵的習慣。直到有一天,我同學無意間看到我的耳朵,並告訴我,我的耳朵長得好漂亮,我又通了,我超開心,我又恢復到比較正常。接下來就高中了,我在乎我臉上的小雀斑,我在乎我56公斤胖胖的身材,我在乎我的雙腿夠不夠細,我在乎的事都會讓我不快樂,我喜歡電視裡的那些人,我想要跟她們一樣美,但又看看鏡中的自己,我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我到台灣以後,我覺得在捷運站看到的每一個女生,都彷彿像電視裡看到的一樣美,在這個環境下薰陶了五年,我發現要美是一件非常簡單的事,首先是靠化妝,再不滿意就整形,想要多美就可以多美,但變美後呢?就算是第一美女,她也會變老,會被一代代更新的人比下去,她能坦然地接受嗎?她還是會不快樂,其實最需要的是讓心變美,從心底的滿足和自信,才會真的讓一個人變美。

我們只有一雙眼,一顆心,可以看到自己和了解自己,但科技社會卻提供我們用這雙眼和這顆心,更在乎世俗的眼光,照世俗的標準改變自己,獲得眾人的肯定,然後呢?忘了真正的自己!忘了最原始的滿足!有了科技之後,人活得好累,科技剝奪了簡單的幸福,簡單了快樂,我們為了發展而科技,為了科技而科技,最簡單的滿足,卻越更不簡單,越需要仰賴科技,對世界的掌控權正在人和自然中來回交替,最無辜的當然是人類的子孫,人類數千年的努力,抵不過大自然無情地倔強個性。

我不是不接受人們可以選擇讓自己更美的權利,只是你能夠永遠保持不老嗎?你可以電波拉皮到什麼時候?歲月是無情的,它會六親不認的拋下你,讓你獨自承擔歲月的風霜,在皺紋中表露一種智慧,用最自然的線條勾勒屬於自己的真善美。

我與美麗有個約會,我會讓自己「清心」、「開心」、「決心」和「信心」,讓自己變得更美。


 

記者 徐志玲
          我的全名叫徐志玲,好朋友們都會叫我玲玲。           我出生在緬甸,我心裡常常會想著緬甸,我熱愛臺灣,我感謝     臺灣給予我良好的教育和環境。傳播與科技學系是我想學好的專業     能力,我希望自己有一天可以為緬甸報導真實而具可看性的新聞,     讓世界認識緬甸,可愛的緬甸,因為我覺得具有豐富資源和地理優勢     的緬甸,人民的生活不應該如此痛苦,無恥貪婪的軍政府搞得讓國家     越來越窮,越來越封閉,讓無反抗能力的人民變得越無知越好,我希望     用我學到的傳播專業能力,為需要幫助以及需要改變的緬甸人民服務。   
記者 徐志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