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期

設計雙人組 創意衣起來

每一個人都是小丑,大家都要把歡笑帶給別人,眼淚流給自己。有一天,當小丑笑著對著大家說再見時,轉身後的未來,是一層層有如仙人掌的人生關卡,仙人掌上一朵朵的雲是小丑的朋友,朋友不會每天黏在身旁,他們會適時出現,當小丑度過每一道考驗後,這些仙人掌就是人生閱歷。

設計雙人組 創意衣起來

記者 周揚珊 報導  2011/05/01

 
DRA畫得小丑插畫以及轉印在衣服上的樣子 (攝影/周揚珊)

幅插畫是DRA掛在店裡的擺飾,DRA指著小丑,講了它背後的一個故事:「每個人都是小丑,大家要把歡笑帶給別人,眼淚流給自己。有一天,當小丑笑著對著大家說再見時,轉身後的未來,是一層層有如仙人掌的人生關卡,仙人掌上一朵朵的雲是小丑的朋友,朋友不會每天黏在身旁,他們會適時出現,當小丑度過每一道考驗後,這些仙人掌就是人生閱歷,小丑總是自己默默的流淚,因為只有自己可以體會人生裡的酸甜滋味。」

設計衣服的用心與巧思 

DRA打拼了五、六年,好不容易找到三位合夥人開了服飾店,店內的衣服是由DRA和CHRIS分別設計而成,兩人風格不同,也都各自成立自己品牌,DRA的手繪T-shirt可愛、有趣,CHRIS設計的圖案T-shirt風格鮮明,除此之外,其他衣服也都是經過他們精心挑選布料的花色、材質設計而成,一名就讀實踐服裝設計系的常客說:「老闆在挑選這些布料時,也是一種畫插畫的概念,深思熟慮搭配後才會上架。」仔細看DRA在衣服上的手繪插圖,有些插圖巧妙地展現了圖地反轉-主題可以變成背景,背景可以成為主題的概念,DRA指著其中一件衣服說:「整個圖案是一隻青蛙對不對,其實他是一隻烏龜抱著香菇!」


乍看之下是青蛙的插圖,其實是烏龜抱著香菇(攝影/周揚珊)

圖地反轉系列,到底是太陽還是月亮?(攝影/周揚珊)


圖地反轉系列 ,很神奇吧!
(攝影/周揚珊)

DRA的故事

DRA是Dragon的縮寫,他以前每次畫完一張畫都會簽上Dragon,後來覺得太長就簡寫成DRA。DRA原本在竹東當業務員,然而這份職業讓他看盡了人性醜陋面,他激動地說:「明明可以當阿公要叫他大哥,明明可以當阿嬤要叫她大姐,還要說你最近好漂亮。」當時因緣際會下,跟朋友進一批民族風貨品,在新竹市區租了小小店面營業,賣商品跟業務員兩種感受不同,無法忍受虛偽的工作環境,辭去了業務員這份工作,專心打理店舖,然而地區性質差異,使得同一種風格的貨物在台北是當紅炸子雞,在新竹卻被打入冷宮,看著堆疊在店理的貨物,DRA絞盡腦汁想辦法另謀生計,突然靈光乍現,想到自己會畫畫,所以他就在新竹市區的小巷子擺了一個攤位,販賣各種手繪物件包括衣服、帽子、手機套、安全帽,之後租一個小專櫃賣服飾,接著遇到了合夥人,開了現在這家店。


DRA很專心的介紹自己的衣服。(攝影/周揚珊)

CHRIS的故事

CHRIS現在年僅大三,就讀亞洲大學視覺傳達系,當初CHRIS被DRA的手繪風格吸引,常常到市區找DRA聊天,CHRIS一直都很喜歡畫畫,高中的時候經常拿著一本素描本,畫下喜歡的事物,兩人也算投緣,CHRIS高三時,有一天DRA突然問他要不要一起合夥開店,經過和家人討論、審慎評估後,共同合作開店。CHRIS設計的衣服風格,屬於簡約風圖像排列,其中一件衣服圖案記錄著CHRIS自創品牌的起源,他說國中時和另外兩個男生約好,要一起開一家服飾店,當時的品牌logo都想好了,圖案上的三角形代表三個人,但是之後他們並沒有一起創業,只剩下他一個,所以三角形裡面有一個點代表他自己。現在主要忙於課業,假日的時候會回到新竹店裡幫忙,店裡的名片、品牌形象設計主要是由CHRIS一手包辦。


CHRIS和他設計的衣服之一。(攝影/周揚珊)


三角形代表CHRIS和國中另外兩位同學想要一起開服飾店,
,三角形裡面的點表示線再只剩下CHRIS一人而已
。(攝影/周揚珊)

創意思維發想

平時經驗累積是重要的,很多靈感皆來自於平常的共同經驗。DRA主張什麼都要涉獵,不用侷限於設計主流雜誌,他說:「平時可以看設計雜誌,但是不能看太多,看太多後就會被主流流行文化牽著鼻子走,畢竟內容裡還是別人的創意思想。」所以他主張什麼都要看,累積足夠的想法思維,得以觸類旁通。所以他創作也沒有一定的時間,沒客人或是下班一有想法就畫,等到出新版衣服再慢慢挑選圖樣。

CHRIS就讀視覺傳達設計系,平常每天都在作業海中度過,新的想法大部份都是在一個人的時候產生,因為單獨時不僅可以認真思考事情,也比較靜得下心。CHRIS班上分為三組,分別為圖文、行銷、包裝,他對文字以及圖像很有興趣,所以選擇了圖文,大二已完成一本繪本作品,被老師收藏作為日後學弟妹的榜樣。

現在在構思大四的畢業製作,他希望呈現整套視覺傳達系可以完成的部份,包括影像設計、商品、包裝、繪本、動畫……等,雖然辛苦,但是也會很樂在其中,畢業製作關係到他們的未來出路,如果做的好,未來更有機會。他希望當完兵後直接工作,汲取社會、人事經驗,未來希望可以自己跟同伴們一同創業,不想受限於被公司簽約後,想法跟創作形式無法自由發揮,CHRIS說:「很多公司通常都會偏重一些既定的概念、印象,現在很多商品的包裝跟國外都有一定的差距,例如台灣不太能接受黑色底的包裝,台灣文化會認為比較不吉祥,但其實黑色底當包裝有襯托的效果。」工作幾年後,他想要到一個人生地不熟的國家繼續進修。

經驗甘苦談

DRA的插圖很受顧客喜愛,不過DRA說:「如果沒有開衣服店,可能也不一定會畫這種風格。」以前擺地攤時,顧客會覺得圖地反轉圖案好可愛、很驚奇,然而人是視覺性動物,大部份的人還是喜歡一目了然的圖像,少許部分的人聽完設計者的介紹,會願意買圖案背後的故事,為了迎合市場需求,經過經驗累積後,才有現在這些可愛圖案。DRA工作經驗多年,他跟CHRIS說過,麵包跟理想都很重要,但是沒有麵包一切只是空談,也許為了符合大眾口味,沒有辦法創作自己喜愛的風格,但這是一種以屈為合的戰略,等到累積足夠的麵包,就有後盾完成自己的理想。

服裝生產製作方面,剛開始時確實遇到了很多難題,最早買現成的美國T-shirt印刷,美國人個子太大,台灣人穿了太鬆垮,之後進日本貨,日本人太小,台灣人穿起來太緊終於買了台灣版型,但是女生不喜歡,因為沒有腰身,無法襯托胸型,做出腰身後,肩線太長,女生的袖子掉下來會像蝴蝶。等最後終於找到一個最佳平衡點,只好把之前堆積的衣服都捐給八八水災賣掉。CHRIS提到,每件新設計的衣服都會先試做一件、試洗一便,確定不會變形、變色,才敢真正的大量生產。

店裡性格的裝潢、特殊花樣的衣服,已建立起不錯的口碑,也許有些人想買一件衣服,有些人想買衣服裡的故事。


店裡的擺設,右上角圖片裡的星星燈,是老板當初跟朋友
進民族風貨物的其中一個商品。(攝影/周揚珊)

記者 周揚珊
我是周揚珊 我每天都很努力的生活 希望畢業後可以發光發熱!
記者 周揚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