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期

Nicole 秀出不同價值

她對於自己的體態感到自信,她並不是花瓶,也不是只顧著賣弄風騷的辣妹。她是show girl,Nicole。

Nicole 秀出不同價值

記者 徐子晴 報導  2011/05/01

 

般人對show girl的認知,總是停留在「天使臉孔,魔鬼身材」的刻板印象,智慧與容貌姣好,是無法劃上等號的。因此,去年台大13妹爆紅,大學生兼職show girl的議題被炒熱,究竟大學生的高智識背景,與展露身體為最主要目的的show girl,在社會責任上是否有衝突?「我覺得這些說法都很無聊,」有著纖細身材和一雙長腿的Nicole說,「show girl其實就和一般的打工一樣啊!」


Nicole個性活潑大方,用上課用的計算機練習展示商品。(攝影/徐子晴)
 

經驗豐富 以自身例子給予意見

留著一頭金色俏麗短髮,穿著時髦,臉上畫著精緻的妝,Nicole看起來就和時下大學生沒兩樣。目前就讀東吳大學企業管理學系大四的她,課餘兼差show girl已有半年,而在這之前更有擔任PG(promotion girl)和大型活動接待三年的經驗。 

「去年我當過酒促,這也算是PG的一種。」Nicole說,酒促的工作地點主要是夜店、launge bar以及海產店。她神情一變,嚴肅地說:「建議一般女生真的不要當酒促!很容易受到騷擾!」她說,酒促工作內容其實很無趣,只是站在冰箱旁邊向客人推銷某廠牌的啤酒,但是因為工作環境較複雜,有形形色色的客人,因而時常遭到客人的言語騷擾。「客人常常叫我妹妹之類的,還會跟我要電話,」Nicole無奈地表示,她非常不能忍受菸味和騷擾,因此當了一個月酒促之後就非常後悔,「酒促只有時薪較高這個優點而已。」她坦言。

show girl  台上台下功夫非簡單

去年才剛踏入show girl圈的Nicole,雖然只是「菜鳥」,但卻已經深深了解這個行業的環境。「show girl間的競爭其實很激烈,因為圈子很小,有很多資深的『老鳥』,也有更多新人想要進來,」Nicole說,在大學生之中,show girl其實是很受歡迎的打工方式,有很多家裡很有錢的女生也費盡心思想要成為show girl,認為當show girl可以享受光鮮亮麗、受人矚目的感覺。「她們這樣思考方向是錯的。」她認真地說。Nicole表示,其實當show girl很辛苦,根本不是外界想像的輕鬆,也不是穿著清涼,只站著擺擺pose這麼簡單。

「在成為show girl之前與之後都有累人之處,」Nicole表示,自己準備好了一份履歷表,常常要帶著大包小包的衣服、鞋子、配件去到處去面試show girl,車錢和買新衣服的開銷,對她來說,其實是一種負擔。她說,曾經一天跑了三個不同的地方面試,但最後卻都沒有被錄取,還要付來回的車資,很令人沮喪。 然而,如果很幸運地被廠商錄取後,還是要面對一些挑戰。

「show girl除了基本的外貌要求之外,還需要流利的口才和清晰的思維,」Nicole說明,到了展場之後,廠商會給你厚達20頁的產品資訊,必須在短時間內抓出各類產品的特點,並能流利地向看展的觀眾介紹。「比如說,現在這個牌子的產品有128個內建遊戲,來自36個國家的專業技術,還有從日本引進的最新感應器……」Nicole口條清晰地示範了介紹一大串產品的資訊,完全不吃螺絲,熟悉度就像從小背誦已久的詩詞一般,信手拈來。

其實,關於成為一名show girl的原因,Nicole坦言:「只是因為show girl的時薪很高。」她說,因為家境不太好,再加上自己個性比較獨立,不想跟家裡伸手拿錢,因此上了大學之後,開始自己打工賺生活費,以及償還就學貸款。「show girl一天工作時數為6~8小時,薪資為2000~3500元,」Nicole說,由於自己是基於賺錢的理由而當show girl,也不偷不搶,父母並沒有反對她以此為課後打工。「但有些同學知道我在當show girl,卻覺得我好像賺很多錢。」她說,大學生對show girl的接受度很高,同儕間不會以世俗的觀點,認為她在賣弄自己的身體。但她氣憤的表示,「畢竟這些錢我也是辛苦賺來的,我也有付出相當的勞力和心力。」

過分聚焦性別 show girl不只秀美體

Nicole認為,當一名show girl並不是女性身體物化的表現。「show girl的衣服通常是兩截式的,裙子一定都很短,」她說,「但路邊的辣妹也都會這樣穿呀!大家都很樂意展現自己的身材優勢,只是我在工作罷了。」她說,當然也有廠商會徵求比基尼辣妹,但是她自己比較喜歡展現專業形象的感覺,「只要女生自己可以接受就好了,像賽車女郎營造出的形象也只是噱頭,穿那些衣服其實和當大型人偶是一樣的。」她說,雖然自己並不是長的非常甜美可愛,但因每個廠商的需求不同,她通常都會去應徵要求「身材高挑」的展覽。「我對自己的身高和長腿最有自信,」Nicole笑著說,自己平常都會穿比較清涼背心和短褲,參加熱舞社時表演時也會有比較大的尺度,因此認為show girl的衣服一點都不暴露,甚至覺得有些衣服設計的很漂亮,工作時心情會特別好。


Nicole認為,show girl的衣服並不暴露,只是和時下女生喜歡展露自
己身材優點一般,露出美麗的部分。(照片來源/Nicole

台灣大學校長李嗣涔曾表示,認為台大學生去當show girl,僅以外貌去謀職「很可惜」。對Nicole而言,現在的環境和以前不同,即使show girl有必備的外貌門檻,但她在展場工作所學到的工作態度、和穿著高跟鞋站一整天獲得的水泡和腫脹,以及在和觀眾介紹產品的過程中訓練出來的口才,都是別的工作難以獲得的經驗。「這世界上並沒有規定唸什麼大學,就要做什麼工作,」Nicole說,「我畢業後當然不會以show girl為職,但是我很喜歡這份工作。」

也許,只是因為身為女性,因此大家就用特別的眼光看待show girl。也許,真正被物化的是大眾的眼光。show girl和高智識並不相悖,強調多元文化及多元觀點的現在,應該要能更能包容「行行出狀元」的觀點。對Nicole而言,在展場穿著清涼的女孩們,並不是花瓶,也不是只顧著賣弄風騷的辣妹;她對於自己的體態感到自信,但展露美麗所獲得的滿足只是附加價值,最重要的是,她能體驗工作上所需的專業能力和所謂的工作態度。美麗的女體已經被拋諸腦後,取而代之的是,一份工作後所獲得的難得經驗價值。

記者 徐子晴
我是徐子晴,喜歡微涼的天氣和慵懶的環境。 常常忍不住咧嘴大笑,也常常忍不住熱淚盈眶。 目前最羨慕別人擁有一副好歌喉,可以為所有情緒找到出口。  
記者 徐子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