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期

捐贈善良 鄭麗容

在82年12月11號,我老公送孩子上學後就再也沒有回來過……

捐贈善良 鄭麗容

記者 周亭羽 報導  2011/05/01

 

「那天早上老公像平常一樣送孩子到學校上課,他出門後不久我就接到一通醫院打來的電話……,醫生說就算救得回來,他也會成為植物人。」

 

悲傷的巨變 喚起善解的心

鄭麗容女士訴說著18年前,丈夫紀金堅一如往常地在吃完早餐後送孩子出門上學,沒想到在路上發生一場車禍。他看起來雖然沒有任何外傷,但是頭部卻已嚴重受損,紀金堅在八點送醫,十二點就幾乎沒有生命跡象。「知道沒救的時候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但是我決定要幫丈夫把器官捐贈出來。」鄭麗容聯絡丈夫的兩個哥哥,在經過四哥的同意和兩次腦死判定程序後,隔天便進行。「我當時覺得好可怕,出門前好好的一個人,幾個小時後就這樣不見了。」


雖然希望丈夫的器官可以幫助需要的人,但鄭麗容在看到遺體的那一瞬間,仍無法承受眼前的景象:「他的眼窩變成凹陷的兩個洞,像是骷髏頭一樣,身上傷口的縫線也亂七八糟!我那時候真的很生氣。」鄭麗容說,自己沒有辦法忘卻那樣可怕的畫面,雖然沒有後悔做出這個決定,卻忍不住開始懷疑,這樣做真的對嗎?是自己太不了解器官捐贈,還是其實是醫護人員的疏失呢?

不過巧合的是,就在捐出器官的隔年,中華民國器官捐贈協會便在民國83年正式成立。抱著想要更了解器官捐贈以及幫助更多人的決心,鄭麗容決定加入協會,這一進入就是17年。


器官捐贈協會是由一群熱心的志工們組成,捐贈者家屬在協會中互相安慰鼓勵、撫平傷痛;受贈者家屬滿懷感恩,希望自己也可以把愛傳達給更多人。鄭麗容表示,剛開始這樣的觀念在台灣還不是很普遍,經過協會裡每個人長久的努力,現在器官捐贈不管在制度、醫療或者對家屬的後續關懷等各方面都已經越來越完整,醫院現在也將遺體處理得很好。鄭麗容說:「如果捐贈眼角膜,會在遺體裝置假的眼球,眼睛閉上時完全看不出來;若捐贈其他部位的器官,也會在該部位填充棉花,跟我那時候差很多,經過美化再縫合的遺體看起來很完整。」

器官捐贈協會的工作內容很多,平常志工們會到監獄裡演講,對犯人進行教育以說服他們捐出自己的器官;假日的時候志工們定期為捐贈者舉辦追思會,和其他需要安慰的家屬們一起祝福禱告。鄭麗容印象最深刻的回憶是,有一次協會舉辦園遊會,職業是美髮師的鄭麗容在活動中為大家義剪,而另一位幫大家義剪的太太是受贈者的家屬,且受贈的人剛好也就是她的先生。

 


鄭麗容用自己的專業能力為器官捐贈盡心盡力。(照片來源/自由電子報)

 

家人相守 「醫」同度過

回想起那場奪走丈夫生命的車禍,鄭麗容說那時候是真的很無助又很難過:「那天是12月11號,那年的冬天真的好冷,我覺得特別冷。」但是失去丈夫的她沒有因此一蹶不振,反而更加振作。因為孩子還小需要照顧,鄭麗容更努力地工作,靠著做家庭理髮把孩子扶養長大,由於丈夫原本是油漆工,所以空下來的時間她便把丈夫剩下的油漆刷在家裡牆壁上,她說:「有事情做總是比較好的,這樣好像也可以轉換一下心情。」

在丈夫紀金堅先生車禍過世的兩年後,鄭麗容在友人的介紹下認識現在的丈夫林俊龍。林俊龍的原配是因病去世,因此同樣經歷過生離死別的兩人,對這份姻緣格外珍惜。鄭麗容帶著自己的兒子和林俊龍的兩個孩子開始新的人生,她的表情很滿足:「我很珍惜大家能夠住在一起的機會,孩子們從小也都很懂事。現在孩子都長大了,看到他們過得好我也覺得很開心。」

鄭麗容表示自己對醫療方面的知識很感興趣,一直以來也非常鼓勵兒子學醫,但畢竟考取醫學系對一般人而言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此最後兒子選擇就讀復健科。鄭麗容的愛心影響了兒子,兒子學習的是老人科復健,現在就讀長庚大學碩士班,她笑著說:「一開始是受我的影響啦!可是我看他自己現在也做得很快樂。」

 

器官捐贈 昇華的意義

器官捐贈深植在鄭麗容的心中,是因為年輕的時候曾經聽過一個阿姨的親身經歷。那位阿姨的女兒發生一場車禍,後來她替女兒捐出器官,因而救活很多人的生命。她說:「那年我28歲,聽完這件事後我常常告訴老公,如果有一天我死掉你一定要替我捐出我的器官,」沒想到九年後一場意外奪走丈夫性命,「結果後來竟然是我幫我老公捐出器官。」鄭麗容說當時丈夫捐贈了眼角膜和腎臟,自己輾轉得知有四個人因此受惠,但她說:「其實不是四個人,那是四個家庭。一個洗腎病患會帶給家庭多大的經濟負擔?一個看不見的人會讓家人多不方便?一旦這樣想就會覺得器官捐贈是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當說道「一個器官能幫助的不只是一個人,而是一整個家庭」時,鄭麗容的眼神亮了起來。

雖然當初造成車禍的肇事者早已逃之夭夭,鄭麗容說她從來就沒有想過要找出那個人:「我自己已經很不幸了,為什麼還要害另一個家庭也陷入不幸呢?」善良的鄭麗容即使遭遇不幸的事也只想到要如何幫助他人,她不斷重複著:「那些留著也沒用的器官就應該讓給有福氣用的人,我覺得有人能替我們愛的人活下來是一件很棒的事,我很感謝因為我先生而活得更好的人。」

鄭麗容的樂觀善良改變了許多人的一生,她的丈夫林俊龍先生從一開始無法接受器官捐贈,到後來同意在死後捐出自己的器官,她驕傲地說:「他也被我影響了啦!」但鄭麗容不會因此滿足,她會繼續努力,努力改變更多人。

 

記者 周亭羽
我的名字是周亭羽 媽媽希望把它改成周庭宇 因為這個筆劃柔順乖巧 將來婚姻比較幸福   不愛批判 也不是女性主義者 但是我不聽話 相信不乖巧也能過得很幸福 我不要乖   夢想是一個人去看看這個世界 遇到綠燈就直走紅燈就轉彎地 一直走下去 把我眼裡的風景 寫成一篇篇文章 然後帶給別人一點點什麼 或者是感動
記者 周亭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