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期

變調的文化 台北美術館

今年三月初,一封屬名為「張芳薇」的黑函在網路上流傳,內容指出現任台北市文化局局長謝小韞、台北市立美術館和環球策展公司之間有利益上的牽連,連續四檔展覽皆與「環球策展股份有限公司」合作,謠傳是因有文化局高層子女在策展公司工作。此信件除了引起媒體的關注外,政府也展開調查。

變調的文化 台北美術館

記者 林書羽 文  2011/05/01

年三月初,一封以署名為「張芳薇」的黑函在網路上流傳,內容主要指出現任台北市文化局局長謝小韞、台北市立美術館和環球策展公司之間有利益上的牽連,並有不當行為發生,從去年底的「高更展」開始到今年「莫內展」和後半年的兩檔特展─「蘇格蘭國家畫廊」和「比利時皇家美術館」連續四檔都是與「環球策展股份有限公司」合作,謠傳是因為有文化局高層子女在策展公司工作。此信件除了引起媒體的關注外,政府目前也展開調查。

 

北美特展風潮 壟斷意味高

先不論此黑函所述是否為真,直接從北美館近幾年大量的售票特展來看,從2009年的「世外桃源:龐畢度中心收藏展」、「皮克斯動畫20年」、2010年的「幻羽舞影-時尚頑童高堤耶與編舞家蕭畢諾舞台服裝展」、「馬內到畢卡索:費城美術館經典展」和「永遠的他鄉:高更」直到2011年3月初開展的「莫內花園」這些都是由民間單位和北美館合作舉辦。此特展風氣的開端,其實從2002年台北市政府制定「台北市文化局及其所屬機關與其他機關合作辦理活動實施原則」開始,再由2007年台北市長郝龍斌任內修正,使「文化局及所屬單位」得以「邀請民間單位與政府合辦」且「大部分資金均由民間單位負責,政府僅擔負小部分資金,此一合作模式是結合民間與政府力量,共同來推動文化與藝術工作。」


根據台北市文化局新聞稿表示,這項合作辦法原本立意良善;美術館若得以引進民間資源,擴增館方舉辦展覽的能量,也是值得鼓勵的。身為國際城市的台北市,能定期展出這一類型的國際性大展,不但能提升市民的素養,也對台北市的形象有所幫助,固然是美事一樁。而這樣的「特展模式」事實上是有很多缺點的,除了上述所提及的壟斷問題,最重要的是北美館本末倒置、未稱其職。


大量的民眾前來觀看特展,必須一一排隊購票入場。
(圖片來源/http://ppt.cc/AMf3

 

國外特展壓迫 本土藝術難生存

美術館有四項功能:展覽、推廣、典藏和教育。台北市立美術館在這四項功能上,分別都有其缺失,這四項功能是相互影響、牽連,很難分開來談個別所造成的現象,以下試著分別論述。北美館在最基本的展覽功能上,看似有完備但其實是非常不完全的。主要原因為北美館是全台灣能見度最高的美術機構,在展覽場地空間和時間有限的限制下,如果館方以著一年四檔的特展規劃,勢必會壓縮到其他藝術家的展覽機會,這樣大小眼的展覽機制,形成跛腳的展覽關係。

在動輒好幾億的特展旁,台灣本土的藝術顯得弱勢,不但展覽機會少,就算取得展覽機會,展區小且隱僻而且民眾們也不一定捧場。美術館必須要認知自己在選擇可展覽作品時,是擁有很大的權力和藝術詮釋權的,它必須具有如同守門人的責任,確保民眾對藝術的了解是具有多面向而非單一;在選擇的過程中,美術館也影響了台灣藝術發展的方向。在美術館實質的展覽上,推廣才是最主要目的,然而要推廣的是什麼,才是該思索的地方。目前,商業導向的策展模式,使美術館展覽作品類型漸趨單一化和有名化(西方藝術為導向),這樣的做法的確達到「人數」上的推廣,然而就「質」上來看,台灣本土藝術推廣卻是走到退路的。這個情況下,北美館不但沒有制止,反而是助長此趨勢的一分子,失去了公家藝術機構該有展覽和推廣功能。



蔡國強泡美術館展覽是由台北市立美術館和誠品合作舉辦,展覽當時的規模和宣傳都很龐大。
(圖片來源/http://ppt.cc/U6_2


失去了展覽和推廣功能的美術館,變成只是外借展場、不具思考能力的公家機構,在這樣不完備的體制下,典藏功能何以發展?典藏並非只是將好藝術收藏起來,還必須加上展覽、推廣和教育,才是完整的典藏。台灣只做好了四分之一,也就是收藏的部分,但從本土藝術家展覽的規模和頻率來看,都尚有進步的空間。另外,美術館必須要有自己的特色,並且珍惜它,藝術並非只有外國好,台灣藝術之美也有它的可貴之處,如果連具有鑑賞能力的專家都不推崇、甚至忽略,台灣本土藝術家根本無法生存。

商業導向策展 美術館變身百貨公司

最後,從台灣展覽亂象可以看出,北美館的教育功能相當低落,而台灣人們素養有待提升。展覽亂象可大致劃分為二:菜市場化和百貨公司化。商業合作下的特展為了賺取利益,利用在媒體上大量曝光,造成一種「非看不可」的輿論,使台灣民眾對於展覽抱持一種奇怪的心態,並不會評估展覽主題的適切性,而是一窩蜂的買票進場,使得逛美術館就如同逛菜市場般,全家大小一起來。商業特展賺取利益的另一種方法,就是大量印刷展覽圖樣的商品,讓商品成為一種品味的認可。當把展覽人潮全都導進購買區裡,展覽場地瞬間變成百貨公司,營造一種非買不可的氛圍。



新聞播報也成為另一種展覽廣告,使民眾有一種不去不行的錯覺。
(圖片來源/TVBS新聞網站)

 

由以上台灣展覽的現象來看,美術館和民間策展公司合作,並沒有將台灣的文化和藝術再推向前一點,這樣的「特展文化」反而只是將策展公司口袋裡的利潤往上推高而已。當然台北市立美術館只是台灣藝術展覽館的一角而已,有可能其他地方比它更好或是更需要被改善,但這並非只有美術館單面向的責任,身為納稅人的大眾也必須要負起監督和分辨好壞的責任,而不是成為下個特展風潮裡的一隻小螞蟻。

記者 林書羽
頭髮是紫色偏藍 臉頰是墨綠色 胸前是橙中帶黃 那我呢 我的內心是什麼顏色 是 洗筆水的髒水色
記者 林書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