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期

搜救犬引導員 袁明桂

轉個彎進到馴養中心後面的房舍,一聲聲響亮的狗吠此起彼落,大約五、六隻德國狼犬從鐵欄杆裡探出頭,朝闖入者發出警告。「安靜!」威嚴的喝斥聲來自一個身穿著深藍色的工作制服的人,他手持著水管沖洗著狗舍,且毫不在意被沾濕的褲腳,他,是袁明桂,一位搜救犬的資深引導員。

搜救犬引導員 袁明桂

記者 黃萱如 報導  2011/05/01

踏入高雄市政府消防局搜救犬馴養中心的大門,不難發現一整排閃爍著金光的耀眼獎盃及獎牌陳列在木櫃中,彷彿訴說著一個個英勇救人的事蹟;轉個彎進到馴養中心後面的房舍,一聲聲響亮的狗吠此起彼落,大約五、六隻德國狼犬從鐵欄杆裡探出頭,朝闖入者發出警告。「安靜!」威嚴的喝斥聲來自一個身穿著深藍色的工作制服的人,他手持著水管沖洗著狗舍,且毫不在意被沾濕的褲腳,他,是袁明桂,一位搜救犬的資深引導員。

他的出現讓所有的狗像是吃了定心丸似地乖乖趴伏於屬於他們的鐵籠中,除了擁有收服「狗」心的本領之外,同時他還是高雄地區搜救犬馴養中心成立時的元老功臣,為第一批前往韓國這個搜救犬發展重鎮的引導員。


眉飛色舞地介紹著每面獎牌的來由,講到興奮處還會以手比劃,
充分感受到袁明桂對於這份工作的榮譽感。(攝影/黃萱如)

袁明桂原先是個行政警察,後來因緣際會之下進入消防局,當時前高雄市長謝長廷和前消防局長受邀視察韓國的搜救犬中心,深感台灣搜救體制的不足,回國之後加緊腳步建蓋馴養中心。而袁明桂受到局長的看重,特地前往韓國受訓,學了三個月後將韓國的技術帶回來,也為高雄第一批專業救難犬的誕生立下地基。這段受訓使袁明桂收穫匪淺,他為了更能夠直接地理解韓文書籍,於是勤奮地學習,練就一口好韓語,也通過韓語檢定,連韓國當地認識的朋友來台灣觀光都樂得請他擔任導遊兼翻譯。

設身處地的互惠教育

基本上要當一個合格的訓練者除了愛狗以外,還必須符合幾個條件,「其實人格特質很簡單,有愛心、同理心,最重要的就是要有耐心。」袁明桂別強調耐性的重要性,他覺得當引導員就必須設身處地地站在狗的立場想,要有允許牠們犯錯的空間,就如同教育自己的小孩一樣疼愛與責罰並施。「當然也不能夠怕狗!」袁明桂開懷地笑著說。選人有條件當然選狗也有條件,搜救犬的性格要穩定且體能佳,各方面能力都呈現平均值最理想,而性別倒是不列入重點考量,「最好要是娘娘腔的公狗或男人婆般的母狗!」袁明桂燦笑說如此一來才能夠平衡性格缺點。

人類和狗之間就算是絕佳的默契或深厚的情感,還是無法透過精確的語句表達心意,以至於引導員本身的包容性要夠大,才能將口令和動作慢慢地使搜救犬學會。透過反覆不斷地訓練犬隻,讓狗兒從一竅不通到對每個指令精準做出反應,袁明桂發現自己個性被磨得圓滑,也變得有耐心多了,連帶地家人也受惠。袁明桂打趣地說:「小孩比較少被修理,會更理性溝通。」


雖然狗兒不能完全理解人在說甚麼,不過經由人的語氣高亢或低沉,
以及動作的意圖,可以讀懂引導員的情緒和指令。(攝影/黃萱如)

 

人狗關係 由深入淺

一般來說,搜救犬依據搜救能力分為山難搜救犬、倒塌房屋搜救犬、雪崩搜救犬及水中搜救犬等。一隻成熟的搜救犬至少要訓練18個月,目前袁明桂正積極培養的搭檔──「萊利」,為了要通過有國際搜救犬組織〈英文簡稱IRO〉派遣來台灣的教練監考的能力檢定,一直不懈怠地訓練。而台灣本身因為缺乏穩定發展和政府重視,沒有一套標準考試規範,必須邀國際搜救犬組織定期派員來台舉辦檢定。而考試內容包含服從性、障礙物以及搜尋能力三大項目,囊括搜救犬的全面能力;依分數高低分成三個階級,由低到高分別為基礎、A級和B級。所有不同的級數考試內容都大同小異,差異只在於狗兒表現時機的掌控好壞及完成度。

袁明桂實際帶著蓄勢待發的萊利示範,熟練地操演所有的考試項目,萊利精準的動作使人眼睛眨都不敢眨一下,轉身和跳躍都一氣呵成,通過障礙物時絲毫不拖泥帶水,非常迅速,這看來似乎短暫的幾分鐘,卻是由無數辛勤苦練而滴下的汗水所堆疊出來,也驗證了袁明桂優異的特訓成果。袁明桂數度提及這隻狗,表情都非常溫柔,帶著一些驕傲意味,不厭其煩地訴說他和萊利之間發生的趣事。而閒暇假日如果沒有值勤待在狗舍,袁明桂會帶著萊利四處溜達,簡直是當成掌心肉般愛護有加。袁明桂解釋,此時期主人和狗之間的關係是像朋友介於老闆之間,既不能展露威權,又不能太放縱。「在韓國是人和狗都變成朋友,但在台灣應該要分為三階段,幼兒期、朋友期和老闆期。」袁明桂認為應該循序漸進地讓狗從很愛親近你,到對口令言聽計從。


在指定項目跨越障礙物或是搜尋都表現得可圈可點,
萊利是袁明桂重點培訓的明日之星。(攝影/黃萱如)

通常要使帶有一些野性的狗完全馴服,把訓練者當成是老大一樣看待是需要下功夫的。這個訣竅就在於信任感的建立,袁明桂為讓狗放鬆戒心會搬進狗舍和牠們一起睡覺,打個地舖就可以一人一犬同室共寢,「不過要注意的是也不能讓狗當老大,所以絕對不能同床,要讓牠們睡在地板。」對於階級不能跨越的疆界,袁明桂十分堅持,不過縱使無法睡柔軟的床鋪,搜救犬的居住環境品質仍是令人欣羨,有電風扇和冷氣,以防厚毛的牠們會適應不了台灣的熱天氣而中暑。

 

台灣救難觀念 有待加強

為了打造一隻優秀的搜救犬可說是不惜成本,耗費大量人力和心力,然而這些努力全然沒有白費,在真正的災難發生時不僅派上用場,還立下大功。袁明桂回憶起一樁往事,讓他意識到搜救犬的重要還有民眾觀念的偏誤。在前年重創台灣的八八風災時,在慘遭覆滅的嘉義縣梅山地區,救難隊員在災區搜索如廢墟一片的石堆二十天仍然一無所獲。心急如焚的家屬希望能早日看到遺體而有些許怨懟,氣氛瀰漫著沉重和壓迫,當時馴養中心派了一隻救難犬前往協助,卻被當地居民質疑「有屍臭可以讓狗聞到,早就看到一堆蒼蠅了,狗豈會找人?」,沒想到只花一天就找到屍體,甚至還保有全貌,於是家屬感激的不得了,還送一堆喝不完的茶。袁明桂印象非常深刻,他表示搜救犬在現場的功用是標的,比不會變通的死機器還機靈,也會應付各種狀況,快又有效,現在每個先進國家都用搜救犬,且一支國際上被認可的搜救團隊要稱得上是完整的團隊,一定會配備搜救犬,而這一點認知台灣還遠遠落後。

比擬其他救難設備精良且完善的國家,台灣整體來說還是差別人一大截。袁明桂感概地描述當初他們前往海地救援遇到的窘況,當別國的人員和裝備都用專用軍機承載,安然無恙且迅速抵達救災地點,而台灣沒有專機,他們只能無可奈何地提著沉重裝備跟著旅客排隊驗證護照。而一罐罐為了運作發電機儲備的油要帶上飛機也要透過安檢,或被打回票,連搜救犬也要經過嚴密檢疫,回想起那時候前往海地救援遭攔的荒唐畫面,袁明桂他不禁啞然失笑。

而此時此刻,也許政府後知後覺,看到別的國家擁有如此好的技術和設備想迎頭趕上,但不願意當默默等待的被動腳色,袁明桂決定以自己的力量努力。「我剛開始在成立中心時就有建議上級,不能等搜救犬老去之後才訓練新狗,會來不及,因為狗不是機器,大概九歲就退休了。」而和上級建議卻無法獲得共識,於是袁明桂便自己著手進行挑選及訓練的事宜,盡量不讓犬隻年齡產生斷層現象。有鑑於國內零散的教戰手冊不敷使用,憑著自己的韓語專長和熱忱,袁明桂將國外的教科書翻譯成中文,加上自己實戰經驗裡的所獲所學記錄下來,主內容則是他和萊利之間的訓練日記,紀載點點滴滴,完全照著訓練發生的錯誤或是領悟來記錄,等到真正考過檢定那天,就是他出書之日,也是台灣搜救犬領域的一大跨步。


這些搜救犬代表著災難發生時人類生命延續的希望,
希望政府更有效率且更重視其發展。(攝影/黃萱如)

 

記者 黃萱如
                相信「船到橋頭自然直」這句話,卻因為喀報的交稿時間很緊迫,發現還是要趕快開船、變化航道以免遲交稿件。曾被老師批判「裝飾即罪惡」,但仍然很難忽視花俏繁複的設計,最近很想追求樸實無華的風格,不過有點難度。信奉星座,天蠍座的個姓敢愛敢恨,最近人生中最瘋狂的事情就是主動向喜歡的人告白;而且還得到簽樂透都沒這麼好的運氣。希望喀報能帶給我無限的精彩,再由我帶給大家更多的精彩。         以上,我是傳科01的記者,黃萱如。
記者 黃萱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