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期

Kiki 展現自信脫衣舞

「其實脫衣舞不是一種舞蹈,」舉手投足都充滿魅力的脫衣舞老師Kiki說,「脫衣舞是一種女性自信的展現」。

Kiki 展現自信脫衣舞

記者 徐子晴 報導  2011/05/08

衣舞,在台灣社會中一向是個負面的名詞,令人臉紅心跳、害羞不已,也讓人皺起眉頭,不敢正視。隨著歌曲響起,她緩緩踩著節奏前進,慵懶的眼神和神態,侵略著觀賞者的目光。手指延伸出去,再輕柔地撫摸自己的肢體,從手臂、腰間,接著滑向胸前的扣子……。「其實脫衣舞不是一種舞蹈,」舉手投足都充滿魅力的脫衣舞老師Kiki說,「脫衣舞是一種女性自信的展現」。


Kiki是第一位將脫衣舞引進台灣的舞蹈老師,
認為首先女人要建立自信,才能掌握跳脫衣舞的精髓。
(攝影/徐子晴)

展露自我的契機 脫衣舞

從小習舞的Kiki,一直都受正規的芭蕾舞、民俗舞訓練,但在國內興起運動體適能概念後,因緣際會而成為有氧教練。在2006年前往美國進修皮拉提斯時,一時興起,在當地修習脫衣舞課程,發現西方女性都是以一種十分自在的態度,來展露自己的肢體與魅力,並為之驚豔。「相較之下,亞洲女性欠缺自信和自我了解,尤其是台灣女性,」Kiki說,當時便決定要將脫衣舞課程引進台灣,但是台灣的運動和舞蹈風氣都很保守,社會普遍將「脫衣舞」和「情色」劃上等號。因此她不得不妥協,將課程名字改成「美式艷舞」,但有別於一般的性感舞蹈課程,旨卻在教導台灣的女生「性感並不是裸露本身,而是自我的獨特魅力」。

通常,女生都知道要解放自己的身心,才能使自己真的快樂,可是卻不知道從何開始。「幾乎每個女生,站在鏡子前面都只是挑剔,」Kiki說,她有很多學生問說:「老師,我好胖喔,這麼胖跳脫衣舞可以性感嗎?」Kiki認為,台灣女生都會擔心自己的身材不夠好,「但是這樣的觀點是膚淺的,身體只是一個軀殼,每個女生絕對都可以散發自己的獨特魅力。」其實,脫衣舞的意義,不在於魅惑的音樂,也不在於狂野的舞步;輕解羅衫只是一個橋段,重點在於,女生要如何從內而外的展現自信的態度。

從少到老 脫衣舞是自信泉源

Kiki在台灣推廣脫衣舞已有5年的時間,學生群以女性為主,年齡層橫跨18歲到60幾歲,無論失婚、已婚,母女檔、甚至在當阿嬤的學生,也來上脫衣舞課程,只是為了從現在開始,多認識自己。Kiki說,她在正式教導舞步前會先幫學生上心理建設課,幫助學生從認識自我身體開始,進而認識自己內心。「你連自己的軀殼都不認識了,要怎麼認識自己的內心?」Kiki說,在學生漸漸接納自己、建立自信之後,便會要求學生除去外衣,僅著內衣褲上課。這時,無論母女檔還是60幾歲的阿嬤,大家都坦誠相見,沒有任何一絲尷尬或害羞,沒有人用陌生又羞赧的態度面對自己和別人的身體。


無論是未婚、已婚、失婚的婦女,還是高的、矮的、胖的、瘦的女生,
都可以舞動自己的肢體,找到屬於自己的魅力。(圖片來源/Kiki提供)

Kiki甩著一頭烏黑的秀髮,笑著說:「其實,女生學脫衣舞的秘訣就是要寵愛自己,而寵愛自己的第一步就是要先了解自己、接納自己。」Kiki說,我們可以看到別人的模樣,卻不容易看清自己的模樣。女生在完全接納自己的一切之後,才能進而從內而外地散發個人的獨特魅力,更重要的是,和同儕關係會變好。「一個有自信、真誠的人,才會懂得欣賞自己,也才會懂得欣賞別人的美。」她說,自己作為一個舞者,矮小的身高是參與大型舞台的限制,以前的自己會對此感到沮喪,並深深認為這是一種人生的缺憾。「但後來接觸脫衣舞之後,我接納自己,了解這樣的自己是獨特的。」Kiki眼中透出光芒,「我對於舞蹈的熱愛,這就是我的個人魅力,更何況,我美的地方太多了。」

脫衣舞的性感 定義自己來決定

脫衣舞對台灣社會而言,是性感的代名詞;但對於「性感」的定義,Kiki卻有自己的詮釋。「性感絕對不是一種風格或類型,不像選美一樣有一個一定的標準。」Kiki表示,性感不一定和辣妹劃上等號,但是性感卻會和女人味劃上等號。「這裡的女人味指的是女人特有的魅力,各種類型的女人都有她的『味道』。」她說,陳文茜很性感,因為她很知性、很有自己的風格和態度,這就是「女人味」。「我們會說一個很有女人味的女生很性感,但卻不會說一個辣妹很會扭很性感。」Kiki認為,在這個層面上的認知,男性和女性的對性感的定義其實是相符的,不過前提是,成熟的人才能掌握對性感的定義。

教課教了20幾年,從韻律舞教學,到有氧體適能,一直到現在在全台灣推廣脫衣舞課程,Kiki發現,新竹的女生因環境較封閉,且多從事科技業,因此心態上較為保守,需花較多時間做心理建設。令人意外的是,台北的女生雖然很快就可以接受脫衣舞強調的觀點,但自信心卻普遍不足。「台北是個時尚、能和國際接軌的都市,但是這裡的女生卻反而不能接納自己,需要靠昂貴的服飾和整型建立自信。」Kiki說,她有學生是平面模特兒、空姐,長得很漂亮,卻不敢說自己有自信。她認為,亮麗的外表並不在於精緻的服裝,也不在於「事業線」有多深,「而是你快不快樂,有沒有自信心,如果你不覺得自己漂亮,你也無法去感染別人,讓別人覺得你很漂亮。」就像脫衣艷舞的本質一樣,女人若要做自己的主人,必須對自己有自信、寵愛自己、取悅自己,「若女生要取悅別人,就只是淪為工具了。」Kiki堅定地表示。

看不出來快要40歲的Kiki,渾身散發自信,即使個頭矮小,卻有種令人無法忽視的氣質和嫵媚。她讓台灣社會了解,脫衣舞並不等於情色,性感的肢體動作或是舞蹈本身都只是襯托自信風采的背景,任何女生都可以藉由跳脫衣舞釋放自己的獨特魅力。「每個女人都是一朵花,只是不一定是香水百合。」Kiki如是說。女生無論環肥燕瘦,只要能真誠地接納自己,了解自己,才能跳脫男性凝視和女性物化,真正快樂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這,才是在Kiki定義之下,真正性感、有女人味的女人。

 

記者 徐子晴
我是徐子晴,喜歡微涼的天氣和慵懶的環境。 常常忍不住咧嘴大笑,也常常忍不住熱淚盈眶。 目前最羨慕別人擁有一副好歌喉,可以為所有情緒找到出口。  
記者 徐子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