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期

陳盈蓁 簡單童趣插畫夢

很多學生都有過藝術、設計夢,畢竟能做自己喜歡的事,並且讓它有價值,是一件非常理想的人生規劃,但實際上,真正要在未來中從事創作,是需要很大的努力,在陳盈蓁的作品中除了讓我們看到美好的一面之外,背後嚴謹的創作精神與熱情,也如她的作品般美好並帶給我們另一層次的感動。

陳盈蓁 簡單童趣插畫夢

記者 羅文婕 報導  2010/12/26

拿出了隨身的厚筆記本展示自己的畫作,簡潔又童趣的線條勾勒出許多小動物,繽紛的色彩,並穿插了大量的人物速寫,好似讓人掉進了插畫家彩色的奇幻夢境,「可以慢慢翻。」這位有著靈巧大眼睛的年輕女生笑笑地說。她是陳盈蓁,目前就讀交大應用藝術研究所三年級,是一位學生平面藝術創作者。她筆下的畫作世界充滿了童趣,天馬行空又溫暖的氛圍,多變的線條和材質也反映出她細膩的思維以及對周遭的敏銳觀察。


陳盈蓁是一位目前就讀應藝所的學生創作者,作品繽紛充滿童趣,背後卻都有自己的故事(上圖攝影/羅文婕;下圖來源/陳盈蓁)

創意市集 開創創作生涯

陳盈蓁的作品個人風格很鮮明。鮮豔的顏色,簡潔卻童趣的線條勾勒出人、動植物、速寫還有抽像的圖樣創作。畫作產量高的她隨身都攜帶一本筆記簿,裡面除了有創作草稿,還有課堂的筆記,觀看展覽的分析及感想,以及大量的速寫練習。「剛進應藝所的時候,大家都叫我2D人,因為畫的東西太平面了,幾乎沒有立體透視的概念,」她說,「對於畫畫,手不是重點,眼睛觀看的方式才是需要訓練的。」所以在這本隨身筆記裡,有相當多的部分是關於周遭的速寫,有在用電腦的家人,在餐廳吃飯的人群等各式各樣的練習。才兩個月的時間,這本厚厚的筆記簿就快被畫滿了,可見陳盈蓁除了對創作的熱情之外,創作本身已經融入了她的生活。


陳盈蓁隨身攜帶筆記本中的塗鴉(攝影/羅文婕)

出生於台北的陳盈蓁,小時候並沒有讀過相關的科班,也沒受過正規的美術訓練,但當她就讀景美女中的時候,在高三曾被推派為全校畢業紀念冊的總編。而大學就讀交大外文系時,因為對手工藝有著濃厚的興趣,所以在閒暇時常會逛專賣布料的永樂市場,自己手縫包包、提袋等小物。當年也正值創意市集的興起,獨立設計的手作品牌紛紛成立,此時陳盈蓁便與同好合資,報名了在台北西門町電影街舉辦的創意市集攤位,販賣自己設計的手工布製提袋。「雖然在一開始早上的時候,就賣出了兩個, 接下來一整天就也只有賣出了那兩個,可是能有這樣的有趣的經驗已經很開心,也很難忘。」至於被問到為什麼在大學念外文,卻選擇在研究所念應用藝術的時候,陳盈蓁說:「其實當初並沒有打算繼續念書,是後來在父親的建議下,在大四上學期才決定好要報研究所的。」不過,上了應藝所後卻改變了很多她的想法,除了在圖像創作上的訓練外,對於「創作」本質也有很多新的思考。

童年的懷緬 是創作的靈感

童年經驗以及身邊親近的人,給了陳盈蓁在創作層面很大的影響,她拿出一部之前完成的手工圖畫書《The place where I lived》,以厚厚的水彩紙做成的小書,特殊的剪裁讓每一頁都看來有些立體,以繪畫拼貼的方式,呈現出許多對於童年住處的印象。當中對於物品質感的描繪尤其細膩,從毛玻璃,磁磚到草蓆等等,都可以看出陳盈蓁對於當時童年的觸覺記憶相當深厚,其中有一頁有個用亮面紙貼成的大鋼琴,「我小時候一從房間走出來 就會把那部鋼琴當作鏡子,每次看的時候都會想著自己長大之後會長甚麼樣。」另外,書中在每一頁都暗藏著精心安排的頁碼,要靠讀者自己用手去碰觸感覺數字,讓看的人可以有尋找的樂趣;另一頁是一個大桌上擺了一部橘色的電話,「小時候起來看到家裡沒人,發現媽媽去上班,就會大哭,然後趕快打電話給媽媽,所以媽媽公司的電話我到現在都還記得。」她指著寫在電話線邊緣的號碼。


反映作者童年生活的圖畫書《The place where I lived》(圖片來源/陳盈蓁)

書中的場景還有小時候會去曬太陽的陽台、和其它玩伴一起磨牙齒的保母家床頭櫃、外公外婆家、親戚家等等,整本書的圖雖然都是場景,完全沒有出現一個人,畫中細膩的安排卻充滿溫馨又可愛的氛圍。不過她也說,這些地方,是再也不會去了,仿若這本書是對童年快樂生活的一項紀念與緬懷;《當兵》系列則是因男朋友在日前入伍受訓,陳盈蓁便開始在隨身攜帶的筆記本上,畫滿對於當兵生活的種種想像,「那時候我也開始看新兵日記。」她說。從剃頭髮的場面,換衣服的鐵櫃,到軍人們出來行進的姿態,每個都唯妙唯肖,並帶點俏皮感的被一一畫下;這些作品都不只是可愛或好看而已,同時也寫滿了屬於創作者自己的故事。

插畫家的夢 是否能達成呢?

當提到對於創作時所遭遇的瓶頸時,陳盈蓁表示,其實從以前到現在遇到了很多困難,「假設今天我看著一個人畫,就可以畫得出來,但若是不看的話,就會畫得像塗鴉的樣子而不是寫實的了。」她又說:「因為想要畫出一個東西,但畫不出來就會不開心。那時候就會一直找照片來練習,但後來覺得就不要管別人看不看的懂,想到甚麼就畫什麼,保持快樂的心情還是最重要的。因為情緒對畫畫影響很大,快樂的話那些東西在畫裡是看得到的。」

而目前碩士三年級正準備畢業製作的她表示,現在最大的煩惱就是在畢製題目的定案,因為對於作品的要求,因此在形式和內容間的構想仍不斷地修改,希望能做出質感與內容兼具的好作品,被問到會不會打算以插畫家作為職業,她說,台灣在插畫跟童書方面,在近幾年有開始慢慢發展,但跟國外比起來還是有差,所以對於以後要不要作插畫家會有些徬徨。「當然會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且之前實習時就發現,自己是個不適合坐辦公室的人,比較喜歡可以自己掌握時間的工作,所以仍會先以外文為主,有了經濟基礎後,以後會再慢慢計畫。」陳盈蓁若有所思地說。

很多學生都有過藝術、設計夢,畢竟能做自己喜歡的事,並且讓它有價值,是一件非常理想的人生規劃,但實際上,真正要在未來中從事創作,是需要很大的努力。在陳盈蓁的畫作中,除了讓我們看到美好的一面之外,背後對於創作的熱情與故事,也如她的作品般美好並帶給我們另一層次的感動。

 

記者 羅文婕
嗨!我是羅文婕,可以叫我阿啾。 是個熱血的人,對新奇的東西沒有抵抗力,因此長假的時候會戴著相機到處飛,今年暑假去了一趟單車環島,又到東京自助旅遊所以曬得相當黑但很滿足,畢竟在我眼中,青春就是要拿來噴跑的。 不過大多數時間我也喜歡宅在家,有時做個美宣當爆肝人。興趣是電影.吉他.閱讀.畫畫還有音樂,最大的心願就是能夠親臨Radiohead的現場聽Thom Yorke唱歌。 希望在喀報呈現的東西大家會喜歡,請多多指教 歡迎與我連絡:yesiamjo@gmail.com
記者 羅文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