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期

鍾皓羽 「可魯」幕後的推手

鍾皓羽,一個年紀輕輕的女生,是一個為了堅定自己助人的夢想,不顧家人反對的最佳典範。她是台灣導盲犬協會裏頭的一名導盲犬訓練師,留著爽朗的俐落短髮,有著因長期在外面訓練奔走而曬得略黑的皮膚,講起話來略帶點靦腆和羞澀,卻無時無刻透露出她對於這份公益事業的堅定和熱情。

鍾皓羽 「可魯」幕後的推手

記者 黃萱如 報導  2011/05/15

論是否懷抱信仰或是偉大情操,每個人心中至少都保有個點著善念之燈的角落,會油然而生「助他人為快樂之本」的念頭;當多數人選擇以捐款的方式表達關懷,縱使有萬丈豪情,考量到現實的「油米柴鹽醬醋茶」,有多少人能夠放棄原有的高薪工作,轉而盡心盡力地投入公益事業?

 

鍾皓羽,一個年紀輕輕的女生,就是一個為了堅定自己助人的夢想,不顧家人反對的最佳典範。她是台灣導盲犬協會裏頭的一名導盲犬訓練師,留著爽朗的俐落短髮,有著因長期在外面訓練奔走而曬得略黑的皮膚,講起話來略帶點靦腆和羞澀,卻無時無刻透露出她對於這份公益事業的堅定和熱情。


和導盲犬夥伴之間擁有絕佳的默契,歸功於鍾皓羽的耐心以及熱情。(攝影/黃萱如)

步入台灣導盲犬協會的辦公空間,牆面上貼滿來自各界加油打氣的祝福卡片,滿滿地像極了裝飾壁紙,經過一個轉角,來到稱不上寬敞卻很溫馨的辦公室。辦公室牆上掛滿導盲鞍和導引繩,鍾皓羽正在其中忙著安撫一隻體型略大的狗兒,她呼喚狗兒的口氣是溫柔並帶著一絲威嚴,名為Volvo的狗兒不安地躁動著,彷彿身上有著無法紓解的痛癢。鍾皓羽解釋著她剛接手這隻狗兒的訓練,「拉不拉多是公認很乖巧溫馴的狗,但他們跟人一致,都有情緒,Volvo有分離焦慮的狀況,一旦離開原有的主人(訓練師)就會很難安靜,一直要黏著人。」溫和的口吻將狗兒的問題娓娓道來。鍾皓羽一直不厭其煩地對狗兒下達安靜和停留原地的口令,並在狗兒終於冷靜下來,可以不倚賴人自己玩耍時給予牠鼓勵。在鍾皓羽的觀念中,導盲犬其實不如電影或是小說形容的那般堅強,牠們偶爾會呈現出脆弱,這時就需要訓練師的心理建設和調整狀態。

即使波折 信念依舊堅定

當初原來是補教老師的她,為甚麼甘願放棄待遇算是優渥的前一份工作,轉而投入這個薪資相對少的工作?面對這個問題,鍾皓羽笑得很瀟灑,「因為我小時候就想從事有關動物的工作,想當個獸醫,後來誤打誤撞當了英文老師,但一直沒有忘記初衷。」她也提及是受到「再見吧!可魯」這部感動人心的電影所影響,更加確立她想從事訓練師的強烈念頭。不過突然轉換跑道,又加上薪水明顯差了一大截這種現實層面,家人一剛開始曾經非常反對,後來卻因為鍾皓羽的堅持而讓步了,「因為這對我來說別具意義,真的是我喜歡的事情,所以家人選擇尊重。」而取得家人的信任也讓她覺得很幸運。


暢談自己加入訓練師一行的心路歷程時,鍾皓羽仍不忘要安撫一旁坐立難安的Volvo。
(攝影/黃萱如)

從網路上搜尋的零星資訊使得鍾皓羽找到了台灣導盲犬協會,那時的協會成立時間不長,沒有足夠經費聘雇她擔任訓練師,所以她就從基層的義工當起,一步一腳印地跟著原只有六個人,發展到現在有台北和高雄兩個分會的台灣導盲犬協會。由於台灣的教育課程非常匱乏,鍾皓羽無計可施之下,只好尋找美國的遠距教學課程,等修習完成,再考執照。「很無奈啊,因為國內對動物這一塊本來就不關切。」鍾皓羽聳聳肩,像是對於台灣制度的嘆息,卻仍然幽默地表示幸好自己以前是靠英文吃飯,所以銜接課程沒有言語障礙。

接任訓練師的職位已經有四年多,鍾皓羽有著滿滿說不完的狗經,對於狗兒們是如何變身成真正的「可魯」,她簡單地將需要耗費將近兩年的導盲犬養成課程分成三階段。協會裡有特別做為種犬的狗兒,確保來源優秀且純正,沒有遺傳性疾病。當幼犬出生即進入第一階段,出生後第二個月後在寄養家庭過一年的「基本禮儀教育生活」,包括大小便的固定時間、不亂咬東西等。這個階段還有非常重要的任務,主要是要讓狗兒熟習陌生的各種環境,進行「社會化」,讓狗兒不懼怕噪音或是人群。第二階段則是進行全身健檢,再交由協會做專業的訓練,這個時期特別要讓狗兒習慣導盲鞍的重量和存在感,會持續六到八個月。第三階段則是將已經蓄勢待發的及格導盲犬和申請的盲胞做配對,費時三到六個月,將個性吻合的人狗一起做共同訓練,讓盲胞能夠將導盲犬得心應手地使用。


配對成功的人與狗便會親密地一起生活,彼此都宛如家人一般溫暖。(攝影/黃萱如)

平日相處 是快樂的泉源

鉅細靡遺地說明完課程的概要目標後,鍾皓羽特地帶著已經安靜許多的Volvo外出做平日訓練。一路上Volvo都非常興奮,顯然很期待,鍾皓羽笑著表示他們做訓練都會讓狗兒聯想到有美食可吃或是玩耍,所以狗兒都很愛訓練的到來。所言果然不假,回到辦公室,鍾皓羽馬上拿著繩索玩具和Volvo玩地不亦樂乎。對鍾皓羽而言,作為訓練師最開心地就是和狗狗一起相處的單純和快樂,「我從牠們身上學到最多的就是一種無心機的單純,其實就是想法可以簡單一點。」對她來說,將一隻無知的狗兒教導到什麼都懂,性情也很穩定,最後真的可以帶領視障朋友在路上行走,就是她得到最大的成就。

「狗兒最可愛的一點就是你越鼓勵牠就會表現得越好,」講起有趣的體驗,鍾皓羽一掃先前的靦腆,開朗地大笑。她回憶起之前帶狗兒去捷運上訓練,一聲令下讓狗兒去找位置,而狗兒會積極地想要表現牠們會的東西以博取讚美,於是就衝去找空位;但當時人潮擁擠,所以狗兒就從人腿中間的空隙死命地鑽過去,「真的很可愛,動作超級好笑,一找到就馬上把頭擺放在空位上,一直盯著你看還拼命搖尾巴。」鍾皓羽笑著敘述這件趣事,形容狗兒們簡直像是想邀功,「真想跟牠說一聲,好,我知道了,你不用這麼努力。」

在人潮多的地方,帶著導盲鞍,看起來威風凜凜的導盲犬容易受到民眾的注目禮,以致民眾常常會出手撫摸或是逗弄工作中的導盲犬,這讓鍾皓羽有點頭痛。「最常見的就是偷摸一把,因為要訓練狗兒不要依靠主人眼神來決定如何做,所以我們明眼的訓練師會帶墨鏡阻隔狗兒偷看,民眾以為我們看不見就偷摸。」鍾皓羽說撫摸算是還能接受,姑且也能當作訓練的一環,但有人拿香噴噴的食物餵食就有點太超過了,「會讓狗兒忘記自己在工作。」為了讓正確的觀念普及人心,台灣導盲犬協會從創會後就長期的舉辦宣導活動,希望能夠讓「愛狗成痴」的台灣民眾不要變成導盲犬工作時的障礙。


面對體型龐大的哈士奇毫不退縮的優秀導盲犬,Volvo。一邊的路人微笑地打招呼,卻不驚擾訓練,實在是良好示範。(攝影/黃萱如)

放手展翅 貢獻更多的價值

從鍾皓羽手中已經有八隻導盲犬展開翅膀,飛往需要幫忙的人身旁。面臨朝夕相處的狗兒離開,心中難免充盈著不捨和一些難過,「其實踏進這行時,先前都已經想清楚了,牠們總有一天會離開的。」眼神稍微黯淡下來的鍾皓羽說她之前去韓國三星集團的工作犬訓練學校教出來的狗,後來被派遣到美國服務,「那比在台灣訓練狗還痛苦一些,因為你知道一輩子都看不到牠了。」鍾皓羽語調透露一絲絲感傷情懷,但隨後又展露樂天的笑容,「就像之前在補教界帶學生一樣吧,只是學生出去工作,發揮價值了。」如同後浪推前浪般,相信那些導盲犬承襲了鍾皓羽對他們的希冀和信心,將幫助盲胞開展人生更炫爛的一頁。

對鍾皓羽來說,導盲犬訓練師是她心目中的天職,是真正讓她看見生命價值的工作,而大部分的感動不是她帶領著狗兒的成就感,而是來自盲胞朋友和他們家庭的回饋。因為這些訓練師默默的努力和狗兒的無償付出,改善盲胞朋友的生活,讓盲胞朋友活得更精采自由,對鍾皓羽來說就是最有意義的快樂。

 

記者 黃萱如
                相信「船到橋頭自然直」這句話,卻因為喀報的交稿時間很緊迫,發現還是要趕快開船、變化航道以免遲交稿件。曾被老師批判「裝飾即罪惡」,但仍然很難忽視花俏繁複的設計,最近很想追求樸實無華的風格,不過有點難度。信奉星座,天蠍座的個姓敢愛敢恨,最近人生中最瘋狂的事情就是主動向喜歡的人告白;而且還得到簽樂透都沒這麼好的運氣。希望喀報能帶給我無限的精彩,再由我帶給大家更多的精彩。         以上,我是傳科01的記者,黃萱如。
記者 黃萱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