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期

詹以晨 單純勇敢冷涵穎

戴著黑色大邊框的眼鏡,隨意紮起的馬尾,平時較不多做打扮的詹以晨,走在校園裡或許不會馬上被注意到,但是演戲經驗豐富的她,其實在兩年多前便以學生製片電影《紅野狼》的女主角冷涵穎為交大學生間知曉,電影中活潑可愛的小冷倒追一個宅男的故事,甚至在當時吸引不少媒體的注意。

詹以晨 單純勇敢冷涵穎

記者 李宜融 報導  2010/12/26

著黑色大邊框的眼鏡,隨意紮起的馬尾,平時較不多做打扮的詹以晨,走在校園裡或許不會馬上被注意到,但是演戲經驗豐富的她,其實在兩年多前便以學生製片電影《紅野狼》的女主角冷涵穎為交大學生間知曉,電影中活潑可愛的小冷倒追一個宅男的故事,甚至在當時吸引不少媒體的注意。如今,詹以晨已開始準備畢業公演,擔任導演一職的她,正以一個更寬闊的視野去看待演戲這件事,也踏出艱難的這一步。

戲劇領域 意外踏入

有許多人看過詹以晨演戲,不過很難想像地,詹以晨的戲胞是上了大學後才開始嶄露頭角,以前從沒想過自己會演戲,頭一次踏入戲劇的領域,是在大一時的新生戲劇比賽校長盃,並驚喜地獲得了最佳演員獎,她在劇中飾演一個又哭又笑的精神病患,困難度較高,不過,詹以晨演出這個角色的原因,並不是因為同學們知道她的演技精湛,而是因為當時演員缺人。

她其實本來是道具組組長,負責道具的準備製作,不好意思的笑了一笑,詹以晨說因為接了演員,害得室友要做的道具份量增加不少,蠻對不起室友的。而當時會參與的原因,其實是靈光一閃,覺得有缺人似乎要幫忙一下,當時沒甚麼人主動要去,她就決定去玩玩看,這樣為人著想的個性,促使她走進了戲劇這領域。

詹以晨為大多人之曉的角色,是她在大一時參與演出的一部學生獨立製作電影《紅野狼》,飾演天真活潑的女主角冷涵穎,而小冷在劇中倒追一個宅男洪天琅的故事,引起了不少矚目。當時會參與並擔任女主角,是由於當時一個學姐參與劇組也認識導演蔡翼鍾,在籌備的期間找不到女主角,便詢問她的意願,當時還不太了解狀況的詹以晨,收到蔡翼鍾給她的線上訊息。詹以晨提到這件事時突然笑得很開心,「這真的太好笑了。」她說,蔡翼鍾一開始就先表明他不是什麼怪叔叔,這也不是什麼怪事情,他們只是一群真的很想拍片的人而已,不斷的撇清這不是怪異的團體或活動,也保證一定會很安全。詹以晨笑著說,或許是因為知道她有得過獎,也剛好有缺人,所以才有這個機會嘗試。

 


詹以晨在《紅野狼》中飾演天真活潑的冷涵穎。(圖片來源/《紅野狼》導演蔡翼鍾相簿)

表情喜悅地,詹以晨習慣在述說時加上許多手勢,她生動活潑地說起在拍完紅野狼之後,常常在看電影的時候無法專注於電影本身,反而會開始研究起電影中每個鏡頭的運動,試著去猜測電影裡的燈光怎麼打,甚至覺得其中有些鏡頭不夠好,可以有另外的拍法等等,結果往往一場電影結束,都只記得所猜想的幕後世界。不過詹以晨覺得,這是一個特別的轉變,雖然最後還是會強迫自己,看電影的時候得專心。

角色情緒不同 期待的壓力增加

《紅野狼》於2008年的寒假拍攝,詹以晨說,她只記得那時候每天都很開心,劇本對她來說簡單,沒有太多困難的情緒,劇組人員間的相處融洽,與隔了一年半後拍攝的《思念構成》相比,大家做得比較沒壓力,在當時只要能完成《紅野狼》,就會覺得很好了。「那時候就……什麼都沒有,音效燈光可能都很粗糙,但不知道為什麼,大家就很開心,無憂無慮。」

2009年的暑假,詹以晨再一次的參與了蔡翼鍾的電影《思念構成》的製作,同樣飾演女主角冷涵穎。不過,提到《思念構成》時,她卻嘆了一口氣,口氣沉重地說,因為角色的關係,雖然名字一樣,個性卻天壤地別,在《紅野狼》裡的角色很開心,但在《思念構成》裡,冷涵穎則是較難過的角色,或多或少的影響到自己的情緒。加上拍攝過程疲累,相較之下壓力也大了許多,對自己與劇組都有所期待,導演與劇組間彼此期待,希望能做出更好的作品,因此相對便有較多壓力。

不過,當演員不是想像中那麼容易與輕鬆,當時感受到演員最辛苦的事情,就是每天都要上妝,要把自己打扮得漂亮,呈現最好的肌膚在鏡頭前,即使是長痘痘或是皮膚狀況不佳,也是得一直補,但是當下仍覺得每天都是開心的。被問到會不會想繼續當演員,詹以晨馬上說其實自己很想要做幕後工作,像是副導演等,主要原因還是她真的很討厭化妝。


在《思念構成》中的冷涵穎,多了些憂鬱的氣息。(圖片來源/《思念構成》官方網站)


嶄新的挑戰 勇於面對

隨著經歷的成長,詹以晨也開始擔任比演員更寬廣的職務,今年成為外文系100級畢業公演的導演,所要關注的事情便更多了。在一開始籌備的時候,詹以晨被負責人詢問當導演的意願,她覺得如果是給別人導的話,心裡多多少少會有些不信服,或許會去糾正別人的演技,而且有兩部電影的經驗,會更想要站在導演的角度去看整體,而非專注於演員身上,因此,她便接下了導演這個重擔。「然後就跳入了一個深淵,起不來了。」詹以晨半開玩笑似的苦笑著,不是本科系的學生要做一齣公演本來就有些難度,加上這次所選定的劇本《大審判》的劇情較嚴肅,探討的問題也很多,是不太容易被一般觀眾喜歡的劇本,因此如何滿足一般觀眾的口味,又能呈現劇本本身的議題,便是最困難與重要的事情。
 


正在籌備的畢業公演《大審判》文宣,以及受IC之音<洪惠冠會客室>節目的採訪。
(圖片來源/交大外文系100級畢業公演Facebook)

 

對詹以晨來說,困難的除了技術外,還有面對目前成品的兩難,有些東西做不到標準,也不是這齣劇所適用的,她知道那些做事的人的努力,但是又不能再去加深更多負擔,於是便陷入這兩難之中。表情有些無奈,但笑起來依然溫暖的詹以晨,歷經了許多大大小小的演戲經驗,現在面臨新的挑戰,也努力地去克服,雖然成敗還未揭曉,但是憑著一股熱忱的微笑以及單純的享受的心,或許也能像《紅野狼》中的冷涵穎一樣,有個開心的結局。

記者 李宜融
自我介紹在於暴露自己害羞膽小不愛說話的個性 黝黑的小白兔有著衝突性的分享文字 相信電子報能帶給自己的成長 是地獄還是天堂要走一遭才會知道 晚一點再告訴你   喔 可以叫我小呆
記者 李宜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