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期

什麼是藝術?

「台灣民眾美感素養發展與藝術教育改進之研究」報告中提到,政府耗費大量財力於藝術相關設施建構和活動推展,但是民眾的參與度並不高,顯示藝術教養未能普及與深入人民生活。由此可見,藝術教育不單單只是美術館的責任,政府必須從教育制度上,建立完善的藝術教育,才能補足民眾「美感」的缺乏。

什麼是藝術?

記者 林書羽 文  2011/05/29

「台灣民眾美感素養發展與藝術教育改進之研究」報告中提到,政府耗費大量財力於藝術相關設施建構和活動推展,但是民眾的參與度並不高,顯示藝術教養未能普 及與深入人民生活。由此可見,藝術教育不單單只是美術館的責任,政府必須從教育制度上,建立完善的藝術教育,才能補足民眾「美感」的缺乏。

好的藝術教育不應該只是能夠欣賞美術館裡藝術品的能力,它必須是一種對於「美」有感覺的培育,而這種「美感」要能真正應用到生活上的每一個地方。像是在過去的工業時代裡,科技是大家所追求的目標,然而在現今這種科技高度發展的時代裡,美是無所不在的、無所不需的,所以「美感」則成了必勝的關鍵。先進國家如英國,也是依靠藝術教育來面對轉型期,他們培養大量的欣賞家,使整個國家從技術層次向上提升。

藝術素養=技術勞作?

隨著時代的潮流,台灣也開始重視文化創意,教育部也於100年3月31日公布中華民國教育報告書中特別將「提升藝術與美感教育」方案放入未來黃金十年的教育發展新方向之重要推動政策之一。在國民中小學九年一貫的課程綱要裡就規畫了一塊「藝術與人文學習領域」,希望能鼓勵學子積極參與藝文活動,提升藝術鑑賞力,陶冶生活情趣,並發展藝術潛能和健全的人格,更以學生能具備審美和實踐應用美感為整體目標,但在實際施行上卻不如課綱上計劃得這麼理想。

主要原因分為下列幾項:教學以技術取向、藝術美感要如何評量以及升學主義阻礙發展。首先,藝術課程在台灣還是被以一種技術課程來看待,光是偏重繪畫的技巧是不足夠的,還要有欣賞能力和美感的培養才是完整。另外,雖然屬於課程的一部分,卻無法建立適當的評量標準,而使得在教育推動上有一定的困難。因為藝術教育不應該由四選一的選擇題做為評分標準,藝術教育不僅僅只是包含知識層面,它還包括像是審美能力、鑑賞能力等主觀意識較強的概念在裡頭,根本無法用一般考試測量出來。

最主要的因素還是在於台灣社會風氣和升學主義使然,造成課程規劃施行成效不彰。「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是台灣人的普世價值,其中又以醫生、電子工程這種高知識行業最受人尊敬,藝術教育的重要性自然而然地被台灣社會給忽視了。又因為高知識是大家所寄望的目標,對於不在升學體系中的藝術知識和美感鑑賞,學生會因為藝術領域無關將來升學考試,而使之學習時間在眾多「重要」學科中遭受擠壓,甚至忽視。然而,如果將藝術教育納入升學體制中,又顯得矯枉過正,只會使得學生將藝術美感流於制式的標準答案,並無益於推廣藝術教育。

藝術應是生活

反觀國外的藝術教育,不難發現有三個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生活中處處都是藝術,每天浸泡在藝術當中,日日夜夜耳濡目覽就一種藝術教育;再者,求學風氣崇尚自由探索。學生可以自由在生活中求取學問,容易將知識實際應用在生活中,而非升學為主的填鴨式。就藝術學習來說,學生容易將藝術化為生活的一部分,不僅僅是知識而已。最後是國外重是全人教育,對於他們來說基礎教育的均衡是很重要的,不像台灣只重智育不重美育。

近幾年來,台灣各地的藝術展覽館舉辦了不少世界歷史上經典藝術家的展覽,但由於台灣民眾缺乏藝術鑑賞力,而導致許多好的展覽成了假日的購物中心。應該要先有好的教育基礎、良好藝術鑑賞素質,才有經典展覽展出的價值;而不是如同今天的情況,這樣本末倒置不但對於提升國民藝術水準毫無幫助,也對台灣本土藝術圈沒有正面的影響。日前民主進步黨主席蔡英文就表示:「台灣有許多優秀的藝術家,唯獨缺乏懂得欣賞藝術的人才,未來希望培養欣賞家。」千里馬和伯樂等同於藝術家和欣賞家,兩者不但是相輔相成的,也都值得政府出力培養。

記者 林書羽
頭髮是紫色偏藍 臉頰是墨綠色 胸前是橙中帶黃 那我呢 我的內心是什麼顏色 是 洗筆水的髒水色
記者 林書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