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期

我願意 《陪妳到最後》?

王子和公主從此過著幸福、快樂,但簡短的生活?

我願意 《陪妳到最後》?

記者 周亭羽 文  2010/12/26

願意娶她為你的妻子,無論疾病或健康、貧窮或富裕、年輕或老去、順利或失意,你都願意愛她、安慰她、尊敬她、保護她?你願意在你們一生之中對她永遠忠心不變?

倒數計時的日子 愛還剩多少

創下荷蘭單月銷售逾12萬冊、累積銷量突破100萬冊,並且保持德國《明鏡週刊》暢銷榜70週以上,《陪妳到最後》由真實經歷改編,訴說一個原本家庭幸福男子在得知妻子罹患乳癌後對情婦牽腸掛肚的,一段關於愛情與背叛的故事。

史丹,一個享樂主義者,擁有穩當的工作、美麗的妻子和可愛的女兒,就在世界上最美好的事彷彿都降臨在史丹身上時,一個突如其來的壞消息打碎他令人稱羨的這一切。因為一次醫生的誤診,乳癌徹底他妻子卡們身上蔓延開來。史丹陪伴著卡門度過一次次煎熬的治療,看著妻子因為化療掉光頭髮、看著她因為術手術失去一邊乳房,安撫她不安的心情……但是史丹不知道自己對卡門的照顧,究竟是一種同情、責任,還是愛?

恐懼孤獨 真病還是藉口?

因患有孤獨恐懼症,從來無法接受只擁有單一伴侶的史丹即使和妻子卡門結婚仍難改惡習,善良的卡門還天真以為自己可以用更多的愛改變史丹。然而在病魔的摧殘之下卡門一天比一天脆弱,史丹雖然對她不離不棄,但在照顧卡門的無力感和壓力之下,更讓他一次又一次地背叛卡門。

 在書的第一章作者瑞‧科倫(Ray Kluun)就提到自己患有孤獨恐懼症,他對這種病的解釋是「害怕與單一伴侶﹝或性伴侶﹞共同生活的病態心理,會無法克制地強迫自己做出不忠的舉動」。但在國際性期刊《自然》的研究顯示,孤獨恐懼症是一種特殊的場所恐懼症,患者害怕被孤立、且會對某一種環境產生極大的恐懼,並千方百計躲避這種環境。在《自然》中沒有任何一個症狀是孤獨會造成外遇,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害怕自己被忽視,但是作者以害怕孤獨來解釋自己和史丹的慣性出軌,未免過於牽強。

成也真實故事 敗也真實故事

瞬息之間遭逢的劇變,例如一場火災的死亡,與需要撐過一段時日的災難,這兩者之間所帶來的折磨與考驗是完全不同的。癌症不會立刻斃命,當一個丈夫面對自己的妻子得癌症,除了震撼、懊惱以外,在照顧妻子的同時還要做好失去她的心理準備;病人所受的折磨也絕對不僅表現在身體。病患失去原本一起分擔家計的能力、無法看著孩子長大,而且心中對每天都必須照顧自己的另一半還可能充滿愧疚感,這些壓力與煎熬都在作者筆下赤裸裸地呈現。在相對漫長的治療和手術過程中,人的耐性逐漸被消磨,癌症患者是否因為痛苦喪失求生意志、身邊親人的情緒會不會因為太多次的打擊而瀕臨崩潰?《陪妳到最後》在這部分的刻劃十分成功。

卡門因為渴望愛人陪伴自己走做最後一程,變得時而暴躁易怒、時而又容易滿足,本書用字雖然簡單,但是對於生病妻子的描寫非常深刻動人。最後卡門選擇安樂死,在安樂死前卡門和丈夫及女兒的告別對白令人難以克制地想念自己的親人,並且對他們的健康滿懷感恩。因為癌症可能降臨在任何一個人身上,所以本書所有敘述卡門的情節讀來彷彿都像是隨時會發生在自己身上般,如此真實、如此強烈。

然而《陪妳到最後》雖是由作者真實故事改寫,但作者表示自己的個性與主角史丹很不一樣,書中也有某些部分比事實誇大許多。雖然人們容易被誇張或是戲劇化的情節吸引,但是書裡提到史丹和朋友徹夜狂歡的頻率非常高,對性愛的描寫也太多而且露骨。作者雖然在最後的感謝部分呼籲大家以虛構小說的眼光來讀這本書,但在此書的作者簡介卻寫道「這本書幾乎是瑞‧科倫的人生翻版」。一本訴求由「真人真事譜成」的小說出現過多超乎平常的邏輯,於是作者再跳出來請大家用平常心對待,這樣的邏輯實在令人困惑。

性愛話題 看出文化大不同

縱然東方國家的女人往往背負著三從四德的枷鎖,但是這些被服侍的男人也不是那麼輕鬆。雖然陪伴並不一定等於愛,但是「照顧生病的另一半」在東方國家裡幾乎是一種理所當然的責任,如果一個人在妻子罹患癌症後隨之拋棄這段婚姻,這樣的男人必會遭到社會唾棄。反之,書中提到和卡門同樣罹癌的其他婦女,她們的老公在得知壞消息後就選擇離婚,眾人也不會以嚴厲的眼光看待這件事,反倒是陪伴妻子到最後的瑞‧柯倫贏得了大家的敬佩與驕傲。

看待性的角度在東西文化中也有很大的隔閡,雖然此書有誇大的成分,但可想而知偶爾的出軌在西方國家裡算是司空見慣。2007年獲選《出版家週刊》年度最佳童書的《16歲的最後心願》描寫一個罹癌少女心中最想完成的事,在她的願望裡有許多對愛與性的渴求,那些大膽的描述從東方讀者的角度觀看已經顯得過於直接而且突兀。同樣地,《陪妳到最後》中那些西方國家見怪不怪的外遇和作者冠冕堂皇的理由,在東方人眼中可能無法引起廣大的共鳴及包容。

書中的女主角同樣罹患癌症,渴望得到性與愛的滿足是他死前的心願之一。(圖片來源/博客來網路書店)

 

妻子走後 找到真正的自己?

因為在荷蘭引起讀者的廣大迴響,瑞‧科倫以妻子離開後的生活為題寫下續集《妳離開以後》,如果看完《陪妳到最後》你還深深支持本書作者,並好奇「究竟劈腿成性的史丹最後能夠改邪歸正?」那麼請自己在《妳離開以後》找尋解答。但在文化差異之下,即使是真是經驗改編而成,又真的能讓讀者感動多少?作者是否又將過於戲劇化的成分推 托於虛構小說?這就端看讀者要用什麼角度看待《陪妳到最後》中真實與虛構交織而成的情節了。

      
《陪妳到最後》的續集─《妳離開以後》。(圖片來源/博客來網路書店

記者 周亭羽
我的名字是周亭羽 媽媽希望把它改成周庭宇 因為這個筆劃柔順乖巧 將來婚姻比較幸福   不愛批判 也不是女性主義者 但是我不聽話 相信不乖巧也能過得很幸福 我不要乖   夢想是一個人去看看這個世界 遇到綠燈就直走紅燈就轉彎地 一直走下去 把我眼裡的風景 寫成一篇篇文章 然後帶給別人一點點什麼 或者是感動
記者 周亭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