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期

期待 雨過天晴

不斷下雨的日子,會有雨過天晴的一天嗎?

期待 雨過天晴

記者 陳蕾 文  2010/12/26

「不要這樣,好痛的……」

「框啷……」玻璃摔破的聲音,沒有停止,三雙無辜弱小的眼睛一幕幕看著粗壯的手揮向氣憤的臉,什麼都不敢說,只能發呆,想做什麼,只無奈力氣小,抓不住這麼大的力量,叫他停止。

高分貝高音調的聲音擠滿整個房間,但沒有一句話是聽得懂的,較小的兩個小孩在哭泣,叫他們安靜,不要火上加油,但嘶吼,整個房間,大家都在嘶吼。氣憤的那張臉,走向了門口,拉扯著三個孩子。回頭,那隻手呢?他在後面,嘶吼威脅著,就像暴風一樣;就像被拋棄的獅子一樣。

下雨了,世界下雨了,無助,無助......想讓這雨水不要在下,但是天公不做美。


「奇怪,這世界怎麼一直在下雨?這世界怎麼只有高分貝的音符?這世界好晃阿!」

三個孩子走進了另一個門,為什麼要進來了?不知道。坐在餐桌上,想喝杯牛奶,換來的只有嘶吼,嘶吼,又是嘶吼。雨滴進了杯子,滴進了奶粉罐,第一杯自己泡得牛奶,和著雨水,喝了下去。

每一次寫作業,緊張、肅穆。很多次寫完作業,眼前總是一片混亂,整個世界都在動,好像狂風暴雨來襲,一切亂糟糟,而身體很痛,雨一直下……而弱小的身體一直在躲避,試圖想停止,但力量,真的太小了。此刻只希望,眼睛閉起來就永遠不會張開,因為世界太不美好了,天氣總不放晴。

低著頭,到哪裡,都只能低著頭,許多眼神,無情地鄙視那三個孩子,鄙視那血液,鄙視那個姓。冷眼冷語,無情漫罵,只能接受,只因為孩子身體裡的血液,有一部分是他們討厭的。她,帶著三個孩子的她,無法反抗,也低著頭,很哀怨很無奈,曾經想一走了之,但孩子怎麼辦?只能努力,努力賺錢,努力養活每一個人。但是她不高興、疲累時,孩子們就要繃緊身體,要不然接下來,只有一陣痛楚跟天旋地轉。


「陽光很美,卻只在夢裡。」

遊樂園,都在幻想當中,幻想王子與公主幸福美好的生活,幻想有了力量,打敗黑暗,幻想被愛,溫暖力量可以由心而發。幻想,雖天馬行空,卻是心中的遊樂園,沒有烏雲,沒有下雨,只有陽光,難得的陽光。

一有空閒就活在幻想當中,躺在床上發呆,享受陽光灑在身體上的溫暖,享受心中壓力釋放的爽快。那是唯一不下雨的地方,那是唯一可以為所欲為的地方。想要一輩子都不要離開,在裡面,可以成為英雄。


「夢究竟是夢。痛,還是把你抓了回來;雨,不曾停過。」

因為年齡,因為寄人籬下,情緒,只能悶在心裡,只能暗自接受不平等的一切,更何況,這世界,本來就不是平等的。漸漸大了之後,雨會選擇地方落下,要不然被她看到,就會被罵,怎麼都在下雨,怎麼這麼脆弱。有時,裝作隨便,裝作冷漠,只是不想這麼容易被發現在下雨。

直到一天,受夠了鄙視的眼光,為了讓她可以抬起頭來,即使在苦,也要出人頭地。所以高中後,奮發向上,發誓要當永遠的第一名,發誓要成為讓別人羨慕的人,讓瞧不起這個血液的人刮目相看。然而目的雖然達成了,卻很痛苦,雨還是一直下,伴隨著揮之不去的烏雲,甚至自己也為自己製造烏雲,黑沉沉。


「太沉了,世界的天空變成了黑色。」

一切都看似很幸福,但一切都從裡到外的變了,三個孩子,變成了不一樣的人,扭曲,變得有點扭曲,雖然沒有了爭吵,雖然沒有了令人懼怕的眼神。有些可能沒有發現,有些發現了,卻無力改變,莫名的黑暗內化在個性當中,無法脫離的框架,可能也沒有自覺。

而世界,因為內化的黑暗,在孩子的心中都被扭曲了。可能是物以類聚,黑暗者喜歡黑暗,因此越變越黑。嚮往太陽,卻認為只能遠觀。因此崇拜擁有陽光的人,因為在一起真的很暖很暖,想像著自己是否也可以從黑暗變成陽光,讓雨不在一直下?


「還可以擁有陽光嗎?」

其中年紀較大的女孩這樣問,自卑的她,覺得自己不配擁有陽光,深怕現在崇拜的陽光隨時隨地會離她而去,她需要陽光將黑暗照亮,但是陽光其實希望她可以自己散發出陽光,陽光也深信她也有自己的陽光,就在那黑暗背後。

 

    

陽光陪伴著女孩,教導她也擁有自己的陽光。(攝影/陳蕾)

 

「那如果我有自己的陽光,你還會離我而去嗎?」

「不會,我的陽光因妳更亮。」

記者 陳蕾
莫名其妙很注重生活中每一分每一秒的感覺,所以一直以來都被感覺牽著鼻子走。靠感覺做事的我,音樂成為撫慰心靈的最好良劑。如何用文字表達我對自己生活周遭的想法,其實對我而言自從國中以後就開始有點難了,想到可真是汗顏阿!不過,努力嘗試,嘗試在喀報當中,可以將自己的感覺、想法完整且美麗的表達出來,讓大家可以與我一起體會我的感動!
記者 陳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