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期

陳思因 「築」夢踏實

六月從交通大學電子物理學系光電奈米組畢業,九月選修了土木系開的基礎設計課,十一月考進同校的建築研究所,陳思因開朗地中帶點靦腆笑著說:「超順利!老天有照顧我。」

陳思因 「築」夢踏實

蔡妙鈴  2011/06/19

2008年六月從交通大學電子物理學系光電奈米組畢業,同年九月選修了土木系開的基礎設計課,並在十一月考進同校的建築研究所,陳思因開朗中帶點靦腆地笑著說:「超順利!老天有照顧我。」

決定報考到推甄上研究所,其他人或許需要長時間規劃和累積作品,她卻只用兩個多月的時間完成。兩個月時光看似與交大電物系館及建築所間的距離一樣短暫,但實際上陳思因花了大學四年尋尋覓覓,才決定踏入建築所工作室,成為研究生新鮮人。


笑容靦腆的陳思因談及有興趣的話題時,會肯定地強調「超有興趣」,
自然流露出如同孩童般純真的熱情與自信。(攝影/蔡妙鈴)

我選非我愛 考試分數收買夢想

一個從小到大都在台北長大的女孩,陳思因就像絕大多數的台灣孩子一樣,過著衣食無缺的生活,理所當然地為了自己的成績用功念書,理所當然地以外界期許的模式抉擇未來,但她坦言自己從未思索為什麼要這樣趕鴨子上架。由於一路上學業的表現都不差,甚至說是相當出色,因此陳思因就這麼走著「大家都覺得好像是對的」方向,順理成章地走到高中畢業。

但當考完大學,面臨選填志願的時刻,她做了改變人生的決定,陳思因笑著罵自己當初考慮志願先後順序的邏輯好笨。當初她想選填的是一些普遍被社會認為「冷門」學系,像是園藝系、大氣科學以及心理系。但考出來的成績比心中想念的科系還高出許多,陳思因覺得如果按照心中所想,真的上還真得有點浪費分數。而另一方面出自她對於物理學科的自信,以為念物理是一件很夯的事情,就這樣她偏離了自己最有興趣的方向,填了大眾所期待的高分志願。

進了大學以後,陳思因笑著形容自己在大二以前是個憤怒的人,認為這輩子都被騙了!儘管對於電子物理仍有一定程度的熟悉和興趣,但她發覺自己很喜歡與人情趣味相關的事情,於是大三與大四兩年的期間,陳思因很徬徨自己未來的路該怎麼走。然而,她自覺怪罪主流價值觀並非長久之計,更不是面對問題時該有的理智態度,於是逐漸冷卻下來,認真地探索其他的可能。

 


翻閱推甄建築所的作品集,其中參加T-shirt設計比賽所得到首獎的表現,
讓陳思因發揮了美術創意的才華,也因此獲得教授們的青睞。
(攝影/蔡妙鈴)

 

看世界看台灣 建築由我改造

陳思因平時涉獵的興趣十分廣泛,遍及植物、語言、美術與歷史等範圍,而她竟然小時候就開始專研「解構」的學問,拆解家裡的家具或電器物品。可是她經常拆掉原有的結構後,花了大半年才組裝回去,上演著對大人求救的戲碼「媽!我組不回去!」陳思因解釋了可能小時候跟著家人到各國觀光的經驗,默默卻穩定地醞釀她對建築與城市的濃厚情感。

小學二年級有第一次的出國經驗,但直到17歲與姊姊一同去紐約旅行,才讓她深刻地感染到一個城市以及國家的文化韻味,去過北京、柏林、維也納與紐約等風格與民情各有特色的城市,陳思因認為一個國家的民族性會展現在建築外觀上。她打趣地舉例說台灣人一發現有小偷就加裝鐵窗、天氣悶熱就在牆上打個洞安裝冷氣、沒錢蓋房子就往頂樓加蓋鐵皮屋,台灣人的動作與思考似乎沒有經過長久與細膩的規劃,時常赤裸裸地反應對於現實環境的態度和想法。

台灣建築的立面時常出現的鐵窗,陳思因說因為設計美感其實受限於幾家上中游廠商的製造與選擇,等同於少數廠商提供的鐵窗樣式竟造就整座城市的外觀造型。許多如此微小而緊密的環節,深遠地影響台灣整體呈現的觀感與思想。

剛開始發覺台灣建築特色的缺點時,陳思因曾出現負面厭惡的態度,「天啊台灣怎麼長這樣子!為什麼我們會這樣?」年幼的她甚至對於臺灣的河川無法讓人親近而感到義憤填膺,曾經說過:「媽!我要整治淡水河!」的話,或許只是年輕的熱血,卻透露了她的勇氣與直率的個性。

 

舊地重遊再看台灣 新夢想藍圖

選擇踏入建築的領域,陳思因並非三分鐘的熱度,從觀察建築與解構因果關係的練習中,她逐漸區分出喜歡與不喜歡的差別,但她並不清楚真實界線,身處「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模糊地帶,在選修土木系所開設的基礎設計課之後,才找到明確的指標。建築所老師授課的內容,指引陳思因走向建築的大門,她笑著說修了那門課才發現很多人都有跟她同樣的心境,也都找到了抒發的窗口,進而一起努力前進。

長大後已經找到方向的陳思因,逐漸描繪出自己的夢想藍圖,嚮往知名建築師謝英俊的協力造屋,認為那體現了母親灌輸她「不要錦上添花,而要雪中送炭」的概念,研究所一年級暑假曾到南投幫忙原住民建蓋房屋,幫助需要的人、做能力所及的事,陳思因肯定地說:「我對那個很有興趣。」

在交大建築所學習了兩年多,開始懂得以更多元的角度欣賞台灣的城市與建築,一開始的不滿與批評,隨著視野的拓展與觀看的心態不同,陳思因現在反倒覺得違章建築的豐富層次是台灣城市的特色,更是生命力的展現。之前參觀歐洲城市時,陳思因感覺那些知名的旅遊景點,彷彿像死去般沒有溫度,在街上漫遊的七八成盡是觀光客。縱然台灣與歐洲各自的文化背景並不相同,所聞所看的城市更是歷史悠久,但失去人情趣味的街道卻令她感到一陣悵然。

回首再看台灣建築,陳思因學會以龐畢度後現代的建築替暴露在外的管線空間說好話,用有機的生命體幫台灣的違章建築打圓場,她越來越懂得欣賞台灣的獨特韻味。雖然這些建築的新奇與複雜度不及紐約、舊金山等城市,但就像認識一個人一樣需要時間一層探索。陳思因準備好要建造自己的烏托邦,也以行動詮釋她的思想與誠摯的初衷。


進入建築所之後的文字作品,與建築模型一同展現陳思因對於監獄「囚梏」的概念。
(圖片來源/陳思因)


蜘蛛網般的監獄設計,死囚騰空且費力地接受懲罰,
呈現作者不為人知的思維和創意。(圖片來源/陳思因)

 

記者 蔡妙鈴
升大三暑假去了趟東京,回來多了3公驚還多了新綽號--- Suzu。下次看到請呼喚我"酥祖"唷~ 喜歡拍照喜歡看電影還有上野樹里, 有空寫信給我miaoidea@gmail.com,我會很開心! 最後歡迎大家蒞臨喀報,見證我們茁壯的一年!
記者 蔡妙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