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喀報新手上路

新手上路

真是沒想到這麼快又回到了藍白相間的多多版面啊!

新手上路

記者 王升含 文  2011/09/18

是沒想到這麼快又回到了藍白相間的多多版面。上學期在我親愛的朋友們威嚇冷笑之下加入了喀報;然後就是我和妙鈴在發財車上搖搖晃晃的梅竹遊行造勢報導,和隨之雖然一場想看的賽事都無法看到,卻還是刺激無比的辛卯梅竹賽事特刊;爾後的五個多月,我的生命闖入了一股除非休稿否則每個禮拜都極度想跳海的念頭。我似乎承襲了某種不到最後一刻不交稿的風範,硬要等到禮拜六晚上方才願意打開電腦開始面對,以致每次回台中根本無法清醒地碰到本來就很少在家的爸媽。

偷偷追蹤了幾個同學的作品,卻在閱讀和寫作的同時,發現自己無法放下自幼養成對中國文學字句結構及用語的包袱。內容上,很喜歡妙鈴的某幾篇,也十分羨慕她能以那樣俏皮卻負深度的口吻書寫;我全身上下每個細胞都反對死刑,卻無法被瑜庭對台灣現階段即應開始走向廢死的想法說服;一向醉心於隱晦艱澀的複雜情愫,卻因純粹喜歡搭火車而每個禮拜都期待啟禾可愛溫馨的美好作品;一直不覺得「旅行」有甚麼大不了,只覺這兩個字被過度商品崇拜及神聖化(但不好意思,其實我從小就非常愛出去玩,也去過不少地方),看了俐吟的書評後更覺疑惑,不懂若盲目出去照個美美的相、吃個名產、買個紀念品,真能昇華靈魂嗎?若當論及寫作風格,我想我仍舊過於注重主、述、賓語和古典文學造詣的展現;但我也得承認,若有一天我真的當上了記者,我還是會用極為簡扼的文字,畢竟國人日益降低的國語文程度,我想跟媒體過於口語而隨便的遣辭措字是息息相關的。至於大家所津津樂道的多元形式,我十分配服文玲在各種媒體上均衡的水平;文婕極具有個人風格的動新聞;幾個很用心且整體感十足的flash(雅甄、學廷、揚珊、怡潔等)。當然,能做出這麼多種不同形式的報導及作品,我自己也吃了一驚,雖然過程中真的在心裡閃過無數次髒話和咒罵,但好險好險最後都有做出成品,而且沒有被退稿。

老實說,我恨透了喀報和它對我生活無時無刻的侵襲,及原先安逸步調的掠奪。我雖然清楚自己一定會交得出東西來,卻時常認真覺得我再想到這兩個字一秒鐘就會徹底崩潰然後喝個酩酊大醉,所以每次聽到康甯(我親愛的室友)連綿不斷的約訪電話,或是看到瑜庭怎麼又找到人可以寫了,都會覺得世界就交給你們這些充滿朝氣、毫不怠惰的人就好了啊!

其實呢,這學期本來想做個霸占急速王名額的討人厭學姊,趁暑假把九篇稿子全部寫齊的,(而事實上,我記得某個學長曾在我大一的時候就跟我說:「學妹,你現在就可以開始醞釀喀報了;」)無奈兩個多月的實習實在超乎我的想像,所以急速王計劃也只好作罷。新學期,不免俗要期許自己別再拖拖拉拉、亂用休搞額度,當然,我也會努力不要寫出太多錯字,祝我好運。老師們辛苦了。

記者 王升含
      喜 歡 李 商 隱 、 泰 雷 曼     席 勒 、 大 衛 林 區     s t r a w b e r r y   s h o r t c a k e s     和 無 傷 大 雅 的 尷 尬          
記者 王升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