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喀報新手上路

新手上路

新手上路

記者 陳燕珩 文  2011/09/18

「喀報」對我而言,一直是既熟悉又遙遠的存在,當它越來越靠近的時候,不免感受到些許壓力。它是一種磨練但不是考驗,說考驗也許太過沉重。只是有別以往,能單純做一個閱聽眾的角色,毫無負擔與牽絆地觀看每一則報導;當我們正式接手,成為記者群的一員時,它的意義就不再只是一門課,而是轉化為報導者的使命與責任。

媒體業並沒有所謂的執照制度,只要投入某一個具媒體性質的組織,就可以稱做媒體工作者,而一旦成為這個角色,從此你寫的每一字句,所要承擔的就不再僅限於個人的言論責任,而是可能在無形中影響著千千萬萬人。換言之,記者的門檻限制很低,但背負的責任卻很重大。喀報雖做為一種校園媒體,但它的影響力絕對不限於系上或是學校而已。因此,喀報到底哪裡沉重?我想應該不是內容的本身令人焦慮,而是我們都該體認到,一旦成為這個角色,會被賦予一些責任,同時掌握一些力量,至於該怎麼妥善運用,並不簡單。

一直以來身為喀報的忠實讀者,看過學長姐寫過無數文章,好的作品不勝枚舉,也代表學生的報導同樣可以呈現深度與廣度。在報導的類型上,難免因為學生身分而有些限制,但也因此更能從貼近生活的角度關心起。同時,我也認為喀報結合各種多媒體的傳播形式,能快速累積我們的能力,尤其在各傳播工具界線日益模糊的現在,更是個重要的訓練。

大家對於自己未來一年的期許各不相同,以往我會很注重技術層面的提升,像是如何提升寫稿的文筆、拍攝的技巧、剪接的效率等。但最近開始了解到「企劃」的重要,為什麼別人可以敏銳地嗅出新聞點?為什麼面對同一事件,我們切入的角度那麼不同?為什麼別人可以想得更有深度、更有延伸性?似乎一個問題意識的產生,決定了報導的價值,比起之後開始執行所展現的技術能力,也更為關鍵。這就是我希望在未來一年裡,可以精進的部分。

學傳播的人一定都了解現今媒體的亂象,喀報沒有商業與政治力量介入、沒有惡質主管干涉報導,我們擁有極高的自主性和尊重,不必在身不由己的無奈中掙扎,應該要很珍惜這個單純自由的寫作空間。尤其這個新媒體充斥的時代,講求快速簡短的訊息,很多人已經逐漸失去撰寫長篇文章的能力了,比起未來進入媒體業可能面臨的限制,現在我們能有選取題材的自主性,能有一週完整的時間,進行規劃、採訪、撰稿、校對,且能用兩千字的篇幅充分傳達出報導者所想,老實說算是一種奢侈的幸福。

因此,慎重面對每一篇文章,每一字句,每一個下筆的機會。絕對不要忽視文字的力量,我們一定會在不經意中帶給別人影響的,哪怕只有一個,都足以證明我們的付出有價值。

記者 陳燕珩
  嗨我是陳燕珩, 為了因應最近那股感嘆青春歲月流失的風潮, 不免俗替自己到了接手喀報的年紀小小默哀了一下, 我開始在想,有什麼會是人生的每個階段都存在的東西呢? 我想應該是「不堪回首的過去」吧! 所以,我要坦然面對這一年的喀報, 希望無數個日子以後再次點入這裡, 會覺得有點稚氣、有點笨拙,但一切值得回首!  
記者 陳燕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