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喀報新手上路

年輕人文字的力量 喀報登場

年輕人文字的力量 喀報登場

陳琦 陳琦  2011/09/18

 

很久以前,久到無法精準的表達年代的那麼久以前,會寫字的人很少,肢體語言是人類主要的溝通工具;再近一點的以前,紙張還沒有被發明,就算會寫字,也要很用力地在木頭上又刻又敲的,才能記錄故事;接下來,紙張被發明,解救了相隔兩地的情人,社會進步,教育也跟著普及,在台灣這個地方,幾乎沒有不會寫字,或是讀字的人,所有的想法、情緒還有知識都可以藉由文字,很順利的被認識以及流傳;然後,文字跟著時間一起走到現在,電腦以及網路的普及,讓習慣使用電腦輸入法溝通的孩子,因為懶惰於選字而交出錯字連篇的作文,成了社會的隱憂;會動、有聲音的影像也加入資訊戰局,網路平台的開放,讓全世界的人們,只要有一台電腦、會寫字就有機會寫文章,文字在社會中的地位,不再是寶藏,而只是最純粹的一種媒介。
 
進入傳科系後的某一個寒假,因為出國而有幾堂課無法出席,所以寫信跟教授請假,當下也獲得老師的教授的回信,教授在信上說:「知道了!」;回到課堂後,被教授在下課時間約到教室前方,他說文字是我們的工具,「他知道了」並不是指同意,而我信中的寫法,其實是一種告知,並不是再徵求誰的同意,所以他的回覆是說他知道了,而不是他同意了。其實很清楚明白教授不開心與生氣的原因,但同時卻也感到非常的困惑,文字原來需要更小心且精準的使用。小時候也算是個愛寫文章的人,知道誇飾、排比也很喜歡譬喻,有無名網誌後,也很享受在上面濫情的寫一些賣弄文筆的情緒,有時候也是會獲得一些肯定,所以一開始在面對報導寫作這件事情時,有的是期待而不是害怕,但在這兩年的學習裡,認識了自己很多很多的不足,對於客觀的觀點陳述跟記者立場的拉扯,總會不小心失衡,文章要不是無趣就是濫情,對於邀訪這件事情還是拿起電話手會抖,訪問結束時,一直反覆回想還有哪裡可以做得更好,交稿後,來回閱讀,就算覺得盡力,卻還是有一種空空的不安感。
 
這兩年來還學會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一個人只要有信仰、原則和目標,做出來的表演就算不完美,也會精采。在瀏覽學長姐的作品時,真的看見的是一個青年人的力量,這些年輕人,活在這個世界上,關心的不是只有自己今天穿得美不美、晚餐要吃什麼,而是努力的在這個世界上找一件重要的事情,用媒介的力量,對社會喊話,用文字,給社會一個新的價值和觀點。在過去兩年裡,認識的所有缺點和不足,不能保證不再犯錯,但會很小心的記取教訓,在有了信仰和原則後,目標就是,讓曾經被考驗的信心,在這個舞台上,重新找回自己。
 
 
記者 陳琦
你好 我是陳琦 一個美麗的畫面就像是所謂風景那般會感動人 一段溫柔的文字就像是所謂歌曲那般會進心裡 很開心可以在這裡學習與分享  嘗試著用駕馭文字和畫面去撼動世界:)
記者 陳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