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喀報新手上路

新手上路

102新手上路:閱讀喀報後的感想與疑問。

新手上路

記者 林儀 文  2011/09/18

總覺得還沒回過神來,暑假就這麼悄悄溜走了,然後一個恍神,《喀報》就順勢排進我的課表裡,佔了一個比三學分還要大的位置。記得大二上的某一天在校車上遇到照真老師,我很擔心地問,在進入喀報之前需要培養甚麼樣的能力嗎?她回答我甚麼都不必,只要現在好好的生活,到時候快快樂樂(?)的迎接它就好。於是我照著做了,只是沒想到它來得這麼措手不及,現在我居然就正在著手進行第一篇的暖身了呢!

在進入一篇文章前,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編輯們所下的標題,我想了解在我們當編輯的時候,老師會不會教我們怎麼下一個能夠代表主題、又夠吸引讀者的標題?就像我雖然比較喜歡古典音樂,但是樂評裡的一篇「Ian Curtis 抑鬱中的悲歌 」,就是因為標題吸引我想了解這是個甚麼樣的一個故事,才點進去的。

瀏覽了一下《喀報》的各類文章,也許因為和我們平常看電視新聞報導時的主題相關,我發現社會議題和文化現象的議題是我覺得比較耳熟能詳的,但也看到了表達的各種可能性,例如「焦慮症停看聽」,就是用Flash動畫、配上有些神秘和憂鬱氣息的音樂,來幫助讀者了解焦慮症的各面向。影評、樂評與書評等評論性文章,則有很多我沒接觸過的種類、感覺很新鮮,兼具介紹和延伸的空間,讓我們在了解內容之於,還多知道了很多成品背後的故事。

其實我目前覺得最擔心的就是,要如何找到新聞點?在《喀報》裡我看到各種領域的報導,其實很擔心自己到底能不能像學長姐一樣,即使一開始會因為想不到主題而焦慮,最後卻還是能做出很完整而豐富的報導。再來,選定主題之後,要怎麼去剖析一件事情,讓自己的報導不會流於世俗?最後,我還想知道《喀報》讀者群的組成。

現今的媒體充斥著各種聲光效果,可謂相當多元化、也非常吸引人,但是坦白說,很多時候我是個喜歡看文章遠勝過影音媒體的人,因為在一篇報導中,通常是簡簡單單的幾行文字(頂多再配上幾張會說話的照片),不需太多的包裝和噱頭,就能夠帶讀者進入各種不同的領域裡。所以我一直很信仰文字所能夠帶來的力量,即使並不是個善於用文字表達自己的人,我還是很喜歡看著別人如何用精準的文字表達自己的感受,或者用自己獨有的口吻敘述著一個重所皆知的議題、然後賦予它新的意義和詮釋。不過就是幾個基本構成句子的元素,背後的意義卻超越了數學所能算出來的排列組合,你說神不神奇?

我相信喀報會是個讓人蛻變的好契機,身為一個記者,一定有太多太多需要學習的,從開始擔起這個身分之後,我們所發出的每一個字句,都代表一種態度、一個承載著影響大眾價值觀的可能,我們所選擇的主題,也會完全左右讀者們接收到的訊息方向。

不過,既來之,則安之。

希望所有的擔心害怕都會在開始撰稿之後煙消雲散,多一點踏實的感覺。這一次我不會再讓時間推著我走,希望在這一年中能夠改進自己容易怠惰的習性,好好安排、做好每一件事,能夠更認識自己是甚麼樣子的一個人,喜歡甚麼議題、擅長甚麼表達方式,我希望能夠找到自己的定位。

 

記者 林儀
我是林儀,一個道道地地來自風城的孩子。 喜歡尋找有故事的東西,然後試著用文字記錄下來 其他關於我的一切,希望能用這一年的喀報生涯真實地呈現:D
記者 林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