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喀報新手上路

新手上路

對於喀報之前作品的心得及評論,及對於之後作品的方向。

新手上路

賴映秀 文  2011/09/18

一趟旅程的開始,可以是一張單程機票,也能是迷路之後的坦然。這篇文章就是做為接下來一年的喀報寫作起點。

人生志向對我來說,宛如股市一般朝夕變動,小時候想當王永慶第二,漸漸地覺得商場並不如「人」有趣,我開始找尋可以接觸到更多人的職業目標。由於家中只有無線電視台,每到晚上七點清一色的晚間新聞,某些重大事件發生時,前半小時幾乎都是同一事件的報導(總統選戰、天災等);美國雙子星大廈遭恐怖攻擊時,被脅持客機筆直插入大樓的畫面不斷重播,但是半小時的報導不能只有大樓冒煙、崩塌畫面,後續的時間有電視台選擇翻譯外電新聞,或訪問國內對於恐怖攻擊的防備,更多人想知道的是:是誰為了什麼原因攻擊美國?記者的角色開始重要起來,出現一連串對於中東地區的報導,揭開因石油而富有,卻因環境而貧瘠的中東神秘面紗。

記者除了可以追著政界名流的私生活,歷史上有許多事件都是有記者的參與,才得以水落石出。喀報讓學生能夠有機會當記者,也加入了新的媒體形態,包括動新聞、廣播、動畫等等,學習採訪的同時也學習後製及創作,完整接觸一則報導的產製過程。

《台灣新世代插畫家 鄒駿昇》的人物報導,利用動畫將繁瑣的內容結合起來,無論是插畫家本身的背景、精選的幾幅畫作,都能在一則小小的動畫裡呈現,讓每一次的翻頁都成為期待,也讓讀者能夠循序漸進地認識這個即將發光發熱的插畫家。《塗鴉異世界 反諷這世界》評論以次文化「街頭塗鴉」做為故事素材的電影,街頭塗鴉在台灣經常被視為都市景觀的亂源,不過在今年九月十六號媒體刊載的民調結果顯示,四處架設的選舉旗幟反而是都市市容一大殺手。街頭塗鴉最為人所詬病的一點,在於塗鴉內容大多充滿反諷社會的內容,而地點從巷弄圍牆到商家鐵門都有,電影則記錄新手塗鴉客將這些街頭的產物,搬進了展覽館裡,和主流藝術一較高下。閱讀這篇影評對於電影的介紹及評論後,讓我有想看這部電影的衝動,因為相當同意作者所說的:街頭藝術走進展場,就失去它的價值。

知道總有一天會輪到我大喊:到底要寫什麼?找題材的確是個棘手的問題,當我走出竹北校區,或從北大特區經過時,也許我可以寫寫這兩個重劃區,它們彼此會不會有另一個的影子?又也許台北市區那些由右而左書寫的老招牌,還不是八碼的電話號碼,有著什麼樣的故事?《全台唯一 日星鑄字行》一文可能有些我想要的答案吧。

Start from here!

小問題:如果當周要休息,需要發稿單或是什麼通知嗎?

記者 賴映秀
賴映秀是我, 來自既城市又鄉下的地方。 也許、如果、可能、好像, 生命就是有這些未知才可貴。 跌跌撞撞的途中學著成長, 快樂不快樂的經歷, 都是生命的一部分。 盡全力把每件事做好, 無愧於心 : D
記者 賴映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