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喀報新手上路

--新手上路--

大三前對喀報的感覺、讀過學長姐作品後對喀報的感想。

--新手上路--

記者 林彥伶 文  2011/09/18

記得大一上學期上傳播寫作時,我時常擔心自己的文字能力不夠好,擔心截稿時間,有許許多多的顧慮,每一次寫稿我的心情都像在「打仗」,戰戰兢兢。大一剛進到傳科系時,就從學長姐口中耳聞喀報非常具有挑戰性!大一結束熬過了傳寫,對於寫稿這件事,似乎也不是這麼的排斥了,但一想到文章字數要增加到兩千字,發稿的次數與時間又更急迫,使我仍然無法放下對於寫稿的憂慮。大二時,除了製作影視製作專題之外,較少有寫稿的機會,就這樣「和平」的度過了一年。現在,寫稿的挑戰再度來臨!閱讀學長姐在喀報上的作品之後,我改變了一些對於喀報預設的印象與態度,這不僅僅是一門必修課,不止是一個能夠讓文字能力提升的練習而已,這也是一個能夠多元接觸人、事、物的機會。期許自己在嘗試創作九個不同類目的作品時,能夠突破對於寫稿的障礙,學習運用文字呈現不同的故事與議題,新的學期不是以世界末日的心情來面對電子報,而是以一種新的,積極的感覺來創作。

社會議題的報導通常給人的感覺大多都很嚴肅,很硬。我很欣賞學長姐們能夠以學生的身分就大膽的去報導去談論某些議題。在閱讀社會議題這個類別後,發現幾位學姐都針對動物保護做了深入報導,特別是流浪狗的部份。萱如學姐的報導「形骸孤島泣訴流浪狗悲歌」,其中台灣動物研究會主任談到流浪狗安樂死的訪問段,讓我覺得很感動也很難過,我本身是滿喜歡狗的人,家裡也有養狗。覺得感動的部分是有些人是這麼的重視流浪狗的生命,就算是對已經要被安樂死的狗也希望能夠給牠們最後的愛。覺得難過的點是,無論這些動保團體如何努力,流浪動物的問題還是無法真正獲得改善,儘管政府已有解決此問題的行動,但以人為主體的思考方式還是無法了解到動物所受的痛苦。當萱如學姐用攝影機的鏡頭特寫那些流浪狗時,牠們從籠子裡望向外頭的眼神是多麼的無助。雖然現在還只是學生的身分,我們寫的報導也許並不會有太多的人看到,影響力也不是那麼的大,但能夠去討論某些議題,深入的去了解它們,再運用文字將它們呈現出來讓人知道,如果能夠讓看的人心裡有那麼一點共鳴或感動,就算只有一點點我也會覺得很滿足。

看完學長姐的作品之後,我有兩個問題,有一些學長姐的同一個作品被分類在兩個類目裡,編輯群也可以調整作品的類目嗎?書評的部份以一年內出版的書為主,樂評也有這個限制嗎?還是樂評的部份可以報導一年以前的音樂?

記者 林彥伶
我是奇異果的忠實愛好者噢! 喜歡到處走走唱唱歌, 最喜歡的詩人是鯨向海, 如果能再長高十公分,我就心滿意足了!
記者 林彥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