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喀報新手上路

新手上路之我問題好多

對於多多的使用還相當生疏,相信接下來會以飛快的速度熟悉起來?

新手上路之我問題好多

張莉雯  2011/09/18

對於即將要開始的喀報人生,可以說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

 

打從大一開始就沒少聽學長姐說過,這門課有多麼地令大家又愛又恨,還不斷「恐嚇」我們這群學弟妹說電子報很重很忙很累很崩潰云云,兩年來更沒少在臉書上看見學長姐的怒吼與尖叫,但即使如此,在最後我看見的卻是學長姐們滿滿的燦爛笑容。

 

我想是因為有所收穫吧?回憶起學期初讀過的文章,再和現在看見的相比,文字洗鍊了、意味深長了。唯一感到仍然有極大不足的,是動新聞裡的記者旁白和stand,除了可能是因器材限制而普遍都有的各種雜音和氣音外,還有一個更基本的問題:語調。尤其是在沒有字幕的情況下,這點格外重要,可惜我卻聽見不少「平鋪直敘」,或著是劈哩啪啦飛也似的一串,結果反而是受訪者講話要自然、順耳且清楚多了。

 

由於我也將擔任攝影的部分,在看學長姐作品的同時也不斷思考著:「啊,這樣拍畫面不漂亮。」或是「原來還可以這樣拍!」希望對接下來一學年與學姊的合作有所幫助。其實大多都是以前上課就學過的概念,然而實際拍攝是完全不一樣的,迅速掌握環境與捕捉好畫面的工夫,必須靠經驗的累積,當然或許還有那麼些運氣在裡面,我自己也曾遇過受訪者背後只有一面牆,背景萬分空蕩的狀況,換地方?偏偏那天下著大雨沒地方能選,也只得拍了,唯一慶幸的是那面牆不是全白的。

 

看著學長姐寫作的主題如此多元,不禁也讓我感到躍躍欲試,可是卻無法抉擇到底該寫什麼好。很多事情,雖然自己覺得有報導的價值,卻不表示對其他人來說有閱讀的價值,就像現在的網路媒體,連某地午後突然下起大雨這種芝麻蒜皮的小事也可以當作新聞──在台灣的夏天,午後突然的大雨不是隨時可能發生的事情嗎?我實在不懂這有什麼值得報導的地方。

 

如果是社會議題,還擔心遇上另外一個問題:大家剛好都寫一樣的新聞怎麼辦?例如明年會遇上的總統大選,我相信這會是一個很好的材料,不過總不能所有人都寫大選吧?雖然我覺得台灣媒體好像常常出現這種一窩蜂現象,日本震災時就曾有朋友跟我說,在媒體這樣高密度的報導之下,他看到最後已經沒有任何同情、悲傷的感覺了,只剩下煩躁而已。我不希望發生這種事,可是總不能為此刻意選擇冷門議題吧,如果是不小心撞到一樣的,感覺也頗尷尬。還是說編輯們發現稿單有相同的題目就提醒他們避免重複呢?

 

老師說過如果臨時有覺得非常棒的新聞,可以申請補交稿單,而我的最後一個疑惑,就是假如今天我認為同時有兩件都非常值得報導,又都具有時效性的新聞,那麼可以寫兩份嗎?不過我想照真老師可能會笑著說我們才沒這個力氣寫兩篇稿呢!

 

最後希望這一整年可以好好磨練自己的眼光和技巧,以及應變能力吧!請多多指教囉。

記者 張莉雯
糖、香料和美好的味道是構成一個女孩的原料 可是在構成我的時候可能多了個神祕化學物質V 所以形成了只能在腦中行使超能力的妄想系少女 期待哪天可以穿越異世界當一個真正的魔法少女 在那之前 姑且就透過紙筆來書寫 一個個平凡的故事
記者 張莉雯